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质学家也有文艺范儿:章鸿钊《水调歌头 好江山》并附解读

矿业在线 2021-09-13 06:04:16

编者按:章鸿钊 (1877—1951),地质学家、地质教育家、地质科学史专家,中国科学史事业的开拓者。字演群,1877年3月11日生于浙江吴兴县(今浙江省湖州市),1951年9月6日卒于南京。中国近代地质学奠基人之一。创办了农商部地质研究所(地质讲习班),为我国培育了第一批地质学家,其中许多人成为我国早期地质工作的主力。他从近代地质科学角度研究了中国古籍中有关古生物、矿物、岩石和地质矿产等方面的知识,撰写《三灵解》、《石雅》、《古矿录》等著作,开我国地质科学史研究之先河,具有广泛影响。参与筹建中国地质学会,并任首届会长,为我国地质界一代宗师。

而古诗词是我国文学艺术宝库中的一枝奇葩,千百年来,它以其精湛的文字、深邃的意境而脍炙人口,让人吟唱不绝。对古诗词的鉴赏主要有两种解读方式,即非专性和艺术性。从这两方面带领人们品味古诗词,不仅折射出了古诗的深厚底蕴与神秘韵味,展现出了古诗博大精深的内涵,而且使古诗散发出了不同的魅力。 

他的《水调歌头·好江山》是《古矿录的卷首词》,下面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这位科学大家的文艺范儿。

章鸿钊的《水调歌头·好江山》是《古矿录》的卷首词。《古矿录》于1935年着手编撰,只到1954年才由国家地质出版社出版发行。历时17年。该书对从事地矿研究,具有极高的文献参考价值,他开创我国地质科学史研究之先河,据我国两汉以来多种史书中有关矿产地点的资料,“以行省为经,以历朝为纬”,按矿种加以汇编,并作图示。章鸿钊数年间不辞辛苦,常伏案于北京图书馆搜集钩沉,到1937年60岁时方才脱稿,1938年又再整理注释,并加于卷首的励志词《水调歌头 好江山》。作为一本巨著的开卷词,章鸿钊对日本侵略者入侵义愤填膺,在词中用双关语“浩荡江河南北,赤县神州万里,终古地灵蟠”来抒发他对正义力量必将蟠踞江河南北、神州万里的爱国情怀。词末两句“不信江山改,依旧好江山”,更是直截了当地表达他不信江山能为日本侵略者所改,依旧是我大好江山的坚强信念。章鸿钊之不屈侵略势力、昂然翘首之态跃然纸上。

从艺术性上解读,是作者通过他从近代地质科学角度研究了中国古籍中有关古生物、矿物、岩石和地质矿产等方面的知识,收集古籍中有关矿物产地的材料,按照地区和种类汇编而成的研究中国古代矿产资源的重要参照。对所录远自西汉《桓宽·盐铁论》《史记·货殖列传》,近至公元1934年的《归绥县志》,都是作者对待祖国矿藏宝库的系统挖掘、整理、指导和赞美。

       作为参与筹建中国地质学会,并任首届会长,为我国地质界一代宗师的章鸿钊先生,更是惜矿如玉,爱矿如命。正如他早年抱定“宜专攻实学以备他日之用”宗旨,决然改学地质时认为的那样:“予尔时第知外人之调查中地质者大有人在,未闻国人有注意及此者。夫以国人之众,无一人焉得详神州一块土之地质,一任外人之深入吾腹地而不知也,已可耻矣。且以中国幅员之大,凡矿也、工也、农也、文地理也,无一不与地质相需。地质不明,则弃利于地亦必多,不知土壤所宜,工不知材料所出,商亦不知货其所有、易其所无如是而欲国之不贫且弱也,其可得乎?地质学者有体有用,仅其用言之,所系之巨已如此,他何论焉。予之初志于斯也,不其后,不顾其先,第执意以赴之,以为他日必有继予而起者,不患无焉,不患无披荆棘、辟草莱者焉。惟愿身任前驱与倡之责而已”。这段自述,充分反映了他决心开创祖国地质事业宏伟愿望,1911年从东京帝国大学理学部地质系毕业获学士学之后,立即回国弃之名利、康健和钱财而忘我开展工作,把自己这块晶莹剔透的宝石,深深地镶嵌到祖国的母体之上。

