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钱,就足以令人不安

路哥谈钱A 2021-09-10 13:00:42

想到钱,没想到钱,你的行为会有什么区别?

今天周末,你在家里吃了一顿大餐,麻辣小龙虾是你老妈的拿手菜,而那个清炒空心菜色泽清新、咸淡适宜,老爸也展现了自己回锅排骨的绝活儿……

你大快朵颐,吃得肚子滚圆,然后你站起身,掏出你的钱包,拿出一叠钞票,诚心诚意的对爸妈说:“爸妈,这么精心制作的一顿大餐,请问我应该付你多少钱?”

看到你老爸老妈有些发呆,你再从钱包里掏出一些钞票,“这么美味的晚餐,300块不够的话,我可以支付400块钱!”

这样的场景有可能发生?

是的,不可能!

因为,你自己会杜绝这种可能性在现实中发生。

为了测试某个概念对人们行为的影响,行为经济学曾经做过一个实验。

参与实验人员表面上的任务是组词造句,或对着给定的背景启动他们的想象力。例如,受试者看到一个写有5个单词的纸条,他们必须在这5个单词中选出4个,组成以钱为主题的短语或者与钱无关的短语(例如,高、一份、薪水、桌子、工作五个词可以组成“一份高薪工作”);另外一种情况,受试者看到的背景是屏保上漂浮的美钞、古代钱币,或与钱没有任何关系的东西。

结果发现,在研究人员设定需要提供帮助的情景下,那些组成短语中与钱无关的受试者,或者是看到无关钱的背景的受试者,他们很愿意帮助一位假装对实验任务不太明白的学生,他们也愿意帮研究人员做一些录入的工作,而当一位研究人员装作不小心将一捆铅笔掉到地上的时候,他们很愿意主动帮助他拾起来。

然而,那些被先入为主在脑海中建立“钱”这一概念的受试者,他们不愿意花时间去帮助别人,捡起来的铅笔数目也比较少……

换句话说:脑海中有“钱”这个概念的人比没有“钱”这个概念的人相比而言更为独立,也更为自私,只要是想到了“钱”这个概念,他们就不愿意和他人一起分享,不愿意依赖他人,也不愿意帮助他人。

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在其《思考,快与慢》一书中提到了这个实验,实际上,一系列的类似实验都支持上述说法。

是的,想象一下,如果你执意要为你深爱的老妈、妻子或丈夫给你提供的服务付费,你会得到什么样的对待?!

曾经有一个组织问一些律师,是否愿意低价为那些很需要帮助的退休人员服务,律师们纷纷表示,这个价格实在低到不能接受;该组织的项目经理干脆想出一个绝好的点子,他问律师们是否愿意免费为需要帮助的对退休人员服务,绝大多数律师都答应了这个请求!

为什么会是这样?

其实并不复杂,我们每个人从小到大一直都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

其中一个是由社会规范所主导,是人类社会一开始就自然存在的东西,就如同社会动物之间的合作一样,我们互帮互助,我们父慈母爱,我们友好相处,我们互相愉悦,不管陌生人还是家人,我们可以请他帮我搬一下沙发,开一下门,帮我递一下工具……

另外一个世界是我们后来的思维所建立的世界——市场规范。在这里,金钱是一切的主宰,没有友情、没有亲情,只有黑白分明而且利益明确的交换。我工作是为了工资和奖金,我购买商品是看到价格合适且能满足我的需求,我出租房屋是为了得到租金,我借钱给你是为了得到利息或者更高的回报,我做一件事情需要计算耗费多少成本,有可能会产生多少利润……

当然,脑海中想到“钱”也并非全是坏事,他们做事更努力,更愿意独立一人持之以恒付出更多辛苦来解决一个艰难的问题,实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也会想到找人求助……

两个世界之中,前一个未必高尚无私,后一个未必卑劣邪恶,但你要知道,你自己是生活在这样两个世界的,它们的规则完全不同,而你最大的能力,就是随时随地察觉这两个世界并将其严格区分。


