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揭秘——敦煌医学考古(一)

青囊Mook 2022-08-23 12:34:58

认识敦煌 


敦煌吐鲁番地理条件

敦煌,是位于我国西部的历史古城。


敦煌,在我国今甘肃省西部,位于甘肃、青海、新疆三省(区)的交汇点。敦煌南枕祁连山,西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靠北塞山,东峙三危山。干燥少雨,年平均气温9.3℃,属暖温带干旱性气候。

甘肃省地图


在丝绸等商品交易的同时,丝绸之路也成了重要的文化交流之路。因此,在丝绸之路各经由点上就很自然地贮藏着大量历史文物。又由于西部地方的气候干旱,很多历史文物都因此得以较好保存,其中敦煌藏经洞的文献更因为数量大、种类多而享誉世界。敦煌中医药文献就是随同这些众多文物一起存留下来的。


敦煌在著名的古代丝绸之路上。

敦煌古城


古代丝绸之路,起点是中国的长安(今西安)。长安是汉朝和唐朝的国都,当时各地丝绸和其它商品集中在长安以后,再由各国商人把一捆捆的生丝和一匹匹绸缎用油漆麻布和皮革装裹,然后浩浩荡荡地组成商队,运往西域。丝绸之路的东段终于敦煌,因此,敦煌几乎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

西安

丝绸之路商队

丝绸之路与古敦煌吐鲁番地域图

敦煌文献的问世

敦煌市东南方约20公里,有一处石窟群,被称为莫高窟千佛洞

莫高窟

莫高窟所在的断崖由砾石构成,自公元366年开始,在其后的一千年中,古代的信男善女们在这里开窟造像,形成南北长1680米的石窟群,现存历代营建的洞窟共735个,分布在高15至30多米的断崖上,石窟中有大量的塑像和壁画。清光绪26年5月26日即公元1900年6月22日,当时管理莫高窟的道士王圆禄在清理151号窟(敦煌研究院新编号为16窟)中的流沙时,偶然发现洞的甬道北壁有一个被封闭隐藏着的侧窟,这个侧窟就是后来闻名世界的“藏经洞”(敦煌研究院新编号为17窟)。


这个洞并不大,覆斗顶,有2米多见方、高2米,但洞中堆满了总数超过5万件的古代文献以及一部分文物。这个洞窟封藏的原因和时间尚有争议。大致上应该是在宋元佑八年(1093)封藏,而所藏文物又以唐五代抄成者为多。


藏经洞文献问世后,王道士曾拿出部分经卷和佛画赠给地方官员(包括敦煌县令乃至甘肃省学台),但未能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而那个时代正是西方探险者热衷于中亚探险的时候,敦煌文献很快吸引了这些探险者的注意。

最早是在1907年,英藉匈牙利人斯坦因(Mare Aurel Stein,1862~1943)首先来到藏经洞,采用各种手段,利用王道士的无知,只用少量马蹄银就购得二十四箱敦煌写本和五箱其他敦煌珍宝,并在7年之后再次购得570余件(一说600多件)写本。其次是法国人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伯希和于1908年初到敦煌,以其精通汉学汉语之长处,得到王道士许可入洞挑选文物(斯坦因是由王道士提供购买物而非自己入洞挑选的),最终以五百两银子换得大批品质最佳的珍宝

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


1910年,由于敦煌卷大量外流的消息传出,清王朝做出决定,把剩余的敦煌文献全部运往北京保存,但在运送途中,沿途各方面的侵占和毁坏造成了另一次浩劫;而王道士也在此前预先私存了一部分敦煌文献,此外当地民间也有不少散失的敦煌文献。


日本大谷光瑞(1876~1948)、橘瑞超(1890~1968)曾数次到中国西域探险,1911年他们来到敦煌,由于当时藏经洞已成空窟,他们只是从王道士处购得不多的敦煌写本。俄国方面,继奥勃鲁切夫之后,1914年,俄国人是鄂登堡(S.F.Oldenburg ,1863~1934)带领一个较大规模的考察团到敦煌,对莫高窟进行了全面的摄影、测绘、发掘,他们所得敦煌文献虽然较为零散,但总数达到一万多件,这些文献的具体来源较为杂乱,主要是洞窟残余,也有王道士私藏、民间散存等。

敦煌文献的流向

敦煌文献除约8000件被中国留藏(现主要藏于国家图书馆),其馀大部流失,被收藏于世界各地数十家藏馆以及一些个人手中。而其中的重要的收藏者为:


(1)法国人伯希和所获敦煌藏品6千多件,现存法国国家图书馆。其卷号冠以“P”。

(2)英藉匈牙利人斯坦因所获敦煌、黑城、楼兰、麻札塔格、吐峪沟藏品1万3千多件,现存英国大英图书馆。其卷号冠以“S”。

(3)俄国人奥登堡、马洛夫等所获敦煌、黑城、和阗等地藏品1万2千多件,现存俄罗斯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根据源头和原收藏者的不同,其卷号冠以“Φ”(弗魯格)、“ДХ”(敦煌)等。

、橘瑞超等所获敦煌、吐鲁番、吐谷浑等地藏品约数百件,现存日本龙谷大学。其卷号冠以“龙”或“MS”。另外日本杏雨书屋(其卷号冠以“羽”)、日本天理大学图书馆等馆也有一些相关藏品。

(5)德国人格伦威德尔和勒柯克(亦作“勒考克”)等所获敦煌吐鲁番藏品,现存柏林国立图书馆。其卷号冠以“Ch”。


敦煌文献的形制

敦煌文献中最多的就是卷子,即连缀若干张纸为长幅,用来抄写文章或书籍,抄成后模仿竹简书的制度,将纸张卷起来存放(那个时代常见的纸张长度约40多厘米),就成了卷子。比较重要的卷子,往往会在最后端(里端)用一根木棒为轴心,纸幅围绕这个轴心缠绕成卷,而卷子的最前端往往也会黏附一根细木棒,以方便缠绕。缠绕成卷子时,文字内容在里面,为了便于查看,通常会在卷子最前端的朝外一面写上文书的标题。再讲究的卷子书,前端还会缀接一段更好材质的纸张,以保护卷子书。这种装帧制度盛行于隋唐时期。不过在敦煌中医药文献中,粘成长卷的卷子占比例较小,多见的是只有数行至数十行文字的残片。


经卷(下方为MS00530《本草经集注·序录》)


卷子装不便阅读。因而古人又发明了经折装。即将长卷像折扇似的反复折迭成册,亦如同若干个连缀的“M”,阅读时可以随意由前一折翻至下一折,也可跳看前后的某一折,收藏、携带也较为方便。原本这是对卷子的直接折迭,但后来在抄写时也改成按折迭面边缘部分空开而不是通篇连续书写,也因此就有了“页面”的概念。如P.3655外观看是4个中折的单页,内容为《明堂五藏论》,正面有绪论、肝与胆第一、心与小肠第二、肺与大肠第三,背面连续接书脾与胃第四、肾与膀胱第五(第一与第四原卷有内容但无标题)。书写上正面在邻近折缝处让出了一定的空白,但背面就占满了纸面。故可以推想原卷就是按经折装式制作的,只是背面续抄时想尽量利用纸张吧。经折装的出现,促成了中国书籍的装帧由卷子装向册页装演变。

本期到此结束,欢迎关注青囊Mook下期:天书揭秘——敦煌医学考古(二),有伍子胥的药名诗等内容期等着您哦!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