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镜典藏】2017年2月25号晚八点(高古珍品巨献,机会难得)

掌镜古玉 2021-09-12 12:43:57




掌镜典藏

     多年来我们因交流古玉.学习辨识.分享藏品.而与大家“因玉结缘!钟情古玉进而在古玉器文化的领域当中发现,更多的赏玉乐趣,更多的玉器辨识知识,更多的精致玉器收藏。谢谢大家过往的支持与配合!

     我们【掌镜典藏】团队深知,做微拍是个长期工程,我们会兢兢业业.精心竭力,经得起市场考验和大家的评判,定不负热爱古玉朋友们的期望!

    希望大家因【掌镜典藏】微拍而收获颇丰,以丰富的辨玉知识相互交流,以最实惠的价格掳获心怡钟爱的玉器。在此平台,广结玉缘。

    这是我们最终的目的,若有不敬之处尚请大家多多包涵!



 有入群兴趣赏玉.辨玉.交流.的朋友请加微信15986361150/13527769793 或者 18928926857

 


1号拍品

良渚时期·玉龟件

       {群主诠释}此玉龟件为良渚当地玉所雕制,在新石器时代即有见石龟、玉龟雕刻制品,龟在人类发展史中是一种长命百岁,是寿命最长的一种动物,故在早期人类,初始人类使用文字之时,也有以龟壳刻上文字,留有记载,当时出土数量之庞大,无已可计,随着时代的动乱变迁,流失相当,人们当初对龟之尊奉,视为瑞兽,因其寿长往往人们以其祈祀,求卜,盼由龟形之物,祈福生命之延续,透过龟形求问挂卜,指示未来行事。 

   此一玉龟之器是由良渚当地青玉所雕制,龟面雕有龟纹,龟面上下雕有神眼,中间雕饰饕餮之纹饰,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玉面已有灰白之沁,龟壳龟纹之纹饰,刀工深割,拉痕明显,良渚神眼饕餮纹饰,以良渚特有之雕工表征表现明显,玉龟中心穿孔之洞开料砣工螺纹明显,对穿钻孔落差明显,纵观上述所有特点,故可断其为良渚时期玉龟件。


2号拍品

汉代·玉犀牛

       {群主诠释}此件玉犀牛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犀牛在我国的历史当中早于商周时期即有见之,亦有青铜器物所雕制,可以想象犀牛在高古时代已经有着与人相当密切的关系,并可臆测当时犀牛在人类生活仍然有一定的数量,出土考证中春秋时期可见战士所用之甲冑,许多用之犀牛之皮做为身穿之战衣,甲冑轻便、坚硬、耐磨行动自如,又故犀牛威猛是一个毫不愄惧的神兽而被尊奉,在春秋战国时期,许多当时朝代帝皇,有犀牛多寡而决定自身武装实力其中之标准,故于由此朝代将犀牛视为神兽以玉而雕制,用于馈赠或自家居摆,彰显祝福、祈愿、有神兽相助之意。

     此玉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经长年所沁,玉经沁色已浸入玉里,则有呈黄玉质变之色,玉面仍有开窗见地,可见玉质原玉及色泽所沁之处明显斑烂,在沁色之中亦可见绺隙、冰裂、质变之特征,在沁色的质变可见次生之特征及晶状之表征,因在土中氧化玉面呈斑烂桔皮现象,故可断其为汉代玉犀牛。


3号拍品

宋代·和田古玉镯(牛毛褐沁)

{群主诠释}这是一件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的牛毛褐沁和田镯,玉原色为和田青白玉色,玉质坚硬,油光剔透、包浆圆润,镯面有于土藏之时沁之呈黄褐之沁,沁色高贵优雅,玉镯出土沁色表达各有千华,各所不同,所以真正出土之玉镯在色沁色系的表现,镯面沁色部位深浅多寡的表现各有不同,所以出土之玉镯往往说孤品天成,无以完全类同的相似出土玉镯。

所沁之部位明显斑烂桔皮之状,并有牛毛之沁,所沁之部位与未沁之部位表面明显分划不同,镯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由玉镯之沁色的表征与牛毛沁的发生,故可推断此玉镯入藏于土之年代所沁,应为至少宋代时期入土藏之和田古玉镯。

