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承诺,让青丝等到白发

十点读书 2017-12-27 13:54:39

点上方蓝字可加关注

微信号:十点读书


突然有了软肋,同时有了铠甲


“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好像突然有了软肋,同时也有了铠甲。”


我是王浩,晓晓是我的软肋,同时,也是我的铠甲。


我和晓晓的恋爱,其实很多人不看好。

她清秀、温婉、善解人意,一头乌黑亮丽的及腰长发,大学那会儿,有“黑长直”的美名,是屌丝宅男们的女神。我不是宅男,也不是屌丝,我连屌丝都算不上,我是男神……

……经病,是打工狂人。我得还助学贷款,得为毕业后的房租攒钱,所以我不是在打工,就是在去打工的路上。


朋友们玩笑说“你们怎么还没分”的也有过(当然都让我在心里默默地拉黑了)。


其实,我也不晓得晓晓当时看上我哪一点,或许,就是打工的那股子傻劲儿吧,又或许,晓晓一早就认准了我这只“潜力绩优股”。


和晓晓一块儿时,我常给她梳头 ,手握梳子,穿过她乌黑的长发,兄弟们笑话我们做法老派,像是民国情侣。我是想跟晓晓一直走下去的。结发同心,以梳为礼,每天为她梳头,心里念想着与她偕老。


晓晓爱吃馄饨,上完夜自习,我总牵着她去宿舍旁的黑暗料理界来碗热腾腾的馄饨。


我们就是在那家常光顾的馄饨店收看了那集经典的电视相亲节目,知晓了那句红遍校园的“名言”——“宁愿在宝马车里哭,而不愿在自行车里笑”。

“你是愿意在我自行车后座笑?还是在谁的宝马车里哭?”

“当然是在你的自行车后座笑咯!”

邻座的女孩儿挽着男友的手臂笑颜如花道。

“你呢?是愿意在我自行车后座笑?还是在谁的宝马车里哭?”我问晓晓。

“你能让我在你的宝马车里笑吗?”


临近毕业,我和晓晓面临找实习工作、为工作谋出路的课题,每天相伴的时间开始一点点减少,有时忙着面试,一周也见不着几次面,我的手,很少有机会再能穿过晓晓柔顺的发丝为她梳头了。


那晚,和晓晓吃完馄饨送她回宿舍的路上,她宿舍楼下,停着一辆看起来不便宜的车,没看错的话是一辆白色的宝马,驾驶座上,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晓晓说,那是她实习公司的上司。

我知道,晓晓从来不缺乏追求者,即便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仍有不少人对她念念不忘。我不曾放在心上,我总很自信的觉得,这辈子,晓晓是跟定我了,她的长发,注定要由我挽起。

但这一次,望着那台车,那个看起来体面而儒雅的男人,没来由的,心里有个地方隐隐作痛。

从那天起,我知道,我对晓晓的爱,是我的软肋。


毕业前的一天,我替晓晓收拾寝室,在她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深蓝色的丝绒小盒子,里头嵌着一枚看起来有三克拉的钻戒。

这天下午,我将精心挑选的桃木梳作为毕业礼物,赠予晓晓。木梳盒里,还躺着一封我给晓晓写的信。

“如果你离开,这是我的思念。如果你留下,这是我青丝到白发的诺言。”

我期望晓晓能留下我的梳子,让我为她梳一辈子头发。但想起那枚戒指,宿舍楼下那台宝马车,那个体面的男人,底气瞬时就灭了下去。


如果是你,你会留下哪一样?

一把梳子,还是一枚钻戒?


就像我不理解晓晓最初为何会跟我恋爱一样,我依旧不明了晓晓为何留下了那把梳子。

但我知道,晓晓对我的爱,是我的铠甲。


毕业五年后,我成功地让晓晓坐在我的宝马车里笑了。


五年间,我不曾过问那枚戒指、那台名车、那个男人的事。

一切都不重要。

我们的爱,是我的铠甲。




十点读书微信号:duhaoshu

回复“晚安”,送你一条晚安心语,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