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是停了电的香港,武汉是谜一般的浮城

新周刊 2021-10-12 06:35:20

《武汉:1978-2013谢国安纪实影像作品展》作品,图为武昌桥头堡下,摄于1988年。


文/孙雅兰


重庆与武汉,同为火炉,火辣直白的性格,一为“山城”,一为“江城”。只是两座城市到了大银幕上,形象差距便越拉越远。


相继成为票房炮灰的口碑电影《万箭穿心》、《浮城谜事》,除了都取材于现实生活,都聚焦于家庭矛盾之外,也都取景于武汉。镜头里的武汉几乎被以纪录片式的效果还原出来,这个历来被贴上“市井”标签的城市,再次以“市井”的形象留给外地观众一片唏嘘。


好莱坞电影的中国城市只有上海,而国内导演似乎更青睐武汉,在此之前有此待遇的城市要数重庆。


在火车道口,骑着自行车上班的人们都望着同一个方向,在等待着火车驶过。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手提着白色塑料袋,有些着急的人甚至就跨在自行车上吃了起来。图/《万箭穿心》剧照



江水、轮渡和码头成为电影里展现这两座城市最常用的三大场景,但同样的组合下武汉被呈现最多的一面却是破败。


汉江与长江在武汉中心地带的龟山脚下汇合,将武汉切割成三镇鼎立的格局,嘉陵江与长江在重庆的朝天门脚下汇合,将重庆切割为两岸对峙的格局。江水、轮渡和码头成为电影里展现这两座城市最常用的三大场景,但同样的组合下武汉被呈现最多的一面却是破败。


2010年一部自称公路电影的《人在囧途》 横空出世,剧情发生在从石家庄一路贯穿至长沙的路上,但主要故事情节却安排在武汉,偶遇“女骗子”乞讨的繁杂车站,因经济拮据而住进的便宜旅馆,随后二人在雾气蒙蒙的江边码头重遇“女骗子”,再到三人一路追赶而至的破败楼房,都让这部并不走城市路线的影片,在不经意间展现出武汉的风貌,然而却有不少武汉市民并不买账,他们抱怨杂乱的街景看起来更像一座小县城。


龟山位于武汉市汉阳城北,面朝长江,长江这边与蛇山隔江相望;滨临汉水,与汉口江滩相对。图/视觉中国


在《浮城谜事》 里,则是哄乱的烧烤摊、破旧的过江缆车、喧嚣的汉口集市,以及雨后泥泞的江滩,这些零碎事物被镜头不断拼接的同时,观众印象里的武汉特质又一次被固化。


《万箭穿心》 根据武汉作家方方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这决定了它内外兼修的武汉气质,不仅在建筑空间上,在衣食住行上也全面武汉化。马学武在大雨天气从雾气蒙蒙的长江二桥一跃而下,李宝莉在商铺林立的汉正街挑了十年扁担以养活全家,斑驳陈旧的轮渡,油辣爽滑的热干面,刀子嘴豆腐心的武汉女人,以及粗砺的武汉方言,都令观众彻底陷入了这座地域气质过分浓烈的城市。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个体命运的存在多少都会和生活的环境有关,而《万箭穿心》就是这样一部讲述武汉这座城市和一个武汉女人的电影。图/《万箭穿心》剧照


在方方看来,电影中的几位演员演出了武汉人的气质,“但拍武汉如果只拍陋巷,只拍一些比较破烂的地方,这其实是另一种不真实。我一直不太懂为什么拍武汉的导演一般都要绕开大街只拍陋巷”。


武汉也并非没有一部正面代言的电影,但最后往往没能“逃出生天”。在《桃花灿烂》里,每天一群笑容灿烂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穿过一片桃花林,陆粞日复一日守着江边码头对岸的陈星从武大放假归来,只是唯美开篇之后紧接着便是现实生活的哀伤。


电影《桃花灿烂》剧照。



重庆人自嘲“重庆是停了电的香港”,现代时尚的商圈建筑与朴实粗糙的老巷旧街,成了银幕上的重庆特色。

  

重庆作为热门取景城市,比包括武汉在内的许多城市更为受宠,只是在更为繁多的代表作里,重庆被剧组青睐的理由也常常重合,繁华与破败刺眼的并存总是成为影片的表现手段。


《疯狂的石头》 里古灵精怪的台词和荒诞不经的剧情,将这座到处都是弯道和斜坡的城市,衬托得愈发不羁。对此重庆人并没有不领情,他们将影片中组队出现的高楼与破房,美女与棒棒,宝马与拖鞋,视为重庆独具一格的混搭气质,导演宁浩恰恰就相中了这座“东京与阿富汗的结合体”。


1970年前后的望龙门缆车站非常繁忙,两个车厢轮流上下,不间断运行,每天可装载达1万人次,买票的人有时排成100多米长的队伍。图/《重庆旧影》


这种落差在张一白的《好奇害死猫》 和王小帅的《日照重庆》 里再次得以体现。导演张一白选择在朝天门码头下开始《好奇害死猫》 的剧情,这座旧事物正在消失,新事物正在建立的城市,在他眼里是“新旧过渡的完美融合”。


剧中小三居住的石梯旧房与正室阔太太的海客瀛洲高级公寓,让重庆的新旧对峙被一览无遗,片中保安站在豪宅楼顶指着江水对阔太说,“沿着这条江下去就是我的家乡”。


《日照重庆》 里从海上归来的父亲回重庆寻找儿子走上犯罪道路的线索,他穿过江面灰蒙蒙的雾气,走进破旧狭窄的轮渡,接着便去到杂乱喧嚣的市井小巷,晚上又回到打开窗户便能望见高楼大厦的高级宾馆,构思着第二天的行程。