4号拍品

汉代·汉代古龙佩

 {群主诠释}此玉佩为和田白玉所雕制,此玉龙首之形仍然传承战国龙首之形,然而,其内外玉边亦是汉代形制雕工之特征,龙身见有雏形羽翼表征,并有延传战国之纹饰,云纹、恒云纹、花纹、席纹,于当代龙仍为皇族之代表,一般宫廷大臣乃至百姓均不得以龙之玉佩拥有而配挂,故此龙形玉佩必为宫延皇族或各地诸侯之王方得拥配之。

玉面浸有水坑之沁,仍可见解玉砂抛光之痕,所沁之处明显可见斑烂、斑驳、蚀孔之古玉土浸之特征,镂空之处明显可见古玉砣工螺痕及拉丝线割工艺之留痕,纹饰之中仍可见游丝续刀、砣雕毛刺现象,所沁之部位与未沁之部分明显表现分划不同,纵观上述,此件古龙玉佩和田白玉质、形制、纹饰、沁色、斑烂、斑驳、蚀孔、螺痕等等,足可断其为汉代古龙佩。

5号拍品

战国早期·彩沁云纹罐

 {群主诠释}此彩沁玉罐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早期原来乳丁之纹饰始于母系社会,后因祈求丰收、多福,进而有之谷纹成形,在乳丁纹饰带之尾初,为之谷纹世人又称之为卷云纹,其形状又似蛙卵孵化之蝌蚪形,祈福寓意多子多福、五谷丰收、风调雨顺,即是以此纹饰所代表祈愿,此彩沁罐有十六枚彩云雕饰,这是“八八”为之“发发”彩极云纹,罐之底座边棱锋利为之战国时期罐雕塑,锐利边之表征,彩云雕纹之工则以斜刀砣雕成形,亦是为战国大斜刀工艺之特征,此彩沁玉罐在出土之考证多为于礼祀、祭坛器具同坑,故而臆断此彩沁罐用于礼祀、祭坛、祭放供奉物件、祈福祭祀所用。

  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出土古玉绺隙特征明显,玉面沁色斑驳、斑花、次生、斑烂、斑晶,最值得一提的是玉有十三彩,千金难求三彩沁,而此战国彩沁玉罐明显可见此玉罐浸色之沁有着:(黄沁、绿沁、灰黄之沁、褐沁、红沁、及蚀孔),一件出土玉器能入土千年所藏,经坑口土壤所浸,能得知如此众多之色沁,可以说是万里挑一也难寻觅此一如此众多色彩之罐,视为所有古玉藏家,梦寐以求希盼收藏彩沁玉件,尤其是拙朴精雕斜刀所砣雕的战国早期彩沁云纹之罐。


6号拍品

商代·三龙璇玑出脊环

{群主诠释}此玉件为和田黄玉所雕制,此玉件雕三尊玉龙于玉环之上,龙身均有出脊,此一特征相似常见于青铜器出脊之形制,龙身于玉面之上双阴线雕刻阳线为纹饰,阳线之线饰呈菱形锐角、方形折角,此一工法表现亦是为商代最为著特殊的雕工形制,后世之人与出土见于考证冠其名“折铁线”之特殊形制工艺,于龙首可见龙形四方凸眼,此凸方形眼亦即为表现臣字眼的发展,更为明显的商代之龙形的表现,在龙首之顶上之双角呈箍棒之形式为商代龙首特征与各代龙首所不同最为强烈明显不同的地方,此龙首箍棒之角的形制离开商代即以式微,由纹饰凸显刀工雕法,双阴线撤刀砣工,标显阳线为纹饰代表,龙首之方凸之眼,龙角为箍棒之状,以上纹饰特征,即足以证明此玉件为商代形制表现的标准商玉之雕。

