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拉链马路”“空中蜘蛛网”等问题 拉萨建首条城市地下综合管廊

拉萨生活网 2021-04-04 09:09:29


先来讲个笑话



有一个人坐着火车去拉萨,在火车上待了整整两天两夜。行程超过3500公里,海拔落差超过4000米,顶着密闭空间的憋闷气氛,听车厢内隔空接龙的滚滚鼾声,在第三天下午几近精神崩溃的时候,终于抵达了拉萨。


然而第四天,这个人又买了机票就飞走了……


一共出门四天,三天半扔在交通上,这还不算完,没吃上热饭,没洗到热水澡,布达拉宫也没进,纳木措也没看,他就走了。


听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人有病?去一趟西藏就是为了满足坐火车的瘾?


是的……这个“病人”就是我。


至于为什么会“犯病”?其实我也说不清,我也不想的,只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毕业论文定稿以后,我就买了武昌直达拉萨的票,上路了,本是想着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想到成了说停就停的远足。


这注定是我人生中最长又最短的旅行了,应该没有之一。

 

 


坐着火车去拉萨



既然行程大半都在火车上,那就说说火车进藏这一路吧。


青藏线全长有1956公里,什么概念呢?中国版图的东西直径总长也才5200公里,青藏线就占了快一半,相当于横贯三个湖北省的宽度。


火车到了西宁就换上了青藏线列车。西藏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雪域高原上的一切似乎都能燃起人们的激情。上了青藏线专列,能感觉到很多人都兴奋起来了,陌生人之间都开始大方地寒暄起来了。


青藏线的这一路,是我见过最雄奇瑰丽的火车之旅。



山峦时而低缓时而高峻,还披裹着片片白雪,冰冻的河流如白练般镶嵌在谷地,浩瀚的湖泊泛着渐变的蓝光。火车在青藏高原上疾驰,每一个闪过的画面都是一帧无需修饰的绝美镜头。


在穿越了数不清的桥梁、隧道、垭口之后,忽然,我听到有人惊呼——“快看呐,布达拉宫!”


这四个字就像兴奋剂一样,蓦地注入每一个初入藏地的旅客心头。大家纷纷跑到窗前,急切地扫视着百闻不如一见的西藏地标。

 

 


天空之城我来了



火车提前一分钟驶入拉萨站,我的手机上也格外应景地蹦出了温馨提示短信:“人间圣地,天上西藏欢迎您!”


拉萨,我来了,站在海拔3650米的土地上,带着满满的诚意,满满的行囊,和刚下火车还有点打晃的双腿,以及稍微感到一丝似有若无的头痛,我来了。


镶嵌在山峦河谷之间的拉萨火车站,看起来很新,像《魔兽》里面的矮人族要塞。


高大的白色主站房和两侧暗红色的翼楼,让人不禁联想到红白相间的布达拉宫,再加上排列有序的黄色碉楼式窗檐,把藏式建筑的磅礴大气恰到好处地展现出来。



刚上高原,看到满眼的藏语招牌,满街摇着转经筒的人,人的心情会不由自主地亢奋。

 

 


我眼中的拉萨城



天色向晚,布达拉宫广场上已经没有多少人,高原上刮来的春风比内地要凛冽一些,吹拂着空旷的广场,使不远处的布达拉宫显得更加高峻巍峨。


对比一下人民币上画的布宫侧写,正面望过去的宫殿群落看起来高大了许多。


远眺依山而建的布达拉宫,如从岩石上生长出来的殿宇,几条“之”字型的白墙从山脚盘旋而上,通向占满了整座山头的白宫。



到大昭寺比较晚了,没能进大昭寺里面参观,但大昭寺门口“唰唰”的跪拜声是由衷地震撼到我。


大昭寺门口的小广场面积不大,但是整齐地站满了朝拜者,只划出了很窄的过道供路人行走。我端着单反蹑足于这些磕长头的人们之间,第一次近距离地目睹了信仰的模样。


每个人身下都铺了一块约一肩宽的小毯子,手上戴着护手板,站起,弯腰,跪倒,趴下,手掌伸直触地,额头紧贴地面,再起身双手合十,然后重复这一过程。


我呆呆地看着他们周而复始地朝拜,站在一旁的我除了敬仰之情,内心里是五味杂陈的。


我渐渐想通,为什么这么多人要跋山涉水、披星戴月地从内地安逸的生活中赶过来,赶到这座沐浴佛光的高原古城,在大昭寺和布达拉宫脚下驻足静立,想必他们也是来寻找这件遗失多年的、快要记不起来的、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


这个东西,你可以叫它“信仰”。

 

拉萨的夜晚,风很大,霓虹灯不多,整个城市有种意想不到的宁静。

 

 



早起收拾行李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窗外白雪纷飞,而且越下越大,难道这是老天爷舍不得我这么快就走?


放心,我一定会再来的。

 

回去的路上有朋友问我,这一趟着急来,慌忙走,折腾了半个中国,就看了一眼布达拉宫,值得吗?


怎么说呢,忽然想到一首歌,或许刚好可以回答吧。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