南京婚姻律师|离婚后一方要求再次分割房产有诉讼时效限制吗?

南京婚姻家事律师 2022-08-18 06:55:24

点击蓝字加关注

关键词:协议离婚 隐藏 共同财产 诉讼时效

争议焦点:A对B买房是否知晓?A主张天通庵路房屋归其所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案件名称:离婚后财产纠纷

:2012)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399

:,作出“AB买房完全不知情的主张,有悖常理”的推定,具有较强的合理性,。A在双方离婚多年后提起分割上海市天通庵路房屋的主张已然于时效。综上,,依法予以维持

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原告,女方):A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男方):B

A、B于1992年结婚并共同生活,2001220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双方所生之子随A生活;B自愿放弃一切共同财产;双方对外无外债;离婚后双方住房自行解决。”离婚后多双方仍居住于同一房屋内。199925日,B购买上海市天通庵路房,该房屋产权登记在B名下。200312月,B与妹妹C及其女儿D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将房屋产权由B名下转移登记在CD名下。20069月,案外人E起诉要求撤销BCD之间的房产过户行为,防止B逃避债务。2009423日以(2007)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766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房屋系B出资购买;撤销BCD的房产过户行为。20109月,A遂起诉来院,要求依据离婚协议,确认天通庵路房屋归A所有。

 

各方观点

A诉称:其与B原系夫妻,于20012月协议离婚,离婚时约定B放弃一切共同财产归A所有,而B在婚内向A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借款购买了天通庵路房产,至离婚时一直对A进行隐瞒,并于203年将房屋产权转至他人名下,B出资购买。该房屋应该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按照离婚协议约定,要求判令天通庵路房屋归A所有。

B辩称:天通庵路房屋购买的行为是妹妹C所为,全部房款包含贷款均由C支付和承担,B仅为了办理房屋贷款的便利才登记了产权户名,房屋的实际权利性质与B毫无关系,贷款也实际由C偿还。何况房屋的买人商议过程A都是知晓的。离婚时已经明知房屋性质所以不列为夫妻财产进行处理A现在提出财产主张已经超过法定诉讼时效。不同意A取得天通庵路房屋所有权的请求。

,A主张:购买房屋的资金B系部分向自己亲属借款,部分是将老房子的动迁款投入后购买。B辩称:确曾向A的亲属借款,但都是用于公司的业务需要,这一点当时A的弟弟在公司工作,都是清楚的。双方各执己见,调解不成

,A不服,提起上诉称:207)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766号民事判决已认定系争房屋为B出资购买,双方离婚协议中已明确约定离婚时B放弃一切共同财产归A所有,系争房屋应为A所有,A20108月提起本案诉讼之前对B购买系争房屋之事并不知情,现A起诉要求确认系争房屋归A所有的诉讼请求未超过法定时效范围。,采用所谓生活常理判断有失公允,且原审并未按法定证据分配规则进行审理,违法加大A在原审中的举证责任。故A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其在原审的全部诉讼请求

B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不同意A的上诉请求,同意原审判决

 

: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AB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获得的财产应为夫妻共同财产,在双方婚姻关系解除时各自可以对自己所有的部分作出相应的自主处分。上海市天通庵路房屋的购买过程,从房屋预售合同的签订上可以表明买房行为发生于19999月,系AB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尚在共同生活状态中。虽然房屋产权审批完成于AB离婚之后,但在此之前的一年多时间内房屋的买卖还经历了绝大部分房款的贷款审批过程、房屋产权登记手续、税务续等诸多事务,且AB离婚登记后仍共同生活多年,家庭重大举措的实和完成AB双方均应是明知的。AB买房完全不知情的主张,有悖常理。同时A作出B买房系向其近亲属借款出资的判断,更加无法排除A对房屋购买状况的知情。综上所述,可以推断A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对上海市天通庵路房屋的存在是明知的,在离婚时已经做出财产处分,离婚后多年另行提出财产主张超出了法定时效范围。39条的规定,作出判决,A要求上海市天通庵路房屋产权归A所有的请求不予支持

:当事人就自己的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的事实主张的将承担不利后果。《婚姻法司法解释(-)》第31条规定:,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诉讼时效为两年,从当事人发现之次日起计算。”B与某公司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的行为发生于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B办理申请房屋贷款的行为及房屋产权登记的发生时间与双方协议离婚的时间间隔较短。,作出“AB买房完全不知情的主张,有悖常理”的推定,具有较强的合理性。A在双方离婚多年后提起分割上海市天通庵路房屋的主张已然于时效。综上,,

 

律师评析

双方离婚时B是否存在隐藏夫妻共同房产的形?《婚姻法》第39条第1款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第47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成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予以制。”《给法司法解释(-))第31条规定:,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诉时效为两年,从当事人发现之次日起计算

综合分析本案中系争房产的商品房预售合同订于双方婚烟关系存续期间,房款的支付既有婚内支付部分也有离婚后B自行支付的部分,且AB购买房屋的资金有部分是向A亲属的借款;综观购买房产的整个交易过程包括了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申请贷款审批、办理房屋产权登记手续,税务手续等诸多事务,此系列行为的发生时间与双方协议离婚时间间隔较短,又有AB双方离婚后仍多年居住于同一屋内的事实,A对购买系争房产完全不知情的主张,与日常生活常理不符。故根据《民事诉论证据规定》第2条之规定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第64条规定:“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可以推断A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对系争房星的存在是明知的,现离婚多年后A另行提出财产主张也超出了两年诉讼时的范围,故A

本案值得注意的是,A以B故意隐、转移房产为由提起诉讼,A的诉讼请求,是基于《婚姻法可法解释(-)第31条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如果A的诉讼策略不是从B故意隐、转移房产的角度提起诉讼,,可能本案的结果将完全不同。因为根据《婚姻司法解释(三)》)第18条的规定:“离婚后,,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


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