      网上的专家,学者,地质爱好者,玉翠收藏家,都把《水调歌头 好江山》当作咏玉的好词。只要在百度等搜索引擎里查询“和玉有关的诗词“,立马许多大大小小的条目跃然眼前罗列。其中绝大多数是以章鸿钊的《水调歌头 好江山》为先。可见章鸿钊的《水调歌头 好江山》,在好玉者心目中的地位之高。借咏玉抒发作者的立志、立德、立业之心声。


章鸿钊的《水调歌头 好江山》

由来矿人职,数典记周官。从头问取黄帝,兵甲始何年。更说汤盘禹鼎,神物长埋荆莽,何必尽虚传。天生五材耳,并用不能偏。

抵多少,盐铁论,货殖篇。铜陵金穴如许,满目旧炉烟。浩荡江湖南北,赤县神州万里,终古地灵蟠,不信江山改,依旧好河山。

  

解读:

由来矿人职,数典记周官          

    《周官》全书的定型是在战国时期,从书名来看应该是记载周代官制的书籍,但内容却与周代官制不符,可能是一部理想中的政治制度与百官职守。相传为周公所作。汉初无此书,西汉河间献王以重金购得《周官》古文经后,献给了朝廷,深藏于秘府,“五家之儒莫得见焉”。汉代原称《周官》,西汉刘歆始称《周礼》,王莽时,《周官》才更名《周礼》、置博士授业,内容被公开,刘歆弟子杜子春,设私校传《周礼》之学,贾逵、马融、郑玄等竞相研习,郑玄为之作注,郑兴作《周官解诂》。

      作者开篇就开门见山,直入主题——矿物和矿职。

      全句是说,自始以来,从发生到目前为止的矿人职位,数说典籍,可溯周代。我国矿产资源依法管理的历史源远流长,《文献通考》说:“周宫即(即演绎矿)人掌金、玉、锡、石之地,而为之,历禁以守之,若以时取之,则物其地图而授之,巡其禁令”。周代开始就把矿管官员称矿人,管理金、玉、锡、石等矿务,“物”,就是物色或选择采冶地点,“授”,则是教导采冶方法,并依法令守卫巡视。


从头问取黄帝,兵甲始何年。 

      黄帝,我国古代神话中的五天帝之一。指中央之神。《洛书》曰: 苍帝起,青云扶日; 赤帝起,赤云扶日; 黄帝起,黄云扶日; 白帝起,白云扶日; 黑帝起,黑云扶日。”

      兵甲:1.兵器和铠甲。泛指武器﹑军备。

      全句是说:请问,三皇五帝至于今,你说兵甲(暗喻矿冶。据《越绝书》记载:“轩辕、神农、赫青之时,以石为兵”,“至黄帝之时,以玉为兵”,“禹冗之时,以铜为兵”,到了战国“作铁兵”)哪一个朝代不是采用矿石作为原料,制作出保家卫国的武器呢;又有哪一个朝代,不是用矿石的开采、提炼和制造,用以提高国家的经济实力和人民生活的呢!


更说汤盘禹鼎,神物长埋荆莽,何必尽虚传。

汤盘禹鼎,这些也是上古的文献。汤盘 《礼记·大学》:“ 汤 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孔颖达 疏:“ 汤 之盘铭者, 汤 沐浴之盘而刻铭为戒。必于沐浴之者,戒之甚也。”后以“汤盘”为自警之典。

      禹鼎,传说夏禹 以九牧之金铸鼎,上铸万物,使民知何物为善,何物为恶。夏禹当了炎黄部落首领以后,为了把人们都联合起来,发展生产,抗拒自然灾害,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派人测量所有的土地并画成图。根据测量的结果,禹按照各地的土质和物产,把土地分成了九个州,冀、兖、青、荆、扬、梁、雍、徐、豫,并分别派出能干的人管理,都要听禹的指挥。