重庆人自嘲“重庆是停了电的香港”,现代时尚的商圈建筑与朴实粗糙的老巷旧街,成了银幕上的重庆特色。


电影《日照重庆》取材自发生于重庆一个真实的青少年杀人案件,船长平时对儿子疏于关心,十三年未见却收到了儿子被击毙的消息,于是他结束了航海回到重庆,希望能了解儿子的成长轨迹。



当武汉十年如一日撕不掉“市井”标签时,重庆却不断以全新的面孔出现在观众面前。

  

武汉作家池莉的小说《生活秀》,本是描写武汉的吉庆街,却被导演霍建起直接搬到了重庆的厚慈街进行拍摄,两座城市的相似相溶,竟没让观众觉出异样,这么喧嚣、破败、小市民的气质,不是武汉又能是哪儿呢?然而不同于武汉的是,重庆在“市井”之外,还被挖掘出了惊悚、悬疑的特质。


在武汉上演的剧情大多偏向于现实题材,即便是被诟病为“并不武汉”的《江城夏日》,也选择在这里让儿子死于抢劫,让女儿被迫卖淫,让父亲在母亲垂危之时苦寻儿子无果。《生活秀》中的武汉女人也同样经历了弟弟堕落吸毒、亲人为了房子反目成仇、情人最终并不想为自己负责的惨淡人生。到了《万箭穿心》与《浮城谜事》,焦灼复杂的家庭矛盾更是让观众看得“万箭穿心”。


吉庆街因池莉的一篇《生活秀》而成名,她在文中直白描绘,吉庆街白天不做生意,就跟死的一样。一到晚上这条街立刻活泛起来,简易的圆桌板凳连绵排开,人流汹涌。图/最武汉


电影里的武汉女人多半在劳心劳力为生活奔波,《浮城谜事》 里的陆洁每天忙着打理老公和孩子的生活,《万箭穿心》 里的李宝莉在汉正街挑了十年扁担,《生活秀》 里的来双扬每日在闹市区宰卖鸭脖,《江城夏日》 里的吴艳红倒是光鲜靓丽,不过那是为了去“天上人间”。


当武汉十年如一日撕不掉“市井”标签时,重庆却不断以全新的面孔出现在观众面前。悬疑片《好奇害死猫》用出轨、报复、杀戮的剧情完整阐释了导演心中“一切都火辣辣”的欲望都市。


2007年李少红在武汉、长沙等几个城市反复徘徊后,最终选在重庆拍摄惊悚剧《门》,她看中了重庆高低错落的地理形态,这样的画面感能很不费力地形成惊悚气氛。


2008年的《双食记》 里,妻子发现丈夫的外遇后,利用自然界相生相克的原理,使丈夫慢慢食物中毒以至瘫痪,导演赵天宇觉得这座每天都在变化的城市蕴藏着无穷的可能性,包括悬疑。


直到遇见宁浩,重庆的喜剧潜质得以发挥。一部《疯狂的石头》 让重庆在银幕上大放异彩,这部极具黑色幽默的影片,在赋予重庆喜剧特质的同时,也为其添上了“疯狂”的色彩,导演宁浩仍然舍弃了武汉、广州两个备选城市,这让网友纷纷猜测,“这样多的巧合,这样疯的行为,也只有在这座躁动的城市才能发生”。


交通茶馆,电影《疯狂的石头》取景地。这里飘着最地道的重庆茶味,可惜随着时代的进展,这样的“老重庆”容易被人遗忘。图/Sohu


重庆热门取景地


十八梯

取景影视剧:《山城棒棒军》、《好奇害死猫》、《爱封了》


朝天门码头

取景影视剧:《疯狂的石头》、《好奇害死猫》


朝天嘴码头

取景影视剧:《江姐》、《纸醉金迷》、《一九四二》、《闯关东》、《重庆谍战》


重庆城分为上半城和下半城,十八梯是从上半城(山顶)通到下半城(山脚)的一条老街道。这条老街道全部由石阶铺成,把山顶的繁华商业区和山下江边的老城区连起来,是老重庆市民最真实的生活写照。图/pconline


白沙镇

取景影视剧:《母亲,母亲》、《纸醉金迷》《重庆谍战》、《解放大西南》、《江姐》


洪崖洞

取景影视剧:《重庆美女》、《小题大做》、《宝马狂想曲》


两江索道

取景影视剧:《周渔的火车》、《门》、《疯狂的石头》、《迷岸》


一个七八平米的铁盒子就在索道上载着人们往返两岸,曾经是两岸重庆人往来的重要途径,而今天更多的是一种城市记忆。图/sohu


武汉热门取景地


长江大桥

取景影视剧:《江城夏日》、《桃花灿烂》、《浮城谜事》、《麦兜响当当》


东湖

取景影视剧:《东湖恋歌》、《浮城谜事》、《人在囧途》、《蜗居》、《王贵与安娜》、《城市女孩》


汉正街

取景影视剧:《万箭穿心》、《汉正街》


电影《人在囧途》的取景地:武汉长江大桥。


巴公房子

取景影视剧:《人在囧途》、《茶叶之路》


汉口码头

取景影视剧:《打码头》、《黄金时代》、《国门英雄》、《汉口码头》、《水与火的缠绵》


有着“最美大学”之称的武汉大学,向来是不少影视剧取景的热门选择。图/nipic


武汉大学

取景影视剧:《来来往往》、《桃花灿烂》、《江城夏日》、《女大学生宿舍》、《王贵与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