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村民:我想回故乡罗马看看

大象公会 2018-07-03 17:44:34

一支古罗马军团被汉军俘虏后,在甘肃省骊靬村定居——这一说法流布甚广。看上去,那里的村民们很像古罗马人,虽然无论从历史记载到考古发现,都不利于这个说法。但这不重要,现在,骊靬村民一出门就看到一座古罗马城了。

 

文/黄章晋

 

2013年6月24,一部名叫《罗西与莫妮卡之骊靬情》的电影在上海电影节首映,它讲述了一位金发碧眼的意大利美女莫妮卡,在甘肃永昌旅游期间,是如何与勇敢、博学的当地导游罗西相爱并忠诚眷属的故事。


不过,这不是一部纯粹的爱情片,而是一部历史宣传片或者旅游宣传片。这部全部实景均取材于甘肃永昌骊靬村的宣传片,背景是一段西方广为人知的历史:

公元前53年,罗马帝国著名军政巨头克拉苏在远征安息帝国(在今伊朗)时,在卡尔莱(今叙利亚)一战中几乎全军覆没,克拉苏和他的儿子小克拉苏均死于此战。


而这部电影要宣传的是克拉苏军团失败后,西方人不知道的另外一段历史:

卡尔莱一战,罗马军团其实还有数千人向东突围抵达中亚,后来成为北匈奴郅支单于的雇佣军。公元前36年,甘延寿和陈汤率领4万汉朝军队在郅支单于城(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城)击败匈奴,有145罗马士兵被俘,他们被带回中国安置,因为罗马人被称为骊靬,所以这个新设的县名叫骊靬,它就是今天的甘肃永昌者来寨。



甘肃永昌发现古罗马帝国将领克拉苏远征军残余后裔的信息,不但充斥于中国各种媒体,国外Discovery、时代周刊、经济学人、德国镜报、东京电视台等大牌媒体也竞相报道。


因为这段历史,2004年,永昌者来寨被改名为骊靬村。如今,甘肃永昌古罗马城已经成为甘肃十大金牌旅游消费品牌。


这是一个需要非常伟大想象力的观点。最早把克拉苏远征军与汉甘延寿和陈汤击败匈奴一役中出现的“罗马人”联系在一起的,是牛津大学汉学家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教授,他在1947年他撰写的《古代中国之骊靬城》一文中详细地陈述了他的推测。


德效骞是根据《前汉书》中的文字认为匈奴人中混有罗马军团残余的:

“‘步兵百余人夹门鱼鳞阵’中的‘鱼鳞阵’一词,是它在中国史料中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不禁要问,哪国军队能摆如此复杂精巧的阵势?只有那些纪律严明,训练有素之师才能摆出类似的阵势,而像匈奴人这样的游牧民族却根本不摆什么阵势。”


他的推理是,只能有罗马人才能如此,那么,罗马人怎么可能到中亚呢?最后他联想到了克拉苏的罗马军团。“土城外有重木城”这个描述也让他联想起罗马人的营寨,他认为匈奴人是不会造城的。


不过,他不认为这些罗马士兵是俘虏:“实则他们不是被俘,而是一如色诺芬率领的雇佣军在库纳萨克所为,当雇主被杀后立即退出战斗。他们可能摆阵自卫,陷于危险时久经战阵的军人都会作出此种反应。”


这批罗马军人归附汉军后到哪去了?德效骞认为,他们应当在骊靬城,这个名字就是用来称呼罗马人的,汉人过去曾用犁靬来称呼“大秦”(罗马帝国),“因为‘骊靬’很可能是希腊词‘亚历山大’汉语译音的缩略,系指埃及亚历山大城,而罗马人称自己的国家为‘orbiterrarum’,即‘世界’。”而骊靬与犁靬同音,都应当是指罗马帝国。不过,德效骞并没有指出这个骊靬是现在的什么地方。



德效骞的说法并未造成很大轰动,这在当时历史学家看来似乎太过魔幻。几十年后,德效骞的文章又被澳大利亚教师戴维.哈里斯读到,于是,罗马兵团流落中国的说法再次出现——有再发现之功的戴维哈里斯今天已被中国称为著名历史学家了。


