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请你别失眠.

我们都是文艺青年 2018-06-30 21:53:19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说:“我的快乐也来自我最深的悲伤,悲伤是一种未遂的快乐。”

杰克凯鲁亚克说:我的举止有时候惹人讨厌,也可以挺讨人喜欢的,随着年龄见长,我成了个醉鬼。为什么?因为我喜欢心醉神迷。我是个无耻之徒。但我深爱“爱”。


罗伯特·彭斯说:“我在你的世界练习降落,不谈金钱、权利和性,只开着一扇干净的窗户,折射低飞的阳光。”

雨果说:每一个能思考的人,在他身上都有一个虚构的世界。

马可奥利略说:人不应恐惧死亡,应恐惧的是从来未曾真正地活过。

西蒙范布伊说:“你有成千上万条生命,但是每一条只能持续一天之久。”

佩索阿说:“在这些各自的瞬间,我是他人。我在每一个界定失误的印象里痛苦地更新自己。 ”

保罗柯艾略说:“一些人生下来就是为了独自面对生活的。这不好也不坏,仅仅是生活而已。”

博赫拉巴尔说:“因为我有幸孤身独处,虽然我从来并不孤独,我只是独自一人而已,独自生活在稠密的思想之中,因为我有点儿狂妄,是无限和永恒中的狂妄分子,而无限和永恒也许就喜欢我这样的人。”

理查德叶茨说:“你以何谋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成为什么样的人。”

海明威说:“我同情所有不想上床睡觉的人。同情所有夜里要有亮光的人。”


毛姆说:所谓“青春多幸福”的说法,不过是一种幻觉,是青春已逝的人们的一种幻觉;而年轻人不知道自己是不幸的,因为他们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全是从外部灌输到他们头脑里去的,每当他们同实际接触时,他们总是碰得头破血流。


菲利普迪克说:“不管去哪里,你都不得不做一些错事。这是生命的基本条件,要求你违背自己认同的身份。在某些时候,每个活着的生命必须这样做。这就是终极的阴影,造物的缺陷。这是终极诅咒,那个吞噬所有生命的诅咒。整个宇宙都是这样。”

晚安,各位!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都是文艺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