接着他做的第二件事,是召集九州的官员,让各州贡献出铜,铸造九个鼎。每个鼎好比一个州,九鼎就是九州,也就是天下的意思。

九州荆州(占有南阳,南郡,江夏,零陵,桂阳,长沙,武陵,章陵八郡,治在襄阳;在今两湖,两广部分,河南,贵州一带)

兖州(今河北省东南部、山东省西北部和河南省的东北部)

雍州(今陕西中部北部,甘肃东南部除外,青海东南部,宁夏一带)

青州(东至海而西至泰山,在今山东的东部一带)

冀州(今山西省和河北省的西部和北部,还有太行山南的河南省一部分土地)

徐州(今山东省东南部和江苏省的北部)

豫州(今河南省的大部,兼有山东省的西部和安徽省的北部)

扬州(北起淮水,东南到海滨,在今江苏和安徽两省淮水以南,兼有浙江、江西两省的土地)

梁州(自华山之阳起,直到黑水,应包括今陕西南部和四川省,或者还包括四川省以南的一些地方)九鼎按张守节《史记正义》:“禹贡金九牧,铸鼎於荆山下,各象九州之物,故言九鼎。历殷至周赧王十九年,秦昭王取九鼎,其一飞入泗水,馀八入於秦中。周初亡。”

      九鼎这名字,是国家权力的象征,取于九州。象征九州,禹鼎,就喻以国家领土﹑政权,也是象征区别善恶的戒器。然而,它毕竟是一个神话传说。

神物

1.神灵、怪异之物。《易·繫辞上》:“探賾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 唐 李白 《梁甫吟》:“ 张公 两龙剑,神物合有时。” 明 张纶 《林泉随笔》:“雷虽只是气,但有气便有形。神物气聚,则须有纔过便散。既有神物,则震死人书其背,夫復何怪?”

2.指神仙。《史记·孝武本纪》:“上即欲与神通,宫室被服不象神,神物不至。”

荆莽

解释:荆棘草丛。 宋 郭彖 《睽车志》卷一:“三人食之而出,又行巖谷荆莽中二十馀里。” 明 张四维 《双烈记·道逢》:“我只待要破长风驾海航,只待要开大道锄荆莽。”

      全句说:汤盘禹鼎,它们都是写着警句的物件,时刻警戒自己。家谱如禹鼎湯盘,铭记着我们家族的历史,请珍藏这本族谱。花点精力去阅读、思考我们家族的历史吧,何必“不见烧香成宿雾,虚传裁锦作障泥” 去听那些空传其名,不实的传说呢。还有那些神灵怪物:

什么宙斯的象征物是雄鹰、橡树和山峰;

什么赫拉的象征是孔雀,因为这种有着五彩缤纷羽毛、体现着满心星斗的鸟是美丽壮观的夜空的象征,而天空正是天后赫拉光彩照人的脸庞;

什么海王波塞冬,牛和马是他的圣物;什么哈得斯,最喜爱黑色,白杨树是他的圣树;

什么赫斯提亚,家灶及火焰女神,掌万民的家事;

什么德墨忒尔,丰产、农林女神;

什么阿瑞斯,战神,兀鹰是他的圣鸟,宠兽是狗狗;

什么雅典娜,智慧及战争女神,眼睛在夜里发亮的猫头鹰,还有公鸡和毒蛇,对于眸子明亮的女神雅典娜来说,均为她的象征;

什么赫耳墨斯,神使,以灵以主,手握双蛇盘绕的魔仗;

什么赫淮斯托斯,长的丑,却很温柔,热爱和平;

什么阿波罗,射术和光明神,宙斯和勒托之子,月神和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的弟弟,希腊十二大神诋之一,又名福波斯。他是第三位太阳神.主掌光明,医药,文学,诗歌,音乐等。每天架天马拉乘的的黄金车巡游天上一周。

什么月桂树是他的圣木,最喜欢的宠物是海豚和乌鸦,阿波罗的宠物有海豚“音”,而又是掌管音乐的,所以那位女嘉宾说音乐是十二神的物也无可厚非;

