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志】以色列与圣经

美地之声 2021-10-10 14:22:42

【死海古卷】展览,新春特刊,系列报道。

圣地志


圣地志是一段跨越千年的史诗。


邦国兴替、战争频仍、信仰坚毅,为这块应许之地写下不朽的记录。


以色列人在这地上,建立了圣地第一个王国,在大卫家的盛世中,建造了敬拜神的圣殿。这辉煌的时代持续不久,就因继承权之争,一分为二:北边的以色列国和南边的犹大国。


以色列国为亚述毁灭,犹大国为巴比伦攻陷,耶路撒冷全城被毁,圣殿付之一炬,居民多半被掳。在强大帝国统治之下的巴勒斯坦地,历经波斯、希腊、罗马的掌权,受到文化的冲击,却仍保有信仰的自主。


在罗马任命希律统治犹太地时,圣殿得以翻新。当时反抗政权与期待弥赛亚的气氛高张,拿撒勒人耶稣成为新的盼望。耶稣死后,罗马军队前来完全摧毁了第二圣殿,以色列民再次被掳。西元四世纪,君士坦丁大帝定基督教为国教,使这地成为罗马圣地。


千年之久的历史,凝缩在一个个古物和故事之中,圣地从来不曾失色,至今仍深深影响世界的各个角落。

以色列与圣经


以色列人于青铜时代的晚期出现巴勒斯坦地。西元前1200年左右,当古近东各强国开始衰微之时,以色列人开始兴盛,持续了六百多年,直到巴比伦人于西元前586年摧毁耶路撒冷为止。此期间所发生的很多重要事件,都记载在圣经里。


以色列人首先是松散的乡村社会,后来建立了一个王国,其中心就是首都耶路撒冷;而耶路撒冷的中心,则是圣殿。然而,王国建立不久,以色列就因继承权之争而一分为二:北边的以色列国和南边的犹大国。


西元前722年,以色列国被亚述人毁灭。一百三十年后,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派大军征讨反叛的犹大国,造成耶路撒冷全城被毁,圣殿付之一炬,大部分居民被巴比伦人俘虏的结局。


西元前539年,巴比伦落入波斯王古列之手。之后不久,古列王许可被掳的以色列人返回故土,重建圣殿。犹大遂改称为「犹大省」,成为波斯国的一个行省,直到西元前332年又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


以色列国和犹大国

铁器时代晚期/第一圣殿时期(西元前1000~586年)


以色列人从一散居在撒玛利亚和犹大丘陵地带的偏远弱小民族,发展成为一个王国。在圣经中,这个时期的开头,是大卫和所罗门王的「黄金时代」。然而在所罗门死后,王国分成了两部分:北方以撒玛利亚为首都的以色列国,和南方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犹大国。以色列国领土比犹大国广,并且土地肥沃富饶,且与各国通商广泛,所以也更国际化。相比之下,犹大国比较地方性,四百多年中仅由大卫王室统治。在整个铁器时代晚期或第一圣殿时期内,两个王国时而友好,时而敌对。他们是首次统治圣地的独立君主国,只是有时受外邦帝国的辖制。


证明大卫存在的「但丘石碑」

但丘石碑(Tel Dan Stele)是一块独特的亚兰文碑文残片,来自纪念亚兰王哈薛(Hazael)战胜的石碑,称「但丘石碑」,是在圣经以外关于大卫王朝最早的记载。在这段碑文里,亚兰王炫耀功绩,说自己杀死了以色列王约兰和「大卫家」的王(犹大王)亚哈谢。这记载与列王记中的内容不符,那里提到约兰和亚哈谢是被耶户所杀,然后耶户自立为以色列国的王(王下九)。


哈薛的碑文与圣经经文的差异,反映出不同历史作者对事件不同角度的写法。哈薛的碑文是用亚兰文写的,字体与古希伯来文相似。古希伯来文一直使用,直到约二千六百年前巴比伦人摧毁耶路撒冷城并流放其居民为止。请注意这里的字体与第二圣殿时期乌西雅碑文上方形希伯来文字母之间的差别。


