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鹿岛 镶嵌在万顷碧波上的一粒翡翠:《寻找玉环本土情结的28个目的地》(17)

夏日逃逸 2018-03-27 20:21:07




大鹿岛龙门石刻景区



第22个目的地:大鹿岛


大鹿岛位于玉环岛以东约10公里的洋面上,西北距楚门半岛约7公里,主要由大、小鹿山组成(通称大鹿岛),总面积1.75平方公里,是浙江省首批由林业部批准的森林公园。海上森林、奇礁异石和岩雕艺术是大鹿岛的三绝:


岛上植被丰富,森林覆盖率达87.5%,有许多珍贵树种,如美国红杉、日本柳杉、北美鹅掌楸、台湾相思树等;


因受海浪长期冲刷、风化侵蚀,大鹿岛沿海湾曲折多变,海蚀地貌相当突出,奇礁林立,怪石丛生,形成雄狮、海龟、寿星岩、鹰嘴石、千佛观潮等栩栩如生的海蚀景观;


中国美术学院洪世清教授历经十数年,以大写意的手法创作出造型夸张、古朴粗犷的百余件海生动物群雕,被国内外众多媒体誉为“大地艺术之花”。


2000年7月,大鹿岛由苏泊尔集团有限公司开发经营。目前,大鹿岛上的基本设施比较完备,有三星级标准的度假村宾馆,从坎门应东码头和干江栈台码头均有航班来往大鹿岛。



度假村的沙滩上



说一说大鹿岛


出玉环县城至坎门,放眼东望,鸡山列岛之外,万顷碧波中矗立着一座突兀的海岛,这就是名闻遐迩的“大鹿岛”。


大鹿岛与坎门后沙隔海相望,距离玉环本岛12海里,由大鹿、小鹿两岛屿组成,互以浅滩相接,合称大鹿岛,并与中鹿岛、前山岛组成近海岛群。


传说天庭有一只六瑶花神鹿,为盗绿色种子撒播人间,遭霹雳击顶坠入海中;又传说上八洞神仙赴蟠桃会,路过温州白鹿城歇夜。吕洞宾发现鹿城无鹿,一时兴起,找来了几只梅花鹿,想让它们为鹿城添彩。温州是白鹿的地盘啊,梅花鹿不想去了。这时已是拂晓,鸡山上的鸡也啼了,吕洞宾一不做,二不休,将它们推下海去。落海的梅花鹿硬撑着挣出海面,变成了大鹿岛等诸岛屿。岛因传说得名,也因山形似蹲伏的梅花鹿而名之。


大鹿山原为亘古荒岛,面积1.75平方公里,主峰突兀海面230米。山势嵯峨,岩石裸露,礁滩嶙峋,坡陡崖峻,山无积土,草木不生,连海鸟飞过,也不肯停留栖息。惟小鹿山有山田草坡,有靠天水井,并有南宋兵寨、元朝巡检司遗址。1963年,经省人民政府批准,解放塘农场在大鹿岛建立苗圃(后改林场),专事海岛宜林树种的培育和试种。许基全、刘火贵等五位知识青年首登荒岛,风餐露宿,寒暑不替,垦荒队员来了一批又一批,经过20多年的艰苦努力,终于绿化了2000多亩荒山,除裸露的海边岩滩和礁石峭坎外,森林覆盖率达87.5%。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赠予我国名贵的美国红杉,大鹿岛从杭州植物园获的分枝种植。1984年,国内各大媒体刊发报道大鹿岛艰苦创业事迹,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作批示表扬。1992年11月,林业部批准建立14个国家级森林公园,大鹿岛是惟一的海岛森林公园。


踏过万顷碧波,从蟹钳山码头上岛,置身松翠千重、浓青如沐的幽径,在木麻黄、黑松的主体林相中,红杉绿柏,青草红花,更有银杏、香樟迎风耸立,枝杈相交;有杜鹃、梔子遍布山野;美人蕉、白玉兰点缀于绿荫;蒸腾云雾从这边那边海滩峡谷漫涌上来,氤氲弥散,或挂在林梢,或驻足溪涧,海浪声中,鸟语啁啾,山黄羊出没草坡,亘古荒芜的乱石岛,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海上仙山”。


