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台风暴雨水灾,还有这样一群人在现场这么做!

临高在线 2021-09-13 11:57:57

原标题:南海网记者抗灾手记:跪着喝水的抢险官兵让我心疼


  南海网记者涉水前往被淹的区域进行采访。南海网记者刘洋摄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海口8月21日消息(南海网记者 刘麦)受台风“电母”和西南季风影响,8月14日至19日,海南岛普降大到暴雨,局部特大暴雨。海南西部及北部地区受灾严重,昌江、儋州、临高、海口等 15个市县100多个乡镇受灾。为了迅速报道灾情,传递出灾区的声音,南海网记者义无反顾地冲进了暴风雨中。

  就算积水没过大腿,大雨迷了双眼,我们仍然会勇往直前!就算雨水无数次模糊了采访本上的字迹,在嘈杂的雨声中只用嘶哑的嗓音“喊”出新闻现场,我们也无怨无悔!因为我们是记者,背负着新闻的理想和责任。风雨无情人有情,灾区的群众需要我们传递求助的声音,灾区里的正能量需要我们弘扬,于是,我们出现在危险丛生的抗洪现场。

  


  南海网记者王旭在儋州受灾地区出镜采访。

  虽然很累,但我愿意听你讲完你的无奈

  南海网记者 王旭

  灾难性报道中,最害怕的就是被采访人的流泪。3天采访,2人落泪。

  你把你最脆弱的一面展现给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要不要再继续问下去。

  作为一个工作还不满一年的新记者,听到不少建议。有人说:“这个时候,你的理性要大于你的感性,你要把他的内心世界丰富的展现给读着、观众,你绝对不能跟着他的情绪走。”也有人说要有人情味,他一落泪,什么都不用问了,大家都心里清楚了。

  连续3日的采访,疲惫不堪,竟然还失眠了,因为我一直在想我应该去关注什么,大家最想知道什么。

  8月19日,受今年第8号台风“电母”影响,临高一夜成水城,水深淹过头顶,淹没民房。临城停水、停电、无信号。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等到积水稍微退去,我们涉水前行。5厘米、10厘米、30厘米、50厘米...无法再前行了。无奈,我们停下脚步,看看周围。

  此时这里市民已经逐渐开展自救,积水已经渐渐清出家门,目光所及之处,唯独这一位,水漫大腿,一脸茫然。

  一进家门,他不停地向我告诉他家受灾的情况,我一看将近280平的房子,积水竟在我膝盖,心想,可以做个特写。我说,您别急,慢慢和我讲。

  “我家应该是这条街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了。”说这句话的人年过6旬,我暂且称呼他为大爷。他告诉我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讲述了他家的损失情况,但我问到他们这两天都吃的啥?他哇的一声哭了。

  我心中一惊,戳到了他的痛处。

  原来,他已经有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仅剩的一点饼干留给了他两个小外孙,一个一岁、一个三岁....

  情绪稍缓后,问这位大爷现在最需要什么?他说他心中还牵挂着他的父母,虽然父母在隔壁的村子,但是积水太深,过不去,当时委托村主任去照顾,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说到这里,他再次落泪...

  后来我才想明白,他流泪的两处是担心他的孩子、挂念他的父母。家里损失再严重,他都能挺住,唯独他们,时刻挂念。

  连续几天的一线采访,从儋州到临高,去了多个积水严重的地方,疲惫。在采访这位大爷的过程中,因这位大爷家积水深,他也不停地告诉我们要慢一点,小心一点,他怕我们着急走,有些问题我需要问两遍他才肯停下来听我问。

  我心想:虽然现在很累,但是我愿意听完你的无奈。

  


  南海网摄像冯程在受灾一线拍摄。

  抗洪勇士们,平安是对你们最好的祝福

  南海网摄像 冯程

  “收拾下,现在下儋州。”接到采访通知,是在8月17日晚上7点多。

  简短的几个字配上急促的语气,我知道受灾前方的形势比较危急了 。

  赶到儋州中和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我跟同事直奔镇政府,在那里我们遇见了正要出门排障的工作人员。简单的交流沟通后,我们得知停泊在儋州市中和镇北门江边的两艘被取缔的采砂船,被大水冲至西环高铁桥下并卡在那里 ,若不及时处理势必会影响高铁的安全。

  半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了现场。在漆黑的乡路上,在瓢泼的大雨中,在一束束光线聚集的地方。我们看见市领导正和相关部门展开了激烈讨论。另一边消防官兵们正在准备救生衣、安全绳、电锯等一系列的救援排障设备。