乌西雅墓志铭

犹大王乌西雅也有考古的证据。乌西雅在西元前八世纪登基,以他的建筑工程闻名。他死时因患麻疯而不得入葬皇家陵墓。在他死后约七百年的第二圣殿时期,耶路撒冷扩张,乌西雅的坟墓不得不移到新的城界之外,并在新葬地另竖墓志铭作为标志。


以色列宫殿

铁器时代晚期/第一圣殿时期(西元前1000~586年)

巨大的宫殿、圣殿、公共建筑和防御工事,展现了以色列国和犹大国的力量和财富。没有高超的工艺技术和组织能力,这些建筑不可能完成。这些宏伟的建筑深受腓尼基建筑风格的影响,结合了上好的石工和精细的建筑装潢技术。以色列亚哈王时期夏琐城的城防大门,就是一个显着的例子。这城门原是双闸门,但只有右侧的门保存了下来。门是由精细雕凿的石头建成的,饰有一对雕刻柱顶,支撑着巨大的门楣。两个柱顶取意于棕榈树图案,这是古近东艺术中普遍象徵丰饶的图案,也是以色列和犹大建筑的一个标志。同时期的圣殿模型,也以巨大的柱顶来装饰圣殿的正面。在拉玛特拉哈(Ramat Rahel)犹大宫殿的窗栏中,也有风格相同的小柱顶。这些柱顶上有古近东通用的精雕象牙嵌饰,上面刻画一个女人在同样的窗栏后面向外张望,由此显出其装饰的功能。


象牙雕刻


匠人也为装饰宫殿内部的细节费尽心机。在以色列国的首都撒玛利亚,象牙雕被用于装饰王座房间墙壁和木制家俱。在申言者阿摩司看来,这些「象牙床」代表以色列王室贵族的腐败与堕落(摩六4)。


印章与圣经


王室宫廷负责管理国家的经济、军事和外交。圣经记载了许多重要的职称,例如「王室管家」、「经学家」和「书记」等。这些职位在王室的近亲家族中由父子相传,例如在犹大国连续服事三位君王的沙番(Shaphan)家族和亚革波(Achbor)家族。还有许多其他官员的名字出现在圣经或出土印章上,其中有些印章或印记还印证了圣经中的名字或职位。

古时的印章就像今天的签名一样,代表拥有权,或用来签署文件。在一些出土的官方窖藏中,发现了许多印章。最重要的是在耶路撒冷大卫城所发现的,里面约有五十个图章印记,印证了圣经中许多名字和职位,与犹大最后一位王西底家与申言者耶利米的故事生动对应。

考古学家艾拉特‧马扎尔(Eilat Mazar,1956~)在也许是大卫宫殿第一圣殿时期的土层里发现了一枚印章,上面写着「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另一枚印章与此相距不远,上面写着「巴施户珥的儿子基大利」,这两个人在耶利米书中一同被提及(耶三八1)。在西底家王时期,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准备攻打耶路撒冷前,两人因不满申言者耶利米劝以色列人投降迦勒底人的劝告,而将耶利米投入坑中。


祭坛、香坛

在别是巴丘(Tel Beersheba)出土了一个献牲祭的坛,可能是来自一个未保存下来的犹大神殿。这个坛饰有四个角,是用平滑切割的石头砌成,似乎违背了圣经中用不加雕凿石头砌坛的诫命(出二十25)。我们从圣经的描述得知,寻求庇护的逃亡者为了得到保护,会抓住这样的坛角。较小的四角坛,在圣地到处都有发现,包括家中、圣祠、和工厂。这些坛是为了献香,这是当时常见的宗教礼仪。亚拉得(Arad)的圣所和别是巴的祭坛都在古时被拆,这可能是发生在希西家王的时期。


音乐敬拜


圣经记载,以色列人长久的传统,就是用音乐和歌舞来表达欢乐和对神的感谢,并为宗教礼仪营造气氛。例如,利未人会用唱歌和演奏乐器如竖琴、鼓、笛子等,来伴随他们在圣殿的服事。尽管大多关于音乐的重要发现都不出于以色列人的遗迹,由此还是可看出音乐在当代的功能。