三龙环缠背成出脊明显呈三龙璇玑之状,故此玉名为三龙璇玑出脊环。

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出脊之凹槽明显可见砣工拉痕纹饰斜刀明显可见粗细不一,所呈之阳线明显可见宽窄不一,所沁之部分,部分可见冰裂纹之特征,出脊沁色部分偶可见斑驳、冰裂纹、中间孔洞之处微观可见螺痕及修孔撤刀拉痕工艺之特征,由上述此玉件所表现的玉质、形制、斜之砣工、折铁线、出脊、龙之方眼、沁色斑驳、冰裂纹、解玉砂抛光痕、斜刀砣工等等特征,故可鉴定此玉件为商代三龙璇玑出脊环。

7号拍品

明清时期·岁寒三友玉笔筒

   {群主诠释} 此玉笔筒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此玉件为明清时期沁色巧雕之件,玉面有松木形雕木之上有着五簇松叶盛长均凸为玉面之上,另有竹节五根,竹节之顶有着竹叶盛之形,亦也凸雕玉面之上,笔筒之身未沁浅色之处恰雕梅花玉枝凸雕于玉面之上,有着十朵盛开梅花。松枝所以有八处松叶密集,而“八”字寓意为“发”之意,竹为五根,节节高升、茂盛于顶,“五”为至尊,即为九“五”至尊之数,梅树开十朵梅花,而“十”数之字完整全到之吉数,寓意梅开十朵象征数全,即为全家之福、福满堂。松、竹、梅为岁寒三友。指的就是祈愿、祈福、祈佑,能像岁寒三友一般,在天寒地冻,冰天雪地,像松柏常青即使在北遇风顶顶、寒雪飘飘、松柏依然矗立不摇。松叶依然长青不掉萎,令人向往人生岁月有如松柏长青,不畏风霜雪雨。能有着像梅花之坚,越冷越开花,像青竹一样节节高升,天寒之时仍然叶茂于顶而竹升坚挺,枝寒风也不弯折,坚挺不拔。

   于玉面之上所有纹饰之雕工明显可见砣工拉痕,此笔筒玉料十分坚硬、视为刀不可入。坚质和田青白玉,敲其声锵销作响、刀不可入,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在笔筒底部明显可见沁色之处斑烂之特征,可以臆断此件玉器为之精湛而非常有匠心设计,取之玉材之原有沁色为之设计分雕,于玉之沁色行雕即为相似木皮鲜艳瑰丽色彩而雕之,笔筒之玉身若不仔细咋看之下玉质笔像极相似木雕色彩,圆木笔筒,值得赞许一提的是玉匠将梅花玉雕部分用于未沁之玉本之色,方得以彰显梅花梅枝在雪中皎白盛开之形貌。不得不赞此件玉器巧色玉雕,鬼斧神工,用心精湛的雕出此一笔筒玉器。故可断其为明清时期巧雕笔筒。

 

8号拍品

东汉时期·龙凤呈祥望子成龙璧

       {群主诠释}此玉璧为 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玉璧上有龙凤穿云相戏,伴有幼童一个,玉璧镂空图腾及似龙凤伴子,整个图腾即为表现天伦之乐、望子成龙,视为汉代时期对玉件雕塑大多以吉祥纳福、招财进禄、平安辟邪,宜家、宜子、宜孙均常见于汉代玉件所饰,这也证实汉代用玉视为福玉时期,所雕之玉件,经出土玉器表征,确实大多纳福、吉祥、辟邪、平安为玉雕所表现最多的代表与象征。

此玉面有着灰皮之沁,玉里有着褐沁,故于灰皮之沁边缘可见过渡之褐沁,灰皮表面有着古玉出土次生状特征,沁面斑驳、斑烂、与未沁之玉面明显分划不同,纹饰雕工仍可见游丝续刀之工艺,龙身鳞纹仍可见续交错,于龙凤双眼明显可见砣工续刀毛刺雕工特征,镂空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孔洞之中明显可见砣工螺痕,纵观上述特征、玉质、形制、续刀雕工、砣雕毛刺眼部特征、镂空砣痕特征、孔洞钻雕、螺痕特征明显、沁色、斑驳、斑烂,次生,游丝续刀表征,故可鉴定此龙凤呈祥伴子天伦之玉璧为东汉时期出土玉璧,璧之沁色则是古玉出土标准过程的象征“沁由边生”过渡沁在下,后上之灰皮沁在上,充分表现沁色过渡之表现。

