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 | 非常建筑 | 桥馆 + 吉首美术馆 | 造的现代性:张永和

世界建筑 2020-08-23 09:17:04

两座桥馆


桥馆,四川,中国

Museum Bridge, Sichuan, China, 2010


东侧正立面


评论

郭屹民:从“桥馆”的得名开始,“桥”所承载着“连接”,与“馆”充盈的“记忆”之间的邂逅便赋予了这座既非纯粹的建筑,又非纯粹桥梁的构筑物以双重的性格。


从“纯粹”到“混合”,犹如打开了丰富性的潘多拉魔盒一般,它让人们在对比的视线交织中来获取超越原先事物本体概念之上的意义。“原型”与“创造”,更为本质的说是“过去”与“未来”的同时注入使得形式的深度与广度获得了某种微妙的平衡。它或许是“桥馆”之所以给人一种紧张之感的缘由吧!


土木与建筑的混合,在“桥馆”之中被演绎成为“古典主义”所展开的构图与“粗野主义”所固有的肌理之间的碰撞。设计始终沿续着非单一的双重线索来展开,并且经由一种源自于抽象的与具象的游离与交错,从而构筑起被“陌生化”的平常性。


形态上源自古典构图的几何与肌理上遍布着手工作业的建造痕迹,这一清晰的叠合可以从透着正面表情的东侧立面当中轻易捕捉到。与其说感受不如说是意图的表露,清晰与模糊、端庄与狂放、精确与随性都会在一念之间转瞬即变。


籍由底部斜柱撑起的建筑给建筑注入了浮游的意象。在让人略感意外之余,意图化的倒置“三段式”却更是强化了对“支撑”性格的颠覆。不过,一旦意识到原本轻盈的桥被“馆”略显厚重的体量所替代时,也就大致上能洞悉设计的初衷了。“支撑”之于建筑,“浮游”之于桥面的意义,在这里显然被刻意地通过置换的操作,被异常强烈地获得了感知。


与此同时,馆陈空间精神性的记忆唤起与屋面平台日常性的环境融合之间被通过顶光的摄入获得了某种微妙的穿插与联系。超越了功能性的意图,光线在这空间中呈现出的是时间的厚度。过往与现时、历史与当下,都能在被黑暗包裹的亮光之中仿佛被触摸到。


几何与技艺、浮游与支撑、精神与日常,抽象与具象的组合所打造的陌生化并非是无中生有,在“桥馆”中,既有的概念与性格在被叠加、置换、并置的操作中,重新组合成新的意义。它们不需要通过讴歌,抑或是新奇来猎取视觉,却能够获得一种具有平常性的、触手可及般的新鲜之感。


“桥馆”是一座“桥”的“馆”。“桥”(土木)的修辞为“馆”(建筑)的结构提供了更加丰富的外延。“桥”不再是那座桥,但“馆”却变得与众不同!


桥面楼梯


项目信息/Credits and Data

客户/Client: 四川安仁建川文化产业开发有限公司/Sichuan Anren Jianchuan Cultural Industry Development Co. Ltd. 

地点/Location: 四川省大邑县安仁镇建川博物馆聚落/Anren Township, Dayi County, Chengdu City, Sichuan Province, China

建筑设计/Architets: 非常建筑/Atelier FCJZ

主持建筑师/Principal Architect: 张永和/Yung Ho Chang 

项目团队/Project Team: 刘鲁滨,吴瑕,郭庆民,梁小宁,冯博/LIU Lubin, WU Xia, GUO Qingmin, LIANG Xiaoning, FENG Bo

合作设计单位/Collaboration: 深圳市鑫中建建筑设计顾问有限公司/Shenzhen Xing Zhong Architectural Design Ltd.

基地面积/Site Area: 2403.2m2

建筑面积/Floor Area: 2114m2

建筑层数/Building Stories: 1 

建筑高度/Height: 5.2m

结构与材料/Structure and Material: 钢筋混凝土巨型框架结构,竹模清水混凝土/Reinforced concrete framework, bamboo form-work concrete

设计时间/Design Period: 2009-2010

建造时间/Construction Period: 2010-2012

摄影/Photos: 曹扬/CAO Yang


桥下广场与河道


类型

桥馆,是两种建筑类型的结合:它是四川安仁建川博物馆聚落中的博物馆之一;同时也是聚落中的基础设施,一座步行桥。我们把桥看作是城市公共空间的一部分,是街道的延续,而博物馆既是桥的组成元素又是两岸城市肌理的联系。因此桥馆具有博物馆的稳重和薄拱桥的拱起两种特性。


形式

博物馆在形式语言上呼应着1950-1960年代的中国建筑,更是其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风格背后的古典基因——三段式构图,但我们对三段分别进行了重新定义:顶,作为中国传统木作建筑的挑檐处理;身,构成承载文物的封闭箱体,只被屋顶四道天窗穿透;台,被彻底转化为作为桥墩的混凝土束柱群。我们希望桥馆获得一种时间上的两重性:它既属于当代,也属于过去。


结构+材料

桥馆整体上是混凝土结构:在建筑底层,共设置了13组不同斜度的束柱,基础避开河道,撑起上面箱形的博物馆。立面材料为小竹模清水混凝土,由于其粗糙的施工质量,产生了强烈的质感。