大鹿岛山体属雁荡山余脉坍陷入海中、部分又露出水面后形成,属大陆下沉的残片。主要是晚侏罗纪的火山基岩,经亿万年的风雨剥蚀和海浪冲涮,形成奇异的岩石、洞穴和礁滩。清光绪《玉环厅志》“大鹿岛”条下,记有“危峰岩峻,盘蹬岖崎,共三十六湾……东有虎头山,岩石矗如虎牙;南有狮子岩,作回首观潮状;又南有罗汉岩……稍北有蟹山、鲤鱼山。”与大鹿岛仅一滩之隔的小鹿山,也记有“旁有五虎礁,礁北有石砚;屿西南有石碑。”大鹿岛岩岸超过十分之九,沿岸岩石天造地设,大小不等、形态各异、色彩斑斓、纹理清晰,与大海、峭壁、蓝天、白云、沙滩、绿树协调组成的天然景观,给海岛风景平添了几多魅力。


“八仙过海”景区的岩雕:鱼


值得称道的还有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术学院)教授洪世清,这位在版画、国画、指画和金石篆刻等领域均有出色成就的奇才,于1985年踏勘海岛,便痴心萌动,开始了岩雕艺术的创作。他汲收我国古代石刻艺术,特别是汉魏艺术的精华,采用夸张、变形、大写意的浪漫主义表现手法,运用线刻、浮雕、圆雕等石刻技巧,在保持原有浑厚野趣的基础上,依石描画,就势拟形,巧手而就,点到即止,创作了近百件慑魂夺魄的艺术精品。众多海生动物或贴跗于岩壁,或隐伏于洞壑,或卧浅滩,或翔水底,把人们带进天人同构的艺术境界。龙门石刻景区,有摩崖的飞魟剑鲨,在俯视听涛的海龟和横行的巨蟹;寿星岩下,朝山游僧已将巨鰲坐驾泊在海边,引来鱼亲虾友倚崖围观;龙游洞五千年泥封的洞口,一条大鲶鱼正“欲出龙宫”…… 刘海粟的“大鹿岛”和夏依乔的“寿星岩”题书,被分别镌刻在濒海的巨石和面海耸立的崖壁上。岛上还有沙孟海、陆俨少、朱屺瞻、启功、钱君匋等名家巨擘的摩崖题字。


龙门石刻景区的岩雕:鱼


这个触目都是岩雕艺术作品的美术岛,以处位海岛而成为大地艺术的成功试点,受到海内外学者的青睐和赞誉。国内外80余家报刊先后发表评论和报道文章,称其岩雕作品“不但在中国,即使在世界范围来说,也是一个令人惊异的创举”。中国环境艺术协会秘书长曾建议国家建设部把大鹿岛规划为“国际美术村”。


大鹿岛集海上森林、奇礁异石、岩雕艺术“三绝”于一身,人天同构,神功造化,千姿百态,犹如镶嵌在东海万顷碧波中的一粒翡翠,熠熠闪烁,奇异无比。便想起自己在大鹿岛劳作时写下的一首诗的开头几句;“是谁/从太阳的光照/抽出了金丝一缕/轻轻地这么一绞/洒落了水珠一滴/大海托着/这么苍翠/这么绿……”


近年,人们除开辟“龙门桥”、“千佛龛石窟”、“龙王庙”等景观外,又发现和命名了“渔翁洞府”、“云拢孤峰”、“龙翔鹿饮”、“空谷传音”等诸多景点。坐海船游海岛、品尝海鲜、观崖雕,可一举数得。


新码头附近的岩雕:欲出龙宫



大鹿岛岩石三昧


大鹿岛有许多天造地设、浑然天成的岩石景观。欲知其雄奇峻美,我想,还是自己去作一番体验吧。


就这样我们在风浪里走了数十分钟。大鹿岛如构如架,耸峙在万顷波涛之中。山脚下处处有峭壁奇岩、石缝中裂。正是有风的日子,海水咆哮着涌过来又涌过去,排空浊浪裹着惊雷一声声地炸响,劈头盖脸泼向岩岸,凌成万顷之茫然。我想这大鹿岛的沿滩岩石必成奇观,也在情理之中了。