什么阿弗洛狄忒,爱与美女神,桃金娘是她的圣树,鸽子是她的爱鸟。天鹅和麻雀也很受宠。

这些,让人想入非非,颠倒神魂的虚构传说,都让他深深埋藏在荆棘草丛中,让我们脚踏实地地从事祖国的地质事业,发掘金、银、铜、铁、锡等等那些丰富的宝藏,要知道,这些都是缺一不可,更不可偏废其一的啊!天生我才必有用,还是老老实实地尊重自然,尊重科学吧。


天生五材耳,并用不能偏

      上阕尾句非常自然地过渡到以天生五材用典。《左传.襄公十二年》提到“天生五材,杜预注:’五材即金、木、水、火、土也。”按当今含义,五材中,有四种直接与矿产有关,即金(金属)、水(水资源)、火(煤,石油,天然气),土(国土,非金属矿产),加上木(草木、农作物等),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须臾不离。这五材,废一不可,偏一难行。

下阕   抵多少,盐铁论,货殖篇。

《盐铁论》是西汉时期由西汉桓宽所著的一本政论性散文集。原为汉昭帝时以御史大夫桑弘羊、丞相田千秋为一方,以各地贤良、文学为另一方,就盐铁官营和酒类专卖等问题举行辩论的会议纪要,后经桓宽推演整理而成此书。

全书分为10卷60篇。前41篇是写盐铁会议上的正式辩论,自第42篇至59篇是写会后的余谈,最后一篇“杂论”是作者写的后序。篇各标目,前后联成一气,采用对话文体,以生动的语言真实反映当时的辩论情景,保存了不少西汉中叶的经济史料和丰富的经济思想资料。这是贤良文学在盐铁会议上的第一次发言,即开宗明义反对,与民争利 、请罢盐铁等,表明他们基本承袭董仲舒的思想。但他们围绕 罢盐铁 所阐述的理由,却偏离了董氏的原意。如贤良文学所谓 开仁义,毋示以利 的崇义贬利观点,就扼杀了董仲舒包含追功求利的进取精神。董氏虽然重视农业,但没有 抑末 的言论,他们却积极主张 进本退末.董氏反对统治集团挥霍浪费,在他们那里变成了 防淫佚、尚敦朴 的安贫乐道思想。可见这时以贤良文学为代表的儒家经济思想,把 圣人之道,当作教条,已明显趋向保守。

《盐铁论》处处渗透着桓宽本人的观点。

货殖篇是西汉司马迁撰写的“讲的是种种社会的情形,且一一说明它的原理。”的上起春秋,下至汉代。所写的地理,又是北至燕、代,南至儋耳。而且各人有各人的脚色,各地有各地的环境。可当游侠读,可当小说读的史记篇章之一。

“货殖”是指谋求“滋生资货财利”以致富而言。即利用货物的生产与交换,进行商业活动,从中生财求利。司马迁所指的货殖,还包括各种手工业,以及农、牧、渔、矿山、冶炼等行业的经营在内。翦伯赞曾高度评价司马迁“以锐利的眼光,注视着社会经济方面,而写成其有名的《货殖列传》”。钱钟书在论及司马迁这篇《货殖列传》时说:“当世法国史家深非史之为‘大事记’体者,专载朝政军事,而忽诸民生日用;马迁传《游侠》已属破格,然尚以传人为主,此篇则全非‘大事记’、‘人物志’,于新史学不啻乎辟鸿濛矣。”(《管锥篇·史记会注考证》)总之,史学界公认:“历史思想及于经济,是书盖为创举。”

