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一台宝马切割车(上)

爱车的诺诺 2021-04-04 08:12:46

几乎每天都有诺粉打听保时捷切割车的近况。其实,我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索性,就再放个毒物出来。

 

这台老7系(E38)到店的时间要比切割保时捷早得多,只不过为了研究修整方案,我们费尽了心力,所以,迟迟没有放消息出来。

 

简单介绍一下,这是台E38,宝马的第三代7系(最新款G11是第六代),96年产于德国,车龄二十年有余。现任车主是一位搞艺术的在读研究生,为了找到它,踏破了铁鞋。

 

只是,到手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发现是台事故车

 

而且,上家还修的不咋滴,碰撞的部位已经锈穿了。闲话少说,我直接上图。



箭头的位置是单向换气的模块(学名不太清楚),作用是开外循环的时候、关车门的时候,把车内的气体排出车外。那次事故应该是撞坏掉了,修整时拿了一块橡胶裹起来就完事了,相当不讲究(换气模块车尾两边各有一个,左侧健在,下文有图)

 

这是右侧后尾箱底板,已锈穿。

 


后尾箱右侧的骨架锈蚀也十分严重。

 

后尾箱的左边则是另一番情景,光洁如新。也就是说,没有那次事故的话,按照车身正常的防锈能力,还能撑不少年头呢。

 


打开发动机舱,右前减振器上座旁的排水槽,同样锈穿。

 

再看看右侧纵梁,从安装孔到凸台的形状都能明显的看出修复过的痕迹。

 

右侧纵梁

 

左侧纵梁

 

至此,基本可以确定它曾发生过一次伤及纵梁的右侧碰撞,因为年代久远,新的车身钣金件已无法订到,修复起来相当费事。

 

一番交流后,车主拍板了一套最激进修整方案——直接换个车身(拆车件)。这套方案能彻底解决锈蚀,但副作用也很明显,E38可能无法上路了。不过,车主Y先生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可能是再找一台E38太难了)。

 

于是,我们一边寻找车身,一边开始内饰的拆解工作。

 

主刀的是丁大师和蓝翔小付。

 

拆新车的活我们接过不少,但对于二十年的老车来说,难度更大,更容易拆坏零件,所以要格外细心。

 

看来小付同学还是很享受拆解老车的嘛。

 

这可能和总有意外收获有关。

 


这是副驾安全气囊,目测已经挂了。因为,上面被连接了一个灯泡(电阻),从而骗过行车电脑,防止报故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刚才说到易损零件,整车的线束绝对是高危,万一弄断检查起来工作量大到吐血,所以,拆除仪表盘时就一定要慢。拆解的过程,好像在撕扯某种高等动物的神经。

 


这一条是前任改装遗留下来的“无用神经”,丢掉。

 


E38的蓄电池设计在后备箱,所以有一条很粗的电线通往发动机舱,我拎了一下,质量感人。

 


这是使用了二十年的隔音泡沫块。已经变硬发黄,像一块巨大的沙琪玛。

 

拆解时,丁大师会给线束拍照,记录位置。即使是老司机,整车拆解多如毛的零件和线束插头,也很容易迷路的。所以,一定要善于用高科技的力量。

 


另一边,新车身也找到了,成色完美还是绿色的,咔咔。

 

只是,轴距多了140mm。当年,E38有长轴和短轴两个版本。两个月苦苦搜寻后,因为实在没有别的选择,我们无奈买下了长轴版车身。


那么,如何将短轴版零件塞进长轴版车身呢?我们下回继续聊。





PS.附上一个公告。



元旦放假通知


12月30日、31日,爱车的诺诺上海店照常营业


1月1日,门店、淘车各部门均放假休息。网上商城假期期间也可下单,节后统一发货。


1月2日开始恢复营业,营业时间照常不变。



感谢您的理解与支持

祝您

元旦快乐!


爱车的诺诺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