最具美气的当属“罗汉岩”。这是一大片拱出海面的岩礁,在岛之南的危崖下,礁滩上。岩体是一味的白色略带肉红。石块层层相依相挤,光洁的顶部在日照下有耀眼之亮色,有如石榴的肉果晶莹。这是五百罗汉在列队朝拜呢!有身披袈裟的,有光膀裸臂的,有手持杵杖的,也有合掌默祷的。说方阵是方阵,说仪仗如仪仗。似从海里来,也似向海里去。我去过佛教四大名山,也进过南北东西诸多大寺庙,见五百罗汉都作姿作态坐在龛上,或佇立于壁厢,如此列队虔诚相向的恢宏场面,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过去在陆地上看水与石的杰作,最多是溶洞。那些钟乳石是因水珠滴落,水中含量极少的碳酸钙慢慢凝结堆积,一万年只长一毫米。今日在海边礁滩,我看到水是怎样将自己柔柔的身子变成一把刀、一把锉,在岩石上划拉出一道道横的凹槽,日日夜夜的雕、镂、锉、磨,一圈圈的分出凹凸,磨出纹理。我想这天工造物也绝非是件容易事,要经历多少艰难,要具有多少耐心,更是无法估量。


礁与海


“八仙待渡”踞大鹿岛之东,比之“罗汉岩”,似显粗砺拙陋。我们从牛背脊般的山岗下来,背贴着耸峭的岩壁,蹭着崖坎的踏石和依崖或凿或砌的石蹬,下至崖底,再在粗拙坎坷的岩石上猴爬前行,仿佛进了龙宫后院。院门柱础、仙姑座、鹰嘴岩、洞宾榻等,在这里那里散布着。棕褐色的岩石又间杂着垩灰色的点块,造形粗拙盎然有趣,是一种无雕琢的质朴的美。这不是哪一位建筑大师的创意,也非工艺巨匠能够制作的作品。大自然的灵感,绝对超越人类的颅脑,其创作手法,也是任何人为的力量无法企及的。我们可以设想在某一个天崩地裂的瞬间,一切为创造所必需的点、线、色,统统溶铸在这个石头坯子里了,然后就用一汪海水蘸着盐,挟着风,一下一下地涮,一遍一遍地削,斧绘交横,斑驳陆离,形成大写意。再过百年、千年、万年,不知又将是什么样子。我在一块岁月涤荡的形如祭台的岩石上横卧,留影一张,石上奇纹横出,水流东西,风起耳畔,浪激心灵。我仰脸看天,目光追定一缕游云,只想把所有情思,投向海天,投向自然。


“崎屏”即《厅志》所称的“石碑”,在小鹿山之西南。在这里可以感受海水与岩石相拥、相接、相搏、相拼的气魄。突兀出海的一块巨石,酷似一道屏岩,远看欲坠欲沉,近看欲升欲腾;更有钢浇铁铸的坚稳,丰碑般的巍然,在弥漫的浪波上屹立,供有幸越海而来的人们凭吊。我感觉自己仿佛已处在人世的边缘。四周是人立而起的波涛,像草原上奔驰的马群,翻滚着烟尘,喷发着嘶鸣,直扑身旁,仿佛正欲把人拍扁在这个砧板上。这就是风潮,这就是风潮凌沥之中的岩石。这时我会突然体会到中流砥柱的伟大和伟岸。哪怕沧海横流,风波四起,它托云踏海,横空出世,巍然矗立。我饱吸一口山海之气,顿觉心胸开阔,血脉通畅,生命充盈天地,淋漓之至,神思飞扬。


各式岩礁


大鹿岛的天然岩石能成为景观的不下十数处,就其风格而言,不一而足。若说罗汉岩是工笔勾勒,八仙待渡是写意走笔的话,崎屏岩就显得犹似巨擘泼墨。岩石与海正如一对冤孽夫妻,温柔抑或强悍,缠绵抑或狂烈,都是艺术创造的契机和动因;并且谁离开谁,都将失去依赖,失去创造,失去艺术存在的可能。