原则1:社会规范不可以引入市场规范

假定你是个小伙子,正在追求一位姑娘,第一次,你请她去一个昂贵的餐厅吃饭,你来付费;第二次,你请她去看一场3D电影,又是你来付费;第三次,你们去欢乐谷开心的玩了一天,又是你付费……就这样,你们的关系逐渐变得亲近。

现在,已经到了第四次约会,本来你期望着你们之间除了拉手之外能够有更亲密的一些关系,但她拒绝了你。你开始心疼你付出的费用,你可能装作若无其事的说,你已经为前三次约会花了很多钱……

——好了,女孩会大骂你是畜生,你已经出线了,你应该滚蛋!

为什么你应该滚蛋?

因为你把市场规范和社会规范搞混了——的确,请女孩的钱也许足够你出去买春一场,但买春是市场规范,而你追求女孩则是社会规范;社会规范的一切都是与金钱无关的,而你恰恰很愚蠢的要将市场规范的道理套用到社会规范中,这本质上是错误的。

你当着女孩的面为你的钱而心疼的时候,你是在影射这位女孩是一位卖笑的妓女!

是的,各位请随时注意,社会规范和市场规范这两个世界的规则是完全不同的,你最好不要将它们的规则混同在一起,特别是不要将市场规范引入到社会规范中来,否则,那你的麻烦就大了去,如同上面的例子……

其实,女孩大骂你是畜生这一条骂错了,她应该骂你是钱的奴隶才对劲儿,畜生们是从来不会想到钱的,它们的合作从来不需要金钱,即使到了今天,我们的许多社会规范和社会性动物的互帮互助并无二致。

在人们的社会交往中,一般情况下如果提到“钱”,那就是试图在将市场规范引入社会规范,由此造成的结果很可能是爱情、亲情以及友情的受损且常常难以修复;如果一个人脑子里时刻想着“钱”,那就意味着这个人期望在更多的社会交往中应用市场规范,他在爱情亲情友情方面必然会有所损失——这就是他不得不承受的代价。

两个世界之间的微妙平衡并不那么容易把握,有时也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去年还是什么时候有一个新闻,说一个男大学生去追求一个女大学生女孩,结果被女孩拒绝,这个男生后来却发现这个女孩居然兼职卖淫,于是他以嫖客的名义约出这个女孩并强奸了她。后来女孩报警,男生以“强奸罪”被定罪。

网上我看到很多人居然为这个男孩鸣不平——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女孩恰恰明确区分了市场规范和社会规范,而男生却非常愚蠢,他的所作所为既不是市场规范(没有付费)也不是社会规范(女孩不同意),而是暴力强制,那当然只能是犯罪。

要强调的是,我这里并不是说金钱对于社会规范是一种彻底的破坏,如果你能够将金钱转化成礼物的形式来进入社会规范中来,其实是相当受欢迎的行为。

比方说,你觉得你妻子的晚餐棒极了,所以你可以送她一束花或为她买了一块手表作为礼物,你岳父岳母为了的孩子付出了艰辛的养育,你逢年过节买着很昂贵的礼物送给他们,我们都可以想象得到,他们都会欣然接受并且你们的关系也会更进一步。

相互的礼物馈赠和无偿服务,本身就是社会规范中回报的正确体现形式。


原则2:市场规范慎重引入社会规范

相比某些个人试图将市场规范引入到社会规范所犯的错误而言,有太多公司试图将社会规范引入市场规范的关系之中,也就是说,他们希望让公司员工或者顾客认为他们同属一个大家庭,起码可以是无私施加援手的朋友。