9号拍品

宋代·聚宝玉钵三足鼎

        {群主诠释} 此三足玉鼎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其纹饰以饕餮纹饰为玉鼎主要纹饰,玉鼎则以雕砣五个部分,分体玉件而组成每件部分多以掏膛镂空所砣制,三足则也是饕餮以纹饰雕饰于其之上,二层玉件则为带槽莲瓣玉盘,而莲瓣出现起始于战国时期而有见之,莲瓣之上有一镂空圆雕,圆雕之形左右雕有凤鸟各一尊,顶部雕有玉钵一尊,玉钵置于玉鼎之上用于礼祀祭拜之时呈供祭品所用,祭品大多则为珍珠、玛瑙、琥珀、水晶、松石、翡翠、宝石等等用于祭奉、礼祀神坛所用,故此玉钵又称之为聚宝玉钵。

      玉面均有为土壤所浸,沁入玉里许多部分已不为光透,所沁之部位明显可见斑驳、斑烂、绺隙之现象,沁面亦可见斑晶、玉质晶花现象表征与未沁之玉面明显不同,凤鸟镂空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及对钻落差工艺之现象纵观上述各种特征故可臆断此聚宝玉钵三足鼎为宋代。

10号拍品

汉代·飞天神人、点灯玉跪人


      {群主诠释}此玉跪人为和田黄玉所雕制,飞天之神早于佛教于汉时传入中国方见飞天神人形象而日后传承各代,于唐宋时期更为盛行,在众多后世出土玉器均可见飞天神的造型演变,在敦煌石窟壁画均有可见飞天演化之造型,而此神人由其腿部明显可见羽翼刀翅,与背后有尖状凸雕尾形上有代表羽毛之纹饰,即为佛教传入中国飞天神形象之特征。当时人们介由飞天神人敬奉神台点燃红烛燃香祈愿介由,神人将祈愿传达至神活视为当时人们对神人的一种尊奉。考证在汉代时期即有燃点红烛燃香祝许愿,称之为,佛前的灯,意为古代【点灯】之意,过去蜡烛有两种象征意义,一是燃烧自己照亮它他人,提醒修行人要时刻想到为度众生而刻苦修行,不能堕落,二是犹如此灯能破黑暗一样,佛菩萨智慧能破烦恼,修行人要深入经藏,学习佛菩萨的智慧,以度众生。

      玉神人为和田黄玉所雕制,玉质坚硬无比,刀不可入,敲其声清脆作响,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有着水坑灰皮之沁,所沁之面有着沁色之特征,并有斑烂、冰裂纹,古玉出土特征明显,镂空之处明显可见砣工拉痕,纹饰可见续刀砣痕,两腿之间沟槽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先行,修玉撤刀拉痕而后,神人面部古玉出土冰裂纹明显,纵观上述古玉出土沁色,斑烂,沁色质变,冰裂纹特征,解玉砂抛光痕,续刀砣痕,砣雕螺痕,形制,玉质,等等,故可鉴其为汉代早期佛教传入之中国当代人们供奉的飞天神人,点灯玉跪人。

11号拍品

战国时期·弦纹玉觚杯

      {群主诠释} 此玉觚杯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觚形之酒器见于新石器时代,彩陶之器即有,至商周时期由演化至青铜材质所铸造,是酒觚之器发展至造型最为精湛的年代,直至战国时期和田玉料被普遍使用而也是金属钢铁砣具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故而得已,以高贵的和田玉石材料雕制酒觚之器,此酒觚玉器掏膛耗料费工表面看似简单的一件觚酒之器,然而,砣雕修玉以优美的束腰弧形雕制十二条弦纹,此数亦代表十二生肖皆圆合吉祥,在礼祀、大典,用之此酒觚玉杯,有着祝愿人们皆圆合吉祥,弦纹纹饰雕塑,亦也是传承商周的纹饰与表征,犹如在当代有着黄金有价,玉啊无价之珍贵。玉料雕制出来的酒觚玉器,更显得使用玉酒觚人的身份,若非皇权宫延御用,也必然是宫延权威大臣所拥有而使用,因玉器保管使用难度远远高于青铜之器故可臆断玉觚酒器应用于礼祀祭坛使用。