观沧海而知岩石,观岩石而知沧海,动静之中,物我联想,感受创造的伟力,正是海岛和海洋情韵的独到之处。


 

再上鹿顶看风景


夜雨洗涮过的大鹿岛,让人感觉到生机的蕴涵,其实是一种内在的质。水气从湿润的泥土蒸腾出来,从草尖、从树梢、从花瓣和花蕊间蒸腾出来,以温和柔软的气息濡染我,抚慰着我,是在攀登鹿顶的山路上。枝叶以青翠、嫩绿和鹅黄分出了层次,这里那里随意绽放的杜鹃、应时烂漫的山茶,受着知心知肺的精灵一声召唤,在海天绿岛营造出温馨和妩媚。


这是一条青石板铺砌的山路。二十多年前我上鹿顶,是从杂草和树木的间隙辩认曾经的山径攀爬,一段树杈作柱杖,留下的记忆是艰辛,是汗流浃背。那时根本就没有登山的路,所谓曾经的山径,也就是当年知青垦荒植树留在乱石和杂草间的足迹。一边寻路,一边登山,好几处险峻,还得手足并用;山虽不险,路虽不遥,艰难却是足够让人受的。而今踏着依山而上的石阶,享受着悠然闲致和顺畅。海风穿过树梢林隙,调合进泥土和草木的清新,令人晕眩令人醉。时而唱啭的鸟鸣,又给人以一种亲和感,让你不感中途孤寂,倍添登山的勇气。


海鸟与礁石


然而每登攀一段,都会有更上一级的体会。二百来米的山峰,半个多钟头的脚功,如同步入云天胜处,整个鹿岛匍匐下伏,这时看却如摆在案几上的盆景,不由豪爽之气,荡胸而起。居山肩处的石亭,就会给人这样的提醒。往左看可见一泓山水荡漾在山坳林莽间。这时你已经额汗津津,双腿也有几分疲乏,呶!就这一泓甘泉,清冽如茶,胜过人间的百千种诱惑。水是承接的天雨,经山体的集聚而流注。这一带林木茂盛,更添水源。似这处于山高处的清泉,便引发无数遐想,民间传说是楚门筠岗“龙游峡”的龙女从“龙攻门”破山入海后的居处。清光绪《玉环厅志》记载:大鹿岛“顶有龙潭,遇旱虔诚上祷,取水其处,祷雨辄应。”用这泉水烹茗煮茶,不用揭盖,早已清香四溢,一杯入喉,齿顿生香,胸怀大畅。就这,还是最早的大鹿岛人生存的水源之一。大鹿岛人把这里修筑成水库。一潭甘泉,既养人,也把周遭的林木养育的郁郁葱葱。


由石亭再上数十级石阶,即到鹿顶。


大鹿岛的山势是西、北较平缓,东、南却陡耸。鹿顶以230米的海拔高度从海面耸然而起,最高处数十平米的开阔地,是领略海天交融壮丽景观的平台。扶树临风,浩瀚的南东海奔来眼底;群山诸岛排挞而来,一派雄伟。放眼远眺,北为大陈岛,南为洞头列岛,东望披山之外,即为汪洋。散落分布的大小岛屿,铺陈如碧玉盘上的珠玑。夜来一阵透雨,海天晴明透彻。岛山是浸洗过的青翠黛绿,犹显颜色,被氤氲飘渺的朦朦水气托举着,被浩瀚波涛托举着,水气是乳色的鲛纱。海面上,远处飘浮的两条耀眼的白玉带,是不同走向的潮流交汇而成的潮间线,我觉得神奇,又感到惊喜,这是我曾经多年的渔船生活从未见过的。现在是站在高处,看到了它的另一种状态。我的眼睛为之一亮,――这就是大海吗﹖这就是我平生所熟知、所心系的大海吗﹖这时,太阳刚刚从海天相接处升起,它用自己特有的光辉,在湛蓝色的海面和蔚蓝色的天空之间,抹了一层带有金光的殷红。这也是我平生从未见过的色彩呵!岛山错落金碧里,烟霞舒卷画图中。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副由湛蓝、蔚蓝、乳白、金红和翠绿、鹅黄巧妙组合的海天奇观,物我两忘,领悟到大自然其实是以它自己的蕴涵不断地置换状态而存在的;一些现象,其实是不能被模仿、不能被临摹的,只有它自己,才是美的化身,并且是一位不倦的美的创造者。