  在危情面前的等待无疑是最焦急最无奈。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 ,好多人都弯腰去拍打各自的脚踝。在手电筒的照耀下我们才知道自己站的这块泥泞之地上有一大片蚂蚁窝。或许是侵占了它们的地盘所以才会聚集起来对我们进行撕咬如同针刺一般。

  讨论的结果有两种,一是对采砂船进行割排,另一个则是爆破。

  在清点好上桥的人数后,我们跟着消防官兵一起割开防护网攀爬上了西环高铁桥。上了轨道后再步行三分钟便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从桥上往下望去漆黑一片。打开轨道边一个仅容一人进出的井盖,就这样我们有条不紊的下到了桥下窄小的通道上。消防官兵们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绑好安全绳,开始高空作业。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谁都不知道距离桥下的船只的高度,只能试探性的往下掉。雨还在下,风还在刮,在电筒那微弱灯光的照耀下,我们看见那名战士在空中摇曳,所有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抢险过程中,耀眼的火花,刺耳的切割声瞬间划破了这无边的黑暗。半个小时过去,地下的险情算是顺利解决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扑通”一声,让大家又提高了警惕,众人打着手电筒四处寻找,才发现是桥下通道的石板不知什么原因掉落了。经过紧张而高难度的作业,险情排除了。紧接着消防官兵紧急整理装备,准备奔赴另一个抢险现场。

  此时,我看了看手机时间已是18日凌晨一点半.在与消防战士告别时,一位小战士疲惫的脸上对我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我也笑着对他说:“我们先走了,祝你们一路平安。”一路上,那位小战士憨厚的笑容频频在我脑海中出现——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们还要出现在灾区的一个个救援抢险现场,也许每个现场都像我们采访时那样充满着危险。

  平安,可能是对他们最好对祝福。

  


  南海网记者陈望在受灾一线拍摄。

  灾情面前,我们能做的就是忠于职守

  南海网记者 陈望

  受第8号台风“电母”影响,海南多地强降水。8月17日,我接到采访通知赶往受灾比较严重的儋州市。途中,得知儋州中和镇多处被淹,正在转移村民。随即,我第一时间赶去中和镇政府了解情况。 当晚11点多,记者到达中和镇政府后,得知消息,救援人员要赶紧去处理采砂船被卡在西环高铁桥下的事件,不然会影响西环高铁第二天的正常运行。

  随后,记者跟随中和镇政府相关领导连夜赶到中和镇北门江边。儋州市副市长符巨友带领消防、安监、公安、水务等多个部门也赶到现场处置。符副市长了解情况后,对现场有关人员进行指挥调度,最终确定方案是由当地消防官兵下到采砂船上,用切割机把采砂船的吊杆切断,以便船只可以通行。

  消防官兵如何下到采砂船上呢?粤海铁路的工作人员告知可以从北门江特大桥,用安全绳下到船上,但要上桥处置,首先的关闭电源,避免消防官兵处置时发生触电事件。该工作人员随即联系西环高铁工作人员,暂时把该路段的电闸关闭。

  紧接着,记者跟随消防官兵爬上北门江特大桥上,由于当晚夜色太黑,救援组人员只能是靠手电筒照明,小心翼翼地前行。到达桥上,消防官兵在桥的另外一侧处置,我的同事、摄像冯程为了拍到切割船的吊杆画面,于是要求到桥的另外一侧拍摄。

  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我们两人来到消防官兵处置的对面一侧拍摄,该处处于北门江特大桥桥墩内侧,脚下踩着是几块石墩,而石墩下方就是水流湍急的河流。当冯程拍摄完,准备返回桥上时,突然脚下一块石墩掉落下去,幸亏当时工作人员用手电筒照明发现了其中一块石墩掉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18日凌晨近1点,采砂船处置完毕,我们只好赶回儋州那大写稿。

  几天在灾区一线的采访,感触深刻。不管是我们,还是前线救援人员,尽管工作中随时存在危险性,但大家都坚持一个信念,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忠于职守。

  


  南海网摄像李庆芳在儋州受灾现场拍摄。

  被淹的家就在眼前 我却不能回去

  南海网摄像李庆芳

  当看到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变成一片泽国时,心里几多悲凉、几多无奈。

  灾情发生后,我接到采访任务赶往儋州受灾严重的新州镇、王五镇采访,暴雨如注,睁不开眼,但我们依然坚持前行,所到之处,一片汪洋。家园被淹了,看着村民疲惫又悲伤的神情,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其实,同样满怀伤悲的还有我的父母。在位于新英镇的家中,也被淹了,家具电器泡水了,父母孩子只能栖身安置点,家中四个叔叔的养殖场被洪水冲得一无所有,血本无归。但近在咫尺,我却不能回去。

