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下一个迪拜”的地方——西港

MissAn传媒 2020-10-20 07:55:50

六十年前,迪拜是一个三万人口的贫困小村,酋长也就是个骑骆驼的小角色;

六十年后的今天,人口二百万,富甲一方,酋长威仪早已鸟枪换炮,不可同日而语。

那么这六十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回答这个问题,不少人都去试了一把,但我认为真正说到点子上的是一个名叫Martin Hvidt的人。

他把迪拜模式概括成了好几点,而我认为其中最关键的是以下几点:

◆ 政府的领导角色

◆ 灵活的劳动力

◆ 越过工业化的跳跃式发展

◆ 创造外来投资机会

在分析西港的迪拜之路可能性之前,我们先看看两者的相似性:

1
天时

拜在中东一直处于相对安全与稳定的环境中,虽然早期受部落冲突影响,但由于几任酋长都领导有方,中后期都能专注于经济,不必顾虑安全问题;

西港几乎从未受到来自外部的安全威胁,如果柬埔寨内部政局稳定,发展环境优越。

迪拜之于波斯湾

2
地利

迪拜位于波斯湾入海的咽喉处,贸易位置得天独厚。

西港是柬埔寨唯一天然深水良港,长远来看,如果中、泰合作的克拉运河成形,新加坡作为本地区集散港的地位将被削弱,西港位于新航道要冲,前途不可限量。

(克拉运河方案)

3
人和

迪拜在经济腾飞之前人口构成主要是阿拉伯人,每日祈祷五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全听安拉裁决。主体生活态度为饿不死、撑不着。

柬埔寨这一方,高棉民族天性浪漫,热爱音乐、舞蹈、啤酒,不热爱纷争与过分劳作,适合当艺术家

二者虽然宗教不同,习俗不一,但共同点很明显:靠自己人搞经济,应该是没有什么谱的

迪拜历任酋长正是因为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才有了后来外籍劳工进入操劳国事,阿拉伯籍公民坐享其成,个个养得白白胖胖,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以下,我们来看看西港是否大致具备以上几点要素。

1
政府的领导角色

这是所有四点中西港与迪拜最大差异所在。

阿拉伯世界里,人群相信男权的力量。酋长说一不二,余众只顾向前,走对了飞黄腾达,走错了万劫不复,没有什么可报怨的。这是最古老的中央集权式结构,南亚的李光耀也使用过几十年,并获得了成功。

但柬埔寨不具备这一条件,中央政府不论财力还是政令下达被执行能力都有限,并且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可能产生集权领导力,与阿拉伯部落传统的一呼百应、视死如归相比,差很远

2
灵活的劳动力

到今天为止,迪拜外籍居民占总人口的80%还要多。

整个酋长国里,所有经济单位的中坚执行力量都不是阿拉伯人。

迪拜酋长的个人魄力就表现在他冒着本民族语言、传统丢失的风险,也要把建设国家的任务交给外国人,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靠自己人不行。

今天的柬埔寨大有这一趋势:金边与西港等城市里,英文几乎已成为通用语言,外籍居民人数估计正以每年数万计增长。加上本国原已相对富余的劳动力,整个社会的劳动力在各个水平都有很高的灵活性。


(蓝色部分为阿联酋人口所占比例

3
不追求工业化

现有的富强国家中,无一不是经过工业化的,中国也不例外。

但迪拜完全跳过了这一段,直接进入服务业社会,因为它没有必要。

工业是一国经济之根本,也是原始积累的来源。但要发展工业,路途漫长而艰苦,有没有什么捷径呢?

有,那就是石油。如果你有石油,那么原始积累不必从工业中产生,可以直接卖油先致富,再发展服务业,就着陆了。这个,风险固然是有的,比如石油价格,或者还没着陆石油就开采完了,再或者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这些因素中任何一项都可以导致整个国家经济的倾覆,退一步也没有工业可守,就直接再次进入农耕(游牧)文明了。

那是不是说因为害怕风险,就不跳跃发展了?当然不会,至少迪拜酋长不会。

而柬埔寨看目前的架势,似乎与迪拜不谋而合,也已经决定要越过工业社会,从农业经济直接跑步进入服务业社会了

4
创造外来投资机会


迪拜酋长玩弄外资于股掌之中,功力已入化境,非一般凡夫俗子可比。

简单概括就一句话:外资在迪拜活得很幸福,发展得很快,等养肥了以后,向当地政府的税也交得很多。这就是它的聪明之处。

西港的前途,毫无疑问,就取决于外资,但现在留给当地政府的问题就是,到底是养肥了再宰,还是宰了再说。悉听尊便,全看政府的。

看看时候差不多了,各项要素的符合程度还算不错。

其实,Martin Hvidt在分析迪拜成功模式时还是忽略了一点,最重要却最不可复制的:要有油。要是没有石油,后来的所有故事都无从谈起。

迪拜要是当初没有发现如此大的储油量,任凭你酋长纵有千种风情、万般手段,料想也无处施展,恐怕今天还在骑骆驼赛马,风餐露宿。而西港,似乎也有油。

(绝对有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