《太史公自序》曰:“布衣匹夫之人,不害于政,不妨百姓,取之于时而息财富,智者有采焉。作《货殖列传》”。这十分明确而简要地道出了写作本篇的动机与主旨。全文主要是为春秋末期至秦汉以来的大货殖家,如范蠡、子贡、白圭、猗顿、卓氏、程郑、孔氏、师氏、任氏等作传。通过介绍他们的言论、事迹、社会经济地位,以及他们所处的时代、重要经济地区的特产商品、有名的商业城市和商业活动、各地的生产情况和社会经济发展的特点,叙述他们的致富之道,表述自己的经济思想,以便“后世得以观择”。太史公认为,自然界的物产是极其丰富的,社会经济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商业发展和经济都市的出现是自然趋势,人们没有不追求富足的。“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所以,他主张应根据实际情况,任商人自由发展,引导他们积极进行生产与交换,国家不必强行干涉,更不要同他们争利。这集中反映了他反对“重本抑末”,主张农工商虞并重,强调工商活动对社会发展的作用,其产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肯定工商业者追求物质利益的合理性与合法性;突出物质财富的占有量最终决定着人们的社会地位,而经济的发展则关乎到国家盛衰等经济思想和物质观。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司马迁就能注意社会的经济生活,并认识到生产交易和物质财富的重要性,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注释: 章鸿钊在《水调歌头 好江山》下阕一开始,笔锋一转,对浩瀚如海的史籍发生感叹,斩钉截铁地问:我们用力对撑着盐铁论、货殖篇对后人的影响,从西汉就争论不休的矿产资源我们又保护了多少?尽管越演越细的以盐铁为标志的矿管法,越载越详的食货志,历代的纪要、实录、议案等等,就矿产开发史以及成矿规律,都积累了大量的文献,但是祖国最最需要的还是为矿业做出贡献和牺牲的人才。

      他认为,“予尔时第知外人之调查中地质者大有人在,未闻国人有注意及此者。夫以国人之众,无一人焉得详神州一块土之地质,一任外人之深入吾腹地而不知也,已可耻矣。且以我国幅员之大,凡矿也、工也、农也、文地理也,无一不与地质相需。地质不明,则弃利于地亦必多,不知土壤所宜,工不知材料所出,商亦不知货其所有、易其所无如是而欲国之不贫且弱也,其可得乎?地质学者有体有用,仅其用言之,所系之巨已如此,他何论焉。”

       章鸿钊积极倡导地质教育事业,以身作则,为人师表,从不懈怠。地质研究所毕业生叶良辅在毕业后30余年撰文说:“领导我们的老师是章(鸿钊)、丁(文江)、翁(文灏)三先生。他们极少用言辞来训导,但凭以身作则来潜移默化”。他们“奉公守法,忠于职务,虚心容忍,与人无争,无嗜好,不贪污,重事业,轻权利”,这些为人之道,潜移默化使得“地质调查所内部,颇富于雍雍和睦,与实事求是的风气,从未有恭维迎合,明争暗斗,偏护猜忌的那些衙门恶习”。

“铜陵金穴如许,满目旧炉烟”。

铜陵,产铜的山陵。《古文苑·扬雄<蜀都赋>》:“西有盐泉铁冶,橘林铜陵。” 章樵 注:“铁冶、铜陵,产铜铁处。” 明 陈汝元 《金莲记·释愤》:“孰道铜陵金穴,顿作冰山。” 清 冯桂芬 《日涉园赋》:“陋铜陵之鈲槻,嗤 金谷 之梁欐。”参见“ 铜商 ”。

金穴,藏金之窟。喻豪富之家。《后汉书·郭皇后纪上》:“ 况 ( 郭况 )迁大鸿臚,帝数幸其第,会公卿诸侯亲家饮燕,赏赐金钱縑帛,丰盛莫比。京师号 况 家为金穴。” 唐 张说 《虚室赋》:“朱门金穴,恃满矜隆。” 清 黄遵宪 《春夜招乡人饮》诗:“金穴百丈深,求取用不竭。”后亦用以代指外戚家。 清 赵翼 《怀塞外友人》诗:“岂期飞语传金穴,竟掛弹章出 玉门 。”

如许

1. 像这样的

2. 这么些,这么多。

炉烟

      亦作“ 炉烟 ”。 1.熏炉或香炉中的烟。 南朝 梁简文帝 《晓思诗》:“炉烟入斗帐,屏风隐镜臺。” 宋 苏轼 《青牛岭高绝处有小寺人迹罕到》诗:“暮归走马沙河塘,炉烟裊裊十里香。” 清 支机生 《珠江名花小传》:“炉烟暗递浩歌声。”