室内光与影




吉首美术馆,湖南,中国

Jishou Art Museum, Hunan, China


模型


评论

江嘉玮:廊回吉首,龙伏万溶


“人事中杂糅着神性与魔性”,沈从文笔下的“湘西的神秘”,从旧时的楚巫之术延至今日的旅游噱头,正如新酒入旧瓶,换着法子也能醇香,神性魔性顷刻调转。若言人如其名,沈从文以文字温抚故土,其侄黄永玉则深谙永恒之道包括艺术收藏——于是沈的小说、黄的藏品均以现代身份代言了湘西。坐落于乾州古城的美术馆便是起自黄先生的慷慨捐赠,由吉首市政府兴建,委托非常建筑事务所设计。这层三方关系恰可类比于保罗·梅隆将自身珍藏的英国艺术品赠予耶鲁大学,并捐资兴建新美术馆,将项目委托于如日中天的路易·康。不过,吉首美术馆之赠品均为善主之艺术杰作,非拍卖市场之竞价所得;诚如衣锦还乡,树碑立传,更添风光。


吉首美术馆翼然临江,为兼顾各方而一分为二。上下两桥结构独立,适应不同功能,却于形式上互补。底层拱桥施钢桁架,供人行跨河,结构清朗,骨骼分明。桥首接于防洪堤,桥肩紧绷,桥腹收拢如龙虾弓背;起拱之处,双肩分流,涝季如巨人挑担,旱季似金刚举塔。上桥为钢筋混凝土拱结构,分大小展厅,分居两层:大展厅以底桥之桥顶为楼面,宽度占满全桥之开间;小展厅内收,约占1/3开间,以上桥之桥腹为楼面,微弧,曲率小于底桥。故以剖面观之,两弧如双虹卧波,一张一缓,体态微妙。二桥相倚,如此融合艺术欣赏之静态与人行交往之动态,令人游目其中,骋怀内外,并行不悖,相得益彰。此廊式空间转译古时风雨桥之空间形态,令剖面更为错落、布置更为灵活;加之两侧展厅外挂黛色瓦瓴仿风雨桥,既承遮阳之功效,又与毗邻民宅取得一致。桥首与桥尾之建筑体量均为3层,高不超14m,立面基调顺从沿街界面。若往来街巷中,只见美术馆之首尾埋入勾栏瓦肆,韬光养晦;唯有驭舟江上或漫步岸边之际,方可望见其坚挺之项背及纤细之腰腹,如龙伏憩。


吉首美术馆与万溶江两岸民居接踵而立,其尺度与色泽融入市井。湘西黔东桂北自古多苗土侗瑶等民族聚居,民风彪悍,刚猛善战,亦常寄寓意于周遭山水。村寨常设有风雨桥,如龙身盘踞,成为旧日熟人社会的活动集散地。时至今日,神话色彩虽已消淡,文化意象仍保存作为集体记忆之功用,撩拨乡民心弦,互诉乡情济济。美术馆作为现代运作的机构,进入老城肌理后,一方面促进旧时村寨精神状态的现代转型,另一方面以陌生化的实体营建唤起文化意象。换言之,一方面改良认知,另一方面重塑图腾。建筑设计若能在这两个层面上不懈努力,实属非常,得之不易。


施工过程


项目信息/Credits and Data

客户/Client: 吉首市德夯风景名胜区管理处/Jishou Dehang Scenic Spot Administration

地点/Location: 湖南省吉首市/Jishou, Hunan, China 

建筑设计/Architets: 非常建筑/Atelier FCJZ

主持建筑师/Principal Architect: 张永和/Yung Ho Chang

项目团队/Project Team: 杨普,刘鲲鹏,粟思齐,梁小宁,吴暇,饶岗/YANG Pu, LIU Kunpeng, SU Siqi, LIANG Xiaoning, WU Xia, RAO Gang

结构咨询设计/Structural Consultant and Design: 常镪/CHANG Qiang

类型/Building Type: 美术馆/Art Museum 

建筑面积/Building Area: 3627m2

基地面积/Site Area: 3303.6m2

基底面积/Footprint Area: 669m2

建筑高度/Building Height: 18.5m

结构材料/Structure and Material: 钢桁架桥结构,钢筋混凝土拱桥结构/Steel truss, reinforced concrete arch bridge structure 

设计时间/Design Time: 2016

预计竣工时间/Estimated Completion Time: 2018


模型


基地+设计

吉首美术馆所在地吉首是湘西苗族土家族自治区的首府。项目的具体位置是我们作为建筑师帮助业主选定的,于是选址的过程和设计的过程发生了重叠:我们建议在穿过老城中心的万容江上建一道步行桥,这道桥同时又是美术馆,这样市民可以非常方便地享受到文化生活。


结构+材料+空间

美术馆由上下两座桥组成:下面是一座钢桥,像条街道,使步行者可以通过或停留;上面是一座混凝土拱桥,内部是一个画廊;上下两座桥之间用玻璃和瓦围合出美术馆的展览大厅。美术馆的辅助功能,如门厅、行政办公、商店、茶室等,都安排在桥两端的桥头堡里。人们可以从江的任意一侧进入美术馆。下面步行桥采用钢桁架结构,是考虑了发生山洪时的水流通过情况;上面画廊桥用混凝土作为建筑材料,是出于对艺术品保护的需要。


更多图纸及中英原文刊载于《世界建筑》201710期P46-51, P87-91。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页面下方“阅读原文”购买2017/10期《世界建筑》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