     玉面有着水坑灰皮之沁,所沁之处明显有着斑驳、斑烂、蚀孔斑晶、次生出土玉面质变、针状,裂冰特征,此一古玉出土特征是为现代人工所不能仿伪的古玉出土特征表现,酒觚玉柄之处明显可见修玉抛光之拉痕,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弦纹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及修玉拉痕,所沁之处明显可见凹陷之斑驳现象,杯内圆壁之内明显可见抛光修玉之痕迹,以手触感此酒觚之器,可明显判断酒之器是雕工砣磨而制,触感明显,综观上述,形制,玉质,纹饰,掏膛砣磨工艺特征,酒觚玉面砣工特征,斑驳、斑烂、凹陷、斑晶、次生解玉砂抛光,手感古玉掏膛砣磨特征,故可断其为战国时期,弦纹玉觚杯。


12号拍品

商周时期·天鸟瑞琥佩

{群主诠释}此玉佩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而天鸟之神传与权威高于商之龙形,在当时的母系社会由此得知,商周时期在玉件之上,在青铜器之上,若有饰于天鸟之纹饰的器物,大多为礼祀之神明权威使用,古代由简狄见玄鸟堕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而契因有功被封于赏赐姓子氏,若故有天鸟造商周之说,在当代亦将天鸟之地位显著与所有的动物之上,故当时所有的青铜、玉器所见凤鸟图腾实为当代所尊奉的天鸟图腾,那也是一个以图腾祭奉神话传说的年代。

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冰裂纹明显,晶斑次生特征,玉面纹饰以斜刀砣工而雕制,弯弧及眼部明显可见砣工毛刺现象,斜刀砣工砣痕宽窄不一,斜刀砣槽之沁色与玉面沁色相同,镂空之处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孔洞之处可见双面喇叭及二次穿孔之特征,玉琥为臣字眼形雕,身有琥纹,多处回纹纹饰仍以商代“折铁线”工法形制所雕饰,纵上述,沁色、质变、沁色之斑驳、斜刀砣工、阳线特征之表现,镂空之螺痕、孔洞之喇叭开口、玉质形制、沁后冰残裂纹,可鉴定其为商周时期天鸟瑞琥佩。

13号拍品

汉代·五龙尊三足玉香炉

      {群主诠释} 这是一件到代的出土汉代文物,一件玉雕香炉是由和田青白玉所雕制,炉身两侧雕有镂空活环,悬挂在立体凸雕两侧龙首之下,活动悬环清脆悦耳、显示玉料质地坚硬,龙首之上顶部雕有席纹是为传承战国特有之纹饰,炉身雕满乳丁、云纹,两侧浮雕螭龙立体穿云龙各一尊,龙形弯蜒,穿云而过,有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形态表现,此一形态也是汉代著名代表龙形时代雕刻的特征之一,炉盖雕有镂空浮雕螭龙一尊。盘踞在炉盖之上,此时端祥可见整个玉炉足有龙形五尊,足而可见此玉炉为五至尊龙形玉炉,而龙之形于当代视为宫延皇族所御用,此器物整体立体凸雕把整个香炉在五尊龙形立体表现磅礴大气、神灵活现的表现穿云龙之神态,如此凡酷生动的将螭龙几乎全塑在整个玉炉之上,精湛的设计与砣工将此玉器雕塑成为生动霸气的五龙玉尊香炉。

     整个玉器解玉砂抛光痕明显,所有乳丁之云纹均可见砣雕毛刺现象于龙口悬环镂空之外,炉上圆凹槽部分均可见砣工螺纹古代工艺,凹槽之部分更可见修玉撤刀拉痕,炉身有长年土藏沁色之表现,及玉面沁后质变之现象,并有斑晶表现,此一特征是为现代人工所不能伪仿出土玉器表现之特征,炉内掏膛明显可见掏膛之磨痕,纵观上述龙之形制玉质、纹饰、雕工、沁色、质变、斑晶、斑烂、蚀孔等等故可鉴此玉炉为汉代五龙尊,三足玉香炉