  天灾面前,我能做的是做好本职工作,用镜头真实的记录灾情,传递灾区声音。

  


  南海网记者高鹏在儋州受灾地区涉水采访。

  暴风雨中,我们“逆行”

  南海网记者 高鹏

  灾情就是命令,这句话不仅是对抢险救援人员说的,同样也是对我们媒体记者说的。受灾现场除了抢险救援人员“逆行”,我们同样“逆行”。

  8月17日上午,儋州、临高等西部市县降下倾盆大雨,当天中午,接到采访通知,让我和其他同事收拾收拾立即集合赶往儋州市报道灾情。大家没有任何推辞,赶紧把采访设备准备好了后,坐上单位的采访车赶往儋州市。

  由于通往儋州市光村、新州、木棠东城等乡镇的道路全部被淹没,车辆无法进入,我们只能在外围进行采访。

  8月18日下午,我们从儋州市“三防办”得知,王五镇灵郎村受淹严重,有群众被困,相关部门正在集合前去转移救援。意思给任何“电母”正在发威,风狂雨急,但我们仍从儋州市区出发前往灵郎村,为的就是把抢险救援第一线的真实场景进行报道,让广大网友了解灾情和政府的行动。

  行驶途中,采访车司机把雨刷器开到最大,但挡风玻璃外仍是一片模糊,不得不减慢车速。从白马井立交向王五镇行驶,车外有多棵树木的树枝被吹断,还有些树木被吹倒。采访车从积水中穿过,溅起的水花就像迎面泼来的水洒在挡风玻璃上。

  沿途没有车辆与我们同向行驶,仅有的几辆车是对向行驶,一名骑着摩托车男子还好心地拦下采访车告诉我们:“前面没有电,积水还深,你们过去干嘛!”当得知我们是记者,要赶去王五镇灵郎村采访时,他点了点头,让我们小心行驶。

  小心翼翼穿过积水、停电的乡镇,再加上绕了几次路,我们终于来到灵郎村的转移被困村民现场。这时,豆大的雨珠密集地扑打在脸上,眼睛难以睁开,而且在这种大雨中,我和摄像记者庆芳很快湿身。

  风雨交加,我们两人还是继续前往岸边的救援现场,用摄像机、手机记录下被困群众由冲锋舟从浸泡在汪洋的村子安全转移的场景。

  我们跟现场指挥申请,希望能乘坐冲锋舟前往村子内,但得知冲锋舟只能坐13人,我们坐上去的话,就会有2名被困村民无法坐上。想到被困村民在风雨中的期待,想到我们占用了抢险救援资源,想到村民要在风雨中多等半个小时以上的时候,我和庆芳不约而同地说,我们不去了。

  转移现场采访结束后,我们又赶到了镇上安置点采访。当全部采访结束返回儋州市区时,我们发现,原先的道路被淹了!司机阿超继续尝试其他道路,我和庆芳则在车上开始写稿、编片。当我们的新闻传回单位了,但还是没有找到离开王五镇的道路,经过寻找,我们终于找到一间自行发电的宾馆。

  8月19日,我们从王五镇离开,前往相邻的新州镇采访。在新州镇新地村,我们看到,积水已有大幅消退,但仍有积水,为了更好了解受灾情况,我和庆芳在积水中行走到村内低洼地区,最深的积水淹至大腿处,水中飘着“小强”、断枝、麻袋等各种杂物...

  这场强降雨的自然灾害中,除了我和庆芳一组在儋州市采访,我的同事王旭、刘洋、陈望、冯程他们在同样受灾严重的临高县采访,积水在8月19日仍然淹至膝盖处,他们仍然拄着竹竿在水中前行、采访。我们的摄像机、相机、手机都有不同程度受损,但我们没有放弃,仍坚持在灾区采访。

  天灾无情,人间有爱。在这场自然灾害中,有许多瞬间让人感动:

  在儋州,由部队、公安、消防、边防、民兵预备役、政府部门各级领导干部、抢险救援人员等组成的救援队伍,他们冲锋一线,用他们的身体推行“诺亚方舟”转移被困群众,他们用怀抱、后背、臂膀将被困群众从积水中转移。