西北民族学院历史系教授关意权的发现,使这个历史猜测有了当代价值——他认为甘肃永昌县城南10公里处的者来寨(一说“哲来寨”)的部分居民,就是当年罗马军团的后裔。


蜂拥而至的媒体发现了大量证据,从不部分人有黄头发、蓝眼睛、高鼻梁的相貌,到他们豪迈奔放的性格,再到他们喜欢斗牛的习俗(当地称“疯牛扎杠杠”),甚至还有他们喜欢吃的一种面食,被认为是披萨饼的表亲……


1990年代永昌境内发现古罗马人后裔时,该县的书记是贾笑天,今天他已是甘肃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媒体深情介绍了他的贡献:

在“骊靬”研究上贾笑天是以学者和政府官员的双重身份介入的。十余年来,为了让“骊靬”还原真相,贾笑天和其他研究者不遗余力。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要强大,必须融涵世界,西汉王朝开通西域,让一条大道同世界连接起来,形成让世界走进中国,让中国走向世界的宏大局面。数千罗马人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走入中国的……


有非常多的证据不利于克拉苏的残余士兵流落到甘肃永昌。


首先,克拉苏全军覆没距甘延寿、陈汤击败匈奴有17年之久,以当时的营养和人均寿命,克拉苏手下的罗马士兵17年后早该老得不成样子了。如果这些人是罗马士兵,那也应该是更晚近有机会到达中亚的那一批。


事实上,并非只有德效骞注意到中国史书中这一段奇特的记载,英国军事史学家T.N.杜派也注意到这段文字,同样认为他们很可能是罗马军团士兵。他一处的假说要远比德效骞的说法更合理。


杜派认为,这些汉军遇到的罗马人,应该是安东尼入侵安息时的罗马大军中走丢的。安东尼两次反击安息分别在前38年和前36年,而甘延寿、陈汤击败匈奴是在前36年。


很可惜,杜派的这个猜测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更合理的猜测该向有关部门汇报么?


不过,最不利的证据,是汉史中出现“鱼鳞阵”后,说到了那些人的去向:“生虏百四十五人,降虏千余人,赋予城郭诸国所发十五王。”就是说,生虏和降虏全部都交给了当地西域国家,而不是像德效骞所言带回了张掖郡,专门设置了一个骊靬县来安置这些人——145人需要专门设置一个县吗?


所以,最应该从本地寻找罗马人后裔的工作,应该是新疆而不是甘肃永昌。


关于“骊靬”是为安置罗马降人的说法,近来的考古发现对此很不利,因为目前出土的汉简中,“骊靬”至少在公元前60年就已经出现了。


生物学的研究对这个说法也很不利,近些年的基因测试表明,那些因为长得不太像标准汉人的村民的样本,显示出他们的祖先部分来自中亚和阿富汗,并无意大利的影响。这个研究一点不奇怪,古代河西走廊本来就是胡人居住之地,古代史书对他们的描述就是典型高加索相貌。


——基因检测的结果倒是没有难住他们,现在有说法称,克拉苏军团的士兵大部分是在进入西亚之后征招的,总而言之,他们虽然不是意大利人,好歹也是罗马军队。


不过,这些不利的证据真的不那么重要,因为罗马后裔留在甘肃永昌,“它为永昌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一种良好的历史机遇。者来寨的名字因此问题的再讨论而笼罩上一层神秘,叩响了千万人的心声。”


为完善罗马军团后裔的历史事实,很多历史被重新改写,比如被甘延寿、陈汤俘虏的罗马人,由145人被扩编为6000人——不然难以解释这么少的基因在2000年后不被稀释。又比如骊靬这个名字,得名于罗马军团,因为它的读音与Legion相同。


几年前,曾有记者在报道古罗马人后裔时,有村民向记者诉说自己的思乡之情:“我这辈子最大愿望就是回到故乡罗马去看看。”


现在,他完全不用离开永昌骊靬村,一出门就可以看到“故乡罗马”了。总投资2亿元、占地约1平方公里的骊靬古城已于2012年建成。它除了复原一座骊靬古城外,还建有古罗马风格民居、罗马神庙、古罗马一条街、古罗马广场(贝尔尼尼广场)。


如果你不在乎真假,在中国近年修建的各种风情街中,骊靬城还是比较有特色的。



                    大象公会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