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宝石:莫桑比克的开采和贸易

玉琳小琢工作室 2021-04-01 08:48:03

在不到10年里,莫桑比克的红宝石先后于20082009年,在NIassa ReserveMontepuez发现。现如今,莫桑比克的红宝石在国际贸易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在开采的头几年,非法的矿工们——即所谓的小矿主们,将宝石原石出售给泰国、斯里兰卡、坦桑尼亚和西非的宝石商人。这些宝石被走私到泰国等宝石切割和贸易中心。


而如今,随着Gemfields2011年正式取得执照入驻Montepuez,莫桑比克的红宝石运营也趋于正规化。20146月,新加坡举办了首场红宝石原石拍卖。


莫桑比克北部的主要红宝石矿区

红色:Gemfields

黄色:Mustang Resources

绿色、粉色、蓝色:小矿主(绿色为允许区域)


而自2015年来,三个因素影响了莫桑比克的开采与贸易:

首先是始于斯里兰卡的高效的低温热处理技术,这种技术给实验室鉴定优化造成了非常大的困难。而对经销商来说,要避免用未经加热的红宝石价格去购买低温加热的红宝石,这显然是巨大拓展。许多买家在当地缺乏检测设备的情况下购买了加热的原石,而到了泰国才发现自己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而在几个月里,在那里的贸易网络里,对未加热红宝石的信心顿挫,使得从Gemfields直购的红宝石、以及实验室鉴定检测保证之后的红宝石更加走俏。而对于那些甘愿铤而走险、非法购买的人来说,他们的境遇变得很糟糕。

相交的金红石针往往被称为丝状外观。

当它们未进行热处理时,它们是完整的,

如果仅进行低温处理,它们仍可能完整。


而在2016年初,另一个剧变发生在莫桑比克政府对于小矿主们的态度。在2016年前,小矿主从法律上来说的是“非正式”的而已,唯一的法律纠葛是这些人没有执照。警察仅允许没收开采设备,并在问询后释放他们。而在2016年后,所有未经许可的开采都直接归为犯罪,可面临三年监禁。20172月,政府面临了重大的财政问题后改变了策略,转而针对城里的潜在买家。几次警察行动对外国买家进行了逮捕和罚款,并遣返。一时间,泰国市场的红宝石变得非常稀少——这可能就是Gemfields20176月的红宝石拍卖上取得了最为成功的成绩:超过5400万美金的销售额。

正在开采的非法矿工


最后的变化诚如之前的报道一般,两个新的采矿公司,Mustang ResourcesMozambican Ruby。由于这些公司尚未出售任何产品,其影响仍然不明。

莫桑比克典型的红宝石原石产出

20176月,作者连续第六年到往莫桑比克北部搜集样品。而与往年不同,我们在旱季访问了该地区,土地仍然是绿色的,缺乏矿工的活动。而在前几年,我们可以看到上百家的店铺,如今大部分的商店已经关门,小矿主们似乎转至了莫桑比克其他地区。


Gemfields和当地合作伙伴MwiritiLimitada共同拥有的MRM矿,带来了新加坡拍卖的历史性成绩,而这仅仅在Pallinghurst收购接管Gemfields后没几天。我们同事看到了中国复星集团的代表,此前也希望收购Gemfileds。大部分人对新加坡拍卖的结果表示震惊,但仍对Gemfileds的未来不甚确定。毕竟,收购成功后,Gemfileds从伦敦证券交易所退市,几天后,原首席执行官Ian Harebottle宣布辞职,随后被Sean Gilbertson取代。

2017年六月新加坡红宝石及刚玉拍卖会

Gemfields创得佳绩,共收入5480万美金

GIA团队的探索之旅还在继续,同时,各个项目的采矿计划正向东部和西部延伸。其中,Maninge Nice南部的次生矿床Glass的产出不如预期,自2009年已吸纳了很多小矿主……



2017年的夏天,MRM雇佣了450名人员,加上保安和承包商在内,更是超过了1100个人。混凝土房屋取代了曾经作为起居室的集装箱,生活变得更为舒适。MRM专注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改善了在当地社区的形象。公司于NamahumbireNseve都兼有学校,另外还有两处可持续发展的养鸡场,以及在Gemfields帮助下创建的6个农业协会。MRM还融资建设了移动的健康诊所,让政府医生能够访问不同的村庄。而在最后,我们看到Gemfields继续支持环境保护并推进社区建设,即在Nissa ReserveNiassa Lion项目。

MAM最新的红宝石洗涤厂

照片:Gemfields


2016年,作者报道了MustangResources的出现,该公司于2015年获得了采矿许可证,时年花费精力集中在勘探和营地基建上。Mustang一直很活跃,如今约有130为员工。现代洗涤厂的旋转装置已安装就位,而Mustang决定专心LP01点的挖掘,这是非常有远景、能够产出丰富砾石的地方,而且深度不到1米。因为没有太多的表土需要清除,由此成本也更为便宜。团队看到当地已经有矿工开始挖掘,既有Mustang的矿工、也有当地村民。

厂里的洗涤设备每天能够处理600吨左右的砾石

照片:Vincent Pardieu


位于Napula村庄附近的LP01露天矿点

一名矿工正在表土下开凿富有红宝石的砾岩

照片:Vincent Pardieu

这里的宝石与Glass矿区及Nacaca村庄附近的产出品相类似。这就意味着这些红宝石主要是次生红宝石,经历了数百万年的砾石有了一些磨损。保持有质量上佳的粉色到深红色,很干净也很少有裂隙,不过个头较小。总体上要比MuglotoMachamba产出的更为明亮。我们看到几颗干净的逾10克拉的裸石晶体,但大部分的产出都在1克拉左右。


201711月,在毛里求斯,该公司为开采的几十公斤红宝石裸石办了一场拍卖会。虽然目前矿区的变化很大,但Mozambican Ruby Lda项目仅在初级阶段,仅有少数雇员和非常基本的设备。尽管勘探项目从去年开始已有很大进展,预计今年还会新增一些设备。该项目由一家小型的私营公司引导,非常谨慎。我们参观了小矿主们开掘的小坑,有两处已被水流淹没,恰好作为洗涤砾石的储水处。这个地区似乎还有着巨大的潜力有待发掘……

来源:网络, 版权归原作得所有,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