  抢险救援人员们饿了,顶着;渴了,朝天喝口雨水;每当把群众安全转移后,才有笑容。在新州中学安置点,一位阿婆拉住一名战士的手,阿婆讲着儋州话,战士听不懂,直到旁人拿来了一罐八宝粥,战士才明白,原来阿婆让他吃口东西。战士轻轻拍了拍阿婆的手,让阿婆好好休息,转身回去继续救援。

  在儋州,王五镇委书记为转移灵郎村100多名受困群众,他在黑暗的汪洋待了4个多小时。交警在风雨中指挥车辆绕行。

  在临高,年仅22岁的边防战士欧阳文健为了救援群众献上了他年轻的生命。

  希望积水尽快退去,灾民早日恢复生产、重建家园,一切安好。

  


  南海网摄影记者刘洋在受灾一线拍摄采访。

  我们要做的,是第一时间传递灾区信息

  南海网摄影记者 刘洋

  接到儋州的采访任务之后,火速和同事前往受灾严重的救新州镇泮山村,由于暴雨淹没了进村的所有道路,无法进入,最终在解放军同志的帮助下进入了转运群众的一线。在暴雨洪水水采访,虽然不易,但是跟那些冲在一线的救援人员相比,这也算不了什么,让外界第一时间了解受灾情况,传递受灾群众信息才是第一任务。

  


  南海网记者叶俊一(左)在昌江受灾现场出镜采访。

  跪着喝水的抢险官兵 让我心疼

  南海网记者 叶俊一

  这次,我的采访地是昌江。

  雨刷和砸在玻璃上的雨滴做着搏斗,丝毫分不出胜负。高速公路旁的树林已被浑浊的水侵占,形成一个个水泡。远处灰蒙蒙一片,看不见是山还是山。蜻蜓挥舞着翅膀从前方飞来,像是逃离什么似的,有几只太过慌乱,竟撞在了车窗上当场死亡,留下一串黄色的汁液。一切都在预示着,前方的路或许太过艰难。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没有任何灾难报道经验的新记者。

  然而担忧从进入昌江界内就开始消散,了解险情、寻找救援故事、探访失联乡镇,报道思路和方向的确定让我很快适应过来,并立即投入属于我们的战斗。

  联系抢险部队,拿到宝贵的一手视频和图片资料。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看到正在紧张救援的官兵口渴想喝水,为了节省时间,直接跪在地上,由战友拿着腰间水壶喂他喝水,此时,既然感动又心疼。

  在探寻失联王下乡路遇塌方时,大水淹过路面,交通暂时瘫痪;进而来到车辆不能前进的一处更大的塌方点时,为了抢采访,只好把运动鞋当做雨鞋踩着冰凉的水奔跑……

  对于一个新人来讲,所经历的一切都弥补珍贵。

  


  南海网摄像马子涛在昌江受灾现场采访。

  寻访失联的王下乡

  南海网摄像 马子涛

  这是我来到海南后第一次遇到如此严重的自然灾害。

  当我和同事赶到受灾的昌江时,到处积水,道路阻断。但我们最牵挂的,还是失联超30个小时的王下乡。

  由于连日来的强降雨天气,位于霸王岭腹地的王下乡与外界失去联系超过30个小时。王下乡3000余名村民是否安全?生活物资是否够用?我们决定前往大山深处,寻访失联的王下乡。

  从石王线(石碌至王下)往王下乡方向行进。沿途依然可以看到多处水流,路面还残留着大水漫过的痕迹。

  19日去往灾区时,路上有人想搭顺风车,没有人拒绝,大家都是拦车就走,基本都不认识,我们一车五人,有三家媒体,一名当地宣传部的工作人员。由于通往王下乡的道路多处塌方,被完全阻断,我们只能返回昌江县城,关注城区灾情。

  为了打通道路,昌江各部门组成救援小组,不等不靠,里应外合,20日下午,王下乡的“生命线”终于被打通,供电、通讯等也正在努力恢复中,王下乡将不再孤单。我们也走进这个被称为“海南墨脱”,昌江县最偏远的乡镇,听他们讲述如何在灾情来临时的坚守和应对。

  在采访途中,听到采访对象说,自台风来袭,就一直关注南海网,信息更新速度特别快,听完以后,我的内心很激动,为自己能成为南海网的一员感到自豪。同时告诫自己,要不断提高,提升自己的综合素质,做一名合格的新闻人。