注释:全句理直气壮、豪迈旷达地提醒人们,不要忘记眼前遍布的金穴旧炉。铜陵市的铜矿山是西汉时期全国唯一设铜宫的采冶地。大诗人李白曾经写下“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赭郎明月夜,歌声动寒川”。宋代苏轼 《青牛岭高绝处有小寺人迹罕到》诗:“暮归走马沙河塘,炉烟裊裊十里香。”都描绘出唐朝矿冶的盛况。

      汤盘禹鼎、金穴旧炉,无一不是诗人在托物言志,包含激情地赞美神州的江湖湖泊,天南地北,宝藏遍野。章鸿钊的考察证明,现今的皖南沿江成矿带,蕴藏着丰富的铜铁金银铅、鋅等矿产,远景十分可观!


      浩荡江湖南北,赤县神州万里,终古地灵蟠,不信江山改,依旧好河山。

终古

      1.久远。《楚辞·离骚》:“怀朕情而不发兮,余焉能忍而与此终古。” 朱熹 集注:“终古者,古之所终,谓来日之无穷也。”《汉书·沟洫志》:“民歌之曰:‘ 鄴 有贤令兮为 史公 ,决 漳水 兮灌 鄴 旁,终古舄卤兮生稻粱。’” 清 顾炎武 《精卫》诗:“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 鲁迅 《集外集·<哀范君>诗之三》:“此别成终古,从兹絶绪言。”

      2.往昔,自古以来。《楚辞·九章·哀郢》:“去终古之所居兮,今逍遥而来东。” 南朝 梁 刘勰 《文心雕龙·时序》:“终古虽远,旷焉如面。” 唐 李白 《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诗:“惟君固 房陵 ,诚节贯终古。”

      3.经常。《周礼·考工记·轮人》:“轮已崇,则人不能登也。轮已庳,则於马终古登阤也。” 郑玄 注:“ 齐 人之言终古,犹言常也。”《庄子·大宗师》:“维斗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

蟠 pán

      (1) 盘曲;盘结 [tortuous; twine]。如:蟠木(指盘曲而难以为器的树木);蟠龙(盘旋环绕的龙);蟠虬(盘曲的虬龙);蟠蛇(盘曲的蛇);蟠幽(盘曲幽深);蟠根(盘曲的根);蟠旋(盘曲回旋);蟠结(盘曲纠结)

      (2) 遍及;充满 [extend all over;full]。如:蟠满(遍及;充满);蟠极(遍及);蟠泊(充满;布满);蟠胸(满腹;广阔的心胸);蟠礴(广大无边的样子;充满的样子)

     注释: 读章鸿钊《水调歌头 好江山》,非专性就是追问本事,了解诗人或词人所处的时代背景以及人生际遇,从而能更好的体会和感悟诗词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  “微尘中见大千,刹那间见终古”,作者对所发生的事情的快速反映和表现,超越时空,以深远的意境给人们带来精神之熏陶。大家朱熹说:“终古者,古之所终,谓来日之无穷也。”诗人回首旧岁,“终古虽远,旷焉如面。”,“怀朕情而不发兮,余焉能忍而与此终古。” 展望未来,“维斗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 ,尤其在完成这本《古矿录》时,正逢日寇入侵中华,还不时派员说服诗人投靠日寇,先生敞开广阔的心胸,越加发出热血沸腾的最强音,:不信江山改,依旧好河山!


      纵观章鸿钊先生《水调歌头 好江山》,我们难免发出由衷的赞美,赞美诗人深渊广博的历史知识,超出乎常的睿识神见,精益求精的专业本领、沉博绝丽的诗词歌赋和胸中洒落、如光风霽月的甚高人品。作为先生的嫡系十六代孙,我们读来仍有一种生命之激情,被历史的积淀而逐渐被赋予了特定的文化涵义,形成了特定的“意象”,似乎感到先人与我们在生命和精神上十百相通,在文化血脉上一脉相承,在生命感受上相遇相知。诗词观照着我们后人的生命与哲学,我们自豪之余,留下的乃是敬仰和鞭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