寿星岩附近的岩雕:各种鱼类


从顶峰处往南,顺坡而下,有绕山石径环桓耸峭的峰峦。这是一个险峻所在,身临其境,顿觉自己也如这峰峦,从海面突兀而起。临崖俯瞰,耸峙峻峭的左右山岬夹持成一道峡壑,宏伟中又有几分险恶。林木顽强地生长其间,茁壮而蓬勃。山是这样的山,树是这样的树,雄奇竞秀,刚柔相济,相成相生,终岁绿成一片。壑底下是一海湾,浪涛汹涌着来,又汹涌着去,浪沫飞溅如砌白雪。海风缘着峡谷飒飒地直扑上来,唱诗班似的,慑魂夺魄,让人惊悚、令人震撼。这样的气派,这样的气势,那里会比别处的风景差了一点去?一个人若置身于此,任你春风得意也罢,烦闷颓丧也罢,都会作一次灵魂的涤荡,都会作一次心态的调整,丢弃眼前,心胸开阔,坦荡而豁达。据称每年六、七月间,适宜的气候和信风,会在这里聚合弥漫的水气,形成一抹云带,逶迤而上鹿顶,萦绕不散,犹如盘龙。这一峡壑便被称为“过龙峡”。


龙门石刻景区的岩雕:龟


龙脊崖踞过龙峡之东,是从海面耸然而起的一抹岗峦。岩石鳞甲般错叠,狰狞粗砺,竦然陡然。其情状,其走势和体魄,犹是神思中的灵异的物化和具象:是巨龙之脊,是一段最具气势的伟躯。海浪在狂暴地滚动,仿佛龙之伟躯也在狂暴地滚动,只是分不清哪里是头,哪里是尾,说它是从瀚海冲浪而起欲飞腾上天,说它是从天庭压云而落欲蹿伏入海,都是可以任凭各人的智慧,辄作遐思的。若将眼神收拢,凝思看定山体,却又巍然屹然。我便觉的这其实是一种精神,如同陷入某种魔怔,形成一种迷恋,挣扎并执著于海天之间,贴跗在大鹿岛山的伟躯上。浪起海面阔,山高磊石陡。我诧异于磊磊山石竟然具备了某一种灵性,活生生地就摆在你的眼前。我激动的说不出话,也动不了身,我真想大喊一声,岩石怎么可以是这样的呢?这里石危坡陡,草木稀疏,却成了放养的山黄羊的乐园。别处吃饱了、喝足了,又回来,或游侠般矫捷奔走,或绅士般踯躅迈步,悠哉乐哉,便把自己养的如小牛牯般壮硕,也做些繁衍物种之类本能中的事;最主要的还在于偷羊的人根本到不了这块领地,我想这是适者生存的另一种释义。


游览大鹿岛通常领略的是纤巧与秀美,是人工的营造。登鹿顶就又当别论了。鹿顶美,美在它的山海形胜,处处怡人颐心,独具海天气韵。当我沐着阳光、沐着海风、沐着啁啾鸟语和草木的清新下山,心头萦回的是天工的激昂和轩然,是一种奇异的感动。于是我明白,世间最令人难忘的,不是过眼即逝的美丽,而是瞬间涌动的激情。





附:《寻找玉环本土情结的28个目的地》封面、目录等


封面照片:洋屿岛,带烟囱的石屋

(本书照片除署名外,均由杨青拍摄)













(本书玉环县各新华书店有售,

也可加“寻找玉环本土情结”的QQ群,

群号为101355900,具体联系)






长按图识别二维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