  暴风雨中,依然向前

  南海网摄像 莫壮青

  海南遭受暴雨袭击,我和4名同事17日赶赴受灾最为严重的西部城市儋州,自17日下午2点左右到达儋州后,作为摄像记者,第一时间用镜头记录了遭受暴雨袭击的儋州当。

  我们一行5人本来欲前往受灾最为严重的中和镇,东城镇以及新州镇。但是由于前往道路已经被大雨积水封堵,车辆无法通行,在路上,积水已经非常严重,已经到了大腿根部。于是,我们只能向前往救援的部队官兵寻求帮助,搭军用车,进入新州镇受灾最严重的村庄——泮山村。

  在哪里,我与和同事用文字与镜头记录下了官兵们用冲锋舟进入村庄转移村民的辛苦和艰辛。当时水位已经可以涨到了腰部,还有很多村民依然被困村里。

  随着夜色渐晚,雨越下越大,救援变得越加困难,但官兵们义无反顾前行。村里的老人很多,官兵们肩背手扛将老人和村民一一转移军用车上,然后车再将人送往新州镇中学安置。救援官兵的无私付出,让大家感动不已。

  在此过程中,由于长时间在大雨中拍摄,我的摄像机不慎进水,无法开机。第二天凌晨,我们跟着救援官兵和受灾群众一起回到了新州镇上。18日儋州雨势还是未转弱,一直连续不断的暴雨致儋州那大城区也被淹,许多路段大积水无法通行,无奈之下,我只能用手机拍摄,传递消息和画面。

  洪灾中那些温暖瞬间

  南海网记者 陈丽娜

  8月17日,受今年第8号台风“电母”影响,海口暴雨倾城。一觉醒来,朋友圈被“洪荒之雨”刷屏。整个城区陷入一片汪洋,交通几乎瘫痪。

  8月18日,朋友圈又再次被临高灾区刷屏,暴雨过后,这片土地留下了千疮百孔,受灾后的临高到处一片狼藉,也给人平添几分恐惧。接到任务,要立刻前往汛情发生地临高进行采访报道。也许因为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我比往常更加的淡定,只是祈祷积水能够尽快退去,暴雨不要再继续侵袭。

  为了更好的完成报道任务,我们也是带齐了“家伙”。我和摄像陈元能到达临高时,已经雨过天晴,但是前往目的地——临高县人民医院的道路却被洪水阻断,前方水位基本上都是一米五以上。无奈,我们和海南省人民医院救援队这能等着涉水急救车将里面的重症病人运送出来后,我们再搭个顺风车进入现场。

  5分钟、10分钟、15分钟...医疗涉水车终于出来了,现场大家合力将这名危重病患抬上海口120急救中心,紧急送往海南省人民医院抢救。

  对于我第一次上急救车,心里还是挺恐慌,看着窗外整个临高县城为大水围困,比想象中更加的严重。到达县医院时,得知700余名医护人员和病人被困,这里已经停水停电两天了。而在医院一楼的大厅内,积水逐渐退去,但是还是留下厚厚的淤泥。我来不及思考更多,只想更快去看看病患以及产妇们的情况如何。

  误打误撞,我一个人竟然跑去了产房,这时,推出来一名刚刚降临的宝宝。孩子的父亲笑了,母亲也笑了,而我也是尤为激动,只见这个小生命静静地躺在妈妈身边,脸庞红润,真的非常漂亮。孩子的父亲告诉我,这小家伙应该十多天前就应该来临的,但是非得挑一个洪水来临的日子才出生,太调皮,让她妈妈这么辛苦。

  我记住了这个小生命的名字“符桃”。看到这位刚刚生产的妈妈状态极佳,我也放心了,我想,在这样没水没电只能在应急灯下完成顺产,这都是母性激发了自身的潜能吧!

  在妇产科内,看着护士们忙碌不停,她们有的已经超过48个小时在岗位上,累了也只能是趴在桌上打盹一会。而面对灾情来临,患者以及家属都非常都很自律,因为物资缺乏,医院每天只能尽可能供应上一点稀饭,但是大家都不会争抢,而所有人都不肯多吃饭,因为担心别人没吃的。

  “不乱,秩序井然!”这是我对灾区的感受。

  “灾区很惨,但没有人们想象中的悲恸,也许他们把泪流在了心里。”这是我对灾区的第二个感受

  如今,这场暴雨过后,洪水、救援、感动、重建……这些关键词开始取代“奥运”“王宝强事件”,成为这座城市的主旋律。

  我想,救灾还在继续,我们也不会停下,临高加油!

以上内容来自南海网 刘麦

感谢那些不惧危险在一线为我们传播灾情的记者、主持人们!

微信号hnlingao,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