营造社会规范对于公司的竞争优势毫无疑问有极大帮助,可以让员工热情勤奋、保持忠诚,时刻为公司利益着想,总是关心公司成长和发展,对于收入差别不会那么在意……可以说,一旦一个公司在社会规范建立方面取得成功,它就可以大幅度降低成本、避免追逐短期利润,整个公司能够上下同心拧成一条绳达成其公司的远大目标。另外,如果在顾客关系中引入社会规范,毫无疑问公司将从中获利多多,比方搞错了账单或者提高一下费率,这种对家人的轻微伤害和占便宜,常常是可以得到宽容和允许的。

且慢。

第一,诚实的说,公司与顾客很难成为一家人。

在市场有无数家公司竞争的基础上,你不可能一会儿拿顾客当爹当妈,一会儿又搞公事公办,一会儿把他当成朋友给出无私的建议,一会儿又把他当成有利可图的目标或者找茬的刺头儿。对待顾客,最好你一开始就在商言商,将你的产品和服务进行明确说明,将权力义务划分明确并严格遵守。在此基础之上,如果有更友好的社会规范关系,你可以感激,没有,你至少问心无愧而且可以赢得尊重。

公司与顾客究竟是社会规范还是市场规范的问题上,最关键的在于公司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基本底线,如果你触犯了产品和服务的基本底线,那么你再把顾客当家人也没有屁用!比方说银行把顾客当家人,结果却把应该给顾客支付的利息给扣下来,那么不管你提出什么样暖人的口号、友好的说辞、贴心的服务都毫无意义,一切都会回归到市场规范领域。

第二,如果试图在员工关系中引入社会规范,那就更要小心。

如果想要在公司中建立社会规范,首先公司文化要能够得到所有成员真实认可并向这个方向努力,而且这个目标不能与金钱有关,因为社会规范不会涉及到金钱;其次,社会规范中,不管有没有合同约定,一方一旦出了问题或受了伤害,群体中的其他人都能站出来保护和帮助他们,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公司也必须做到这样;最后,社会规范面对的是人最真实的一面,每个人权利大小可能并不一样,但在福利待遇上必须方方面面考虑(这包括教育、医保、养老、弹性工作时间、健身、餐厅等)。

在公司里营造出来“家”的氛围是一件成本高昂的行动,而不是削减成本的好方法。

说到底,员工来到你这里上班,是为了获取薪水,为了挣钱养家,没有人愿意白干活不拿钱,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典型的市场规范行为。有人常常举出Google这样的公司为员工提供了家的氛围,但他们不知道,那种氛围首先是在Google公司为其员工提供了远超出社会平均收入的基础上而施行,由于“钱”已经不是问题,所以他们可以轻易建立起这种追求个性的社会规范。

相比之下,很多心存不良的公司管理者,他们引入社会规范的初衷就是想着从员工身上占到更多的便宜,通过员工的全身心工作榨取更多价值,同时还缩减医保养老等麻烦和负担——这种虚伪的想法大多数时候其实一眼就会被员工看穿。即便一开始部分员工相信了公司花招频出的吹嘘,但只要经历一次公司为节约成本而不考虑员工诉求的情况,员工立即就会把原有的社会规范模式切换到市场规范,接下来,员工对公司事务一定会选择投机、耍滑、偷懒、不忠诚、保持距离、冷眼旁观。

所以,当一个公司给员工开出低于平均水平的工资,却想要甩开员工应该享有的福利,还要向员工鼓吹什么“一家人”思维,单方面强调员工“奉献”行为,希望员工卖命为公司创造价值而公司却可以什么都不用付出,这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不道德和欺骗行为。当一个管理者大骂员工不忠诚或者见利忘义的时候,一定是公司管理者自身的道德太低下。

当然也不是说社会规范丝毫不能引入公司的市场规范之中,而是说社会规范一定要建立在市场规范之上。比方说,每到逢年过节,很多公司都会给员工发放礼品,而不是直接发放现金或者增加工资,这正是为了营造出来一种社会规范行为,从而让员工们对于公司有更多忠诚和认同感。

的确如此,礼品能够做到这些!