在亚实突(Asdod),出土了一个用于献食物或香的仪式桌,上面刻画着一个乐团,其中两个人吹笛子,一个人奏铜钹,一个人弹七弦琴,一个人打铃鼓。在乐师们上方,罗列着三只动物,可能代表祭品。打铃鼓的乐师雕像尤其常见,证明铃鼓在敬拜和各样仪式中,是重要的角色。


邻国之争

铁器时代晚期/第一圣殿时期(西元前1000~586年)


以色列和犹大国的周边有独立的国家和城邦。东北是亚兰人(Aramean)的诸王国,北部沿海是腓尼基人(Phoenician)的城邦;亚扪人、摩押人和以东人的国度盘踞在约旦河东岸,而非利士人则占据着南部沿海平原的众城市。随着此地区各国力量的此消彼长,以色列和犹大国与这些邻国间的边界也不断更动。


以色列人与邻国的关系,主要记载在圣经里。以色列人并非总是与邻国敌对。有时他们与其它国家组成联军,来对抗共同的敌人,如亚述人。有时以色列人与邻国关系亲密到一个地步,甚至以联姻建立起政治联盟。


在以色列国东北方,亚兰人形成了一系列的王国,其中最突出的是亚兰-大马色(Aram-Damascus),在圣经中被描述为以色列的死对头。在亚兰人基述(Geshur)王国的首都伯塞大城门附近出土了一块浮雕石板,上面刻着一位带刀的牛头人物,可能是象徵掌管下雨的大神哈大德(Hadad),或是掌管河水上涨的月亮神,也有可能是二者的结合。


以色列和犹大国的东部,过了约旦河后,是亚扪人、摩押人和以东人的地界。这些王国中最北边的两个,亚扪和摩押,长年受以色列统治。但摩押似乎曾短暂脱离以色列的统治,因为在约旦出土了西元前九世纪摩押王米沙(Mesha)所立的米沙石碑(Mesha Stele),上面提到了摩押的独立与定都底本(Dibon)的事蹟。然而,亚扪和摩押是在亚述人征服圣地之后,才兴盛起来。他们虽然当时又沦为附庸国,却享受相对的独立性,甚至扩张了他们的领土。


在圣经记载中,占据南部海岸平原的非利士人,在被大卫王征服之后,就不再以强权身份出现。但考古证据证明,他们此后仍旧具有影响力。西元前七世纪,非利士人受亚述帝国统治,却因享有亚述强有力的经济后盾,反而繁荣起来。然而他们与犹大的命运相似,于西元前约600年被巴比伦征服并毁灭。

在耶路撒冷的一座墓穴中有一项惊人的发现,就是这个动荡年代所遗留下来两个银制的护身符。这符上面刻着古希伯来文,被卷成小卷,由于写作的铁笔尖细如发,文字解读起来非常困难,唯有下端的文字看出是圣经民数记六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的一个版本:「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愿耶和华善待你,赐恩给你;愿耶和华向你施恩,赐你平安。』这套礼词,称作「祭司的祝祷」,已逐渐成为犹太人礼拜的一部分。这两个护身符是目前记录圣经文字最古老的实物,比死海古卷还要早约四百年。


拉吉之战(西元前701年)

西元前701年,亚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同他军队来到,犹大准备面临最严酷的时刻。在犹大第二大城市拉吉(Lachish),出土了这场战争鲜活的见证。尼尼微城西拿基立王宫一个厅的墙壁上,刻满了浮雕作装饰。这浮雕逼真地再现了亚述军队围困、征服拉吉的场景,也突显出这场胜利对亚述人的重要意义。浮雕的左面,亚述人借助攻城坡道、冲车进攻拉吉。对面城墙上,犹大国人的箭头、火把、弹石则如雨般散落敌阵中。浮雕中间,亚述人把俘虏钉在杆上,抢走掠物,犹大国人一家家走向流放之地。浮雕的右面,西拿基立王检阅俘虏伫列和战利品。题刻写着:「亚述王西拿基立乃世界之王,坐在尼米杜宝座上,检阅拉吉的战利品从他面前经过。」攻下拉吉之后,亚述的暴行于耶路撒冷的城墙下嘎然而止。军队撤走了,西拿基立也打道回府,原因至今不明。按圣经记载,这是耶和华的神迹:


「希西家向耶和华祷告,说,坐在二基路伯中间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阿,惟独你是地上万国的神,你曾创造诸天与地。耶和华阿,求你侧耳而听;耶和华阿,求你睁眼而看;要听西拿基立打发使者来辱骂活神的一切话。耶和华阿,亚述诸王果真使列国和列国之地变为荒凉,将列国的神像都扔在火里,因为它们本不是神,乃是人手所造的,是木头和石头的,所以被灭绝。耶和华我们的神阿,现在求你救我们脱离亚述王的手,使地上万国都知道,惟独你是耶和华。…所以,耶和华论亚述王如此说,他必不得来到这城,也不在这里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筑垒攻城。他从那条路来,必从那条路回去,必不得进入这城;这是耶和华说的。我为自己的缘故,又为我仆人大卫的缘故,必保护拯救这城。耶和华的使者出去,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清早有人起来一看,都是死屍了。亚述王西拿基立就拔营回去,住在尼尼微。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庙里叩拜,他儿子亚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杀了他,就逃到阿拉腊地。他儿子以撒哈顿接续他作王」(赛三七15~20,36~38)。


古列圆柱诏书

波斯时代(西元前539~332年)


西元前539年,巴比伦陷落于波斯大军之手。不久,波斯王古列(Cyrus,西元前580~529)成功地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大帝国,疆域从印度直到北非。以色列地被波斯人统治超过两百年,直到西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为止。


波斯人给辖地很大的宗教自由和政治自治权。西元前538年,波斯王古列允许被掳的犹大人民回到本土,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耶路撒冷又一次成为犹太民族的政治、社会和宗教中心。

1879年,古列圆柱在美索不达米亚(现今的伊拉克/伊朗)出土,圆柱上的文字是亚甲文楔形文字(Akkadian cuneiform script),共有四十五行。大部分段落为歌颂古列王,有些是叙述古列王征服巴比伦城的事蹟和向巴比伦之神的祷告。最重要的是,铭文还叙述古列王释放巴比伦城被掳的人民,让他们返回自己的家乡去敬拜自己的神。


部分铭文刻着:「我是古列,宇宙的王、伟大的王、大能的王、巴比伦的王、苏美尔和阿卡德的王、天下四方的王…我把以往居于那地的神明送回底格里斯河彼岸。虽然他们的圣所早已陷于荒凉,我却为他们设立永久的居所。我还召集所有这些神明的子民,使他们归回原居地。」古列圆柱的铭文证明了圣经的记载。在此之前二百年,耶和华已在预言里指名宣告古列会攻陷巴比伦,并释放耶和华的子民重返故土。


「耶和华如此说,为巴比伦所定的七十年满了以后,我要眷顾你们,向你们坚立我美善的话,将你们带回这地方。」(耶二五12)


「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华为要成就祂藉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就激动波斯王古列的灵,使他通告全国,下诏书说,波斯王古列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地上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祂建造殿宇。你们中间凡作祂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建造在耶路撒冷之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殿;(祂是神);愿这人的神与他同在。」(拉一1~3)


■【死海古卷】展览系列


微信公众平台按需选择关注订阅

水深之处】微信号:luke54
*福音、见证、诗歌、晨晚祷


微信门户】微信号:Ss-Sweetwater
*特会信息,365天读经,应有尽有


歌中之歌】微信号:lsmsosong
*诗歌赏析,每日推送诗歌视频


分賜之泉】微信号:FENCIZHIQUAN
*读经三旧一新,生命读经


美地之声平台微信号:mdzs31

☉每天晚间发送次日内容;右上角按钮,分享到朋友圈或查看历史消息。
☉投稿:jdt365@gmail.com
☉站长交通微信号:jdt365
♦美地之声:http://jdt365.net
♦中福论坛:http://bbs.fuy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