14号拍品

汉代·神人,四灵,祈福组件

      {群主诠释} 此组件为和田青白玉所雕制,此组件是由十二片玉片之雕组合而成方形组配玉件,布局精细、工整、设计精致,丰富的文化内涵,精细,精致的纹饰雕工将十二片玉片组合而成,均有砣孔,可以理解此组玉件应是于当代祈愿,祈福,四灵、瑞兽护佑国泰民安,国富民强的表征用玉。

      此玉组件在出土汉代玉器是有可见于博物馆及藏家藏馆收藏中,玉饰片于当时应为金丝银线所编结组合成,每一片玉饰都是有着单独的纹饰表征,似乎每一片组片都诉说着他自己的神话与传说其中不乏:神人骑兽、穿云天禄、祥鹿威熊、螭龙、龙凤合玉、多子多福蛙形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与神人共形。所有玉雕组件组成了一幅神人与四灵神兽与其它祥瑞,福满,象征代表之瑞兽,构成一幅祈福,强盛,祥和,福满,旺族旺兵的祥福玉雕组件。

   玉面有着水坑灰皮之沁,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有着玉质质变之晶化,蚀孔,斑晶,斑烂,纹饰明显可见游丝细线,圆弧纹饰之间明显可见砣工毛雕现象,孔洞之处明显可见喇叭开孔之孔洞,明显可见二次钻孔砣工螺痕,由上述玉质、形式、游丝续刀、砣雕毛刺、解玉砂抛光、沁色、次生晶状、斑晶、喇叭砣工、二次钻孔螺纹、可鉴定此组图为汉代神人、四灵祈福组件。


15号拍品

西周时期·九尊玉戈

      {群主诠释} 此整组玉戈为和田黄玉所雕制,这是一组九至尊九件玉戈的整套玉组件,整组玉戈完美、完整、无暇,于当代造型真实的一组同似青铜兵器的玉组件,戈之器在商周时期已为青铜所铸造的兵器之一,然而以玉为之则大大超出了它实际使用范畴,因为兵器戈之所用是具有较强的杀伤能力,所有用美玉琢成戈型,作为兵器的形征或用于显示威武的兵制和仪仗器,用于祈福,祭神则祈望神助军威,祈望将神力附强于兵器戈之上,故可在玉戈之上见雕神人之形正反两面均有,而此组玉戈足有九具,而九为至尊之极数,九之数历代传承为皇家所得九数玉件,亦视为九为至尊, 故此玉戈出土为之整组九件,足可表明此玉戈组件为皇家礼祀,敬奉所用时供奉之玉戈,故称之为九至尊玉戈组件。

     此玉戈由大至小,最大之玉戈长达约26公分,玉戈整组均有着水坑灰皮之沁,可见开窗之部分明显可见和田黄玉所雕制,亦有相当部分可见青铜绿锈之沁,玉面亦有质变次生之现象及斑晶,晶化,冰裂纹之特征,相当部分黄沁凹陷于玉质表面,亦有蚀孔等等西周古玉出土之特征,视为现代人工所不能伪仿出土特征玉面表现,玉面雕有神人纹饰,纹饰均以斜刀雕工所砣制,砣工、砣痕明显,宽窄长短不一,所雕制出凸阳之线,宽窄不一,玉面解玉砂抛光痕明显,戈柄之处有四孔镂空及孔洞之内明显可见砣工螺痕,刀槽之沁色与玉面沁色相同,洞内亦可见多次砣钻及对钻之痕迹,此四孔为玉戈捆绑镶嵌在权杖之上所用,纵观上述沁色、黄皮凹沁、铜绿锈沁、次生晶斑、玉肌里冰裂之纹、当代解玉砂抛光痕、斜刀砣工、砣痕之表现,纹饰阳凸之表现、刀槽之沁色与玉面沁色相同、孔洞砣工螺痕、多次钻孔留痕、对钻留痕、玉质、商周神人之纹饰,故可鉴此整组玉戈为西周时期九尊玉戈。




 预展结束,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