原则3:金钱有自己的生命

500年前的一个春天,墨西哥的阿兹特克人发现了一群类似于人的奇怪生物,他们自大海乘船而来(墨西哥东海岸登陆),有着白皙的皮肤,说着奇怪的语言,穿着似乎是由白银和岩石混合做成的服装(钢制盔甲),骑着一种类似于鹿的高大而且能快速奔跑的四足动物(战马),某人会用嘴巴对着一种奇形怪状的东西鼓吹,然后就会有响亮的声音传出(喇叭),更有一种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武器(火枪),在人眼看不到的地方,伴随着一声巨响和烟雾,莫名其妙的让人受伤流血乃至死亡……

阿兹特克人最终相信,这些人一定是真正的神灵下凡,根据他们自己的神话传说,阿兹特克人自己的祖先羽毛蛇神来自东方那浩淼的汪洋尽头,如今他们终于回来了!

这些家伙当然不是神灵,而是以柯南-科尔特斯为首的西班牙殖民者!

阿兹特克人很快发现这些“神灵”对他们很不友好,但却很喜欢他们所拥有的一种质地很软的黄色金属,一看到这种金属就两眼发亮,寸步难离,甚至直接动手掠夺、屠杀无辜。

阿兹特克人实在是一头雾水:这种金属既不能吃又不能喝,既不能够充当武器,又不能用作工具,唯一的用处就是加工成首饰和雕像,然后长存保存。为什么这些“神灵们”对这种金属如此疯狂和着迷?为此不惜杀人越货和攻占城池?

“神灵们”对阿兹特克人解释:“我们有种心病,只有黄金能够医治”。

的确,不仅当时的西班牙人有这种心病需要医治,直到今天,人类社会中90%以上的人也依然患有这种心病,只有金钱能够医治。

然而,必须承认的是——金钱本身是一个非自然的概念,它不像山脉河流和大地天空,也不是花草树木或者家人朋友,它是一个虚构的概念和一个虚幻的事物,我们的脑子里本来也没有这种玩意儿,只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它逐渐像病毒一样侵入了我们的大脑。

在原始部落社会,人类社会的范围很窄,我们不需要金钱,因为每个人都会认识身边的所有人,他们一直都是互帮互助不要报酬的,在适当的时候他们可以得到相应的回报,这也正是我们今天所有社会规范的最初形式。然而,随着人们活动范围的扩大,他们发现不得不与很多的陌生人打交道,当陌生人越来越多,仅仅靠着人情和义务的体系开始无法维持下去。

为了让陌生人之间能够相互协作,金钱出现了!我种田来你织布,我造斧来你打鱼,我们可以将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换成金钱,然后再用金钱兑换成我们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金钱让一切的交换变得如此简单,只要我们都信任黄金或者白银这样的东西能够交换到我们所需的物质,那么一个世界上最庞大复杂而且可以面对所有陌生人的合作体系和互信体系就这样建立了。

我必须要强调的是,即便到了文明时代,人类社会也并非离开金钱就会崩溃,没有金钱的社会依然能维持正常运转,比方美洲的阿兹特克文明和印加文明,乃至现代的苏联和今天的朝鲜,他们依赖的以物易物系统虽然运转不是那么顺畅,但存活一段时间却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你永远要记得,以金钱为基础的市场经济出现,是人类有史以来所建立的最普遍、最有效、最精巧、最复杂的的互信合作系统。

在市场经济中,所有人遵循市场规范。有了金钱,整个世界可以实现你完全意想不到的庞大而深远的亲密合作。随便拿你上班的一顿午餐盒饭来说,你吃的豆腐,其原料大豆可能来自遥远的阿根廷,生产饭盒的厂商可能是韩国人,你的大米则产自越南或泰国,你菜里的香料来自印尼,你的筷子木材可能来自缅甸……

再想想你手中拿着的那个小小的手机,无数的零部件然后在延伸至他们的原材料,绝对能把当今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和民族的民众都囊括其中……想想看,一切必须经历多么复杂和精巧的合作才能够生产出来?

如此复杂精妙的一个系统,其信任基础不是宗教、不是民族、不是国家、更不是所谓的世界观、价值观等等,只可能是金钱!手机生产商和经销商相信有了钱有人愿意给他提供各种产品和服务,工人们则相信工作赚到了钱有人会给他们提供食品和衣物,农民们相信金钱可以帮他们购买房屋和生产工具……

所有的所有,归根结底,我们都是建立在对“金钱”的信任之上!

我们相信,别人会接受金钱,而别人,也相信别的别人会接受金钱……

金钱,就是这样串起来一条贯穿人类历史、贯穿整个世界的无比庞大精巧的信任链条。


你可以看到,不同国家的人们开展贸易,他们为了金钱;你可以看到,不同宗教的人们互相协作,他们为了金钱(今天的伊斯兰国也是靠金钱生存);你可以看到,不同的公司都在生产对方需要的产品,他们为了金钱;你可以看到,无数的国王、总统、领袖,他们发动战争、有组织的杀人,他们为了金钱……

在市场经济的范畴中,金钱,其实早已远远超越了宗教、国家、民族、公司的界限,是世界上最有力量东西!

然而,最糟糕的是,如此有力量的金钱,在大多数时候并没有什么人性!

比方说,在市场规范里,当人们信任彼此的时候,他们信任的并不是对方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共同的宗教或神圣的价值观,而是金钱本身以及背后这套丝毫没有人性的系统。我们以前只是不信任那些远离我们住所的陌生人,到了现在,居住在城市里的我们连对面的邻居都不肯信任——除非他们支付金钱。

换句话说,金钱有着自己的运转法则和生命。

金钱串起的这个信任链条主要对象是不值得信任的陌生人,在满足你的温饱和想要通过物质喧嚣显得比别人牛逼的欲望之后,金钱再也不能给你提供更多的东西。对于家庭和社区,对于你内心所能感召到的幸福而言,显然忠诚、荣誉、道德以及相爱、分享、服务、信仰等带有人性温度的东西更为重要。

更进一步,那些让人生得以美好的事物,甚至都必须远离金钱和市场规范的干扰。

金钱主导下的市场规范已经变得如此有力和强大,从古至今,如同水渗入大地一样,它已经一步步侵蚀了无数以前我们所坚守的准则,在水泥森林所构筑的城市里,我们已经不再拥有诸如坦诚相待、无私分享、帮助他人、勇敢善良等原始社会到农业文明期间的美好品质,我们当然不喜欢市场规范继续渗入我们更深层次的信任和美好,例如爱情、亲情、友谊以及信仰、忠诚、荣誉、无私……

我们用金钱促进陌生人之间巧妙无比的合作,但我们又害怕金钱会破坏人类存在的价值以及亲人之间的那种亲密关系。一方面我们想打破一切限制金钱和商业流通的阻碍和壁垒,渴望让整个世界融入市场经济,提高人们合作的效率;另一方面我们又不断筑起壁垒,希望爱情、信仰、忠诚、荣誉和道德等美好事物可以不受市场规范的引诱、侵略和奴役……

于是,我们自然而然的就区分出来两个世界不同的规则:社会规范和市场规范。

如果说,当今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座堡垒未曾被金钱攻破,那么它一定是——家庭!

你给你老爸老妈饭菜付费的场景之所以不可想象,原因也正在于此。



总之,相比原始社会,现代的我们永远在市场规范和社会规范两个世界之间穿梭,而“金钱”恰恰就是区分两个世界的标志性思维。每次当我们提到“钱”这个字,甚至仅仅是联想到“钱”这个概念,我们想到的就是更多的自私、更多的独立、更多的个人利益,与此同时忽视与他人的合作、分享、共担和主动奉献。

“路哥谈钱”这个微信公众号虽然每一篇文章都在谈钱,但路哥本人却恰恰无比清醒:“人生中最美好的事物都是免费的”!

是的,你要小心,想到“钱”这个概念,就足以令人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