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蕲黄四十八寨之 ——三教合一狮子岩

问津堂 2021-07-29 07:13:16

少潭河

作者按:在武汉新洲东边,是绵延无尽的大别山余脉。登临山顶纵目远望,一道道沿山势起伏的古寨城墙,在蓝天白云间若隐若现,那就是曾经金戈铁马的“蕲黄四十八寨”。走近那些残缺不全的古寨城墙,一个个遥远的战争传说似乎葡匐在荒草中默默诉说。这些个寨子是谁所建、为何而建,如今又是怎样的面貌?一条新修的新洲东部红色旅游线,即将把这些古寨子,一线穿珠似的展现在您的面前……


狮子岩顶古寨中野山果    
       


早在2004年为了开发利用新洲东部山区旅游资源,作者以新洲区区政协为平台,向区政府建议在新洲东部山区进行集:孔子河问津书院的人文历史、道观河报恩寺的宗教文化、将军山的自然风光——三位一体的进行区位性的整体综合开发;同时还写下了关于保护和利用新洲东部山区古寨的建议。今用问津堂公众号将古寨风光一一展示,诸位不妨随着作者的脚步,一起去探险解密!今天为大家推出首篇,以后还将有其他独具魅力的山寨陆续推出,敬请大家关注、支持!


少潭河水库

过去,由新洲邾城去旧街利子河街右拐弯,沿利子河边东行约三公里,就来到少潭河水库大坝上。如今,沿红色旅游公路,行至杨山村,也就到了少潭河源头。远远看去,只见靠少潭河水库边,一山崖拔地而起,山顶状如一头雄狮,那就是“狮子岩”,清代以前亦有“狮峰堡”之称,岩顶残存的古寨为明、清之际闻名于世的“蕲黄四十八寨”之一。

狮子岩古寨

据清道光《黄冈县志·古迹》载:“狮子岩,道观河东,盘踞三十里,高五里,形如狮蹲,其巅如狮口,中可容席。七洞三泉在岩下里许。”

狮子岩顶远眺

狮子岩山势险峻,岩峰挺拔,状如蹲狮,头尾四足俱备。其巅山壁内陷,上下岩石伸出,中可容10余人围坐,酷似狮口,向东北张喉鸣吼。山顶林木森森,山脚杂草茂密,山风吹过,犹如狮发狮须拂动,栩栩如生。

赤膊龙岩壁

狮子岩不高,海拔约200米,在上世纪50年代末,狮子岩下建成少潭河水库,使狮子岩显得壁立千仞,更为雄峻,像镶嵌在少潭河水库边的万丈绝壁!


古寨残垣寻石屋
1

走在狮子岩赤膊龙脊

狮子岩顶须沿少潭河水库溢洪道,也就是传说中的赤膊龙身穿行而过。沿着赤膊龙龙脊惟一通往崖顶的小道,踏上由块块不整齐的岩石垒砌呈“之”字形的台阶,途中顾不得、也没气力去数脚下的台阶有多少级,正一路撞撞跌跌时,一堵石砌寨墙和几幢石屋挡住了视线,我们来到狮子岩崖顶古城寨门。

狮子岩古寨门

原古城寨墙厚约1.5米,高4米,长近3000余米,为乱石干彻,城内砌大小石屋约500余间,城内东南西北门各建有门楼。

狮子岩古寨

相传狮子岩崖顶古城寨与元末“红巾军”起义有关,现今残存的寨墙多为清代太平天国转战新洲时的古城墙遗迹。这在当时的民间自筑堡垒中,是建制设施比较完备的一座。


狮子岩古寨墙

古城寨墙顺崖顶山势,筑在悬崖绝壁之上,当年依山筑寨之艰难可想而知。其曲曲弯弯,分内城和外城。内城为崖峰,占地约30亩,是城寨的指挥中心;外城建有石屋几百间,是官兵宿营或近处山民躲避战难的住所。

狮子崖石屋残壁

狮子岩古寨石屋

我们沿着外城的残垣断壁,在城寨脚下的羊肠小道上艰难行进,留客草(山里人对带刺植物的戏称)不时地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手臂和衣服划破了,但在山民的带领下,在密林之中找到了一幢幢石屋,尽管石屋经历数百年风雨,荆棘丛生,蛛网暗结,只剩下破败的四壁,但依然能体验昔日战时山民在此的生活景况。

狮子岩古寨石屋

临近石屋群的山腰一潭池水依旧是那么清澈,池边茂林修竹,景致宜人。

晨钟暮鼓敲出三教合一奇观
2

狮子岩顶庙观建筑群

狮子岩顶现建有儒(孔庙)、释(佛庙)、道(道观)三家庙、观,分别供奉孔子、佛祖、观音、关公、老子圣像。听守庙老人说,每月农历初一、十五,附近市、县老百姓朝山较多,特别是像每年农历二月十五花朝、二月十九观音会、四月初八放生会、八月二十七孔圣人诞辰会等节日,山上必办盛大庙会,儒、释、道三教共处一山,互不干涉,共享香火,这在其他地方很是罕见。

狮子岩顶庙观内三教神像

为何儒、释、道三教庙、观建在一个山头,现已无法考证。但清《黄冈县志》和当地《王氏宗谱》记载:狮子岩庙为明成化六年(1470年)当地王氏宗族为祭祀赤膊龙特建的狮峰山寺家庙,僧人园秀住持。明末诗人、知剑道人官抚辰云游时有《人日狮子岩访楚上人雪盈丈》诗云:“人日雪山去,雪深不见人,古径寻之无人破,何处人传狮子声,闻声信步步声处,到来声尽说无生。”老庙前原有牌楼书“陆海篷莱”四字,庙后崖壁上刻有“阿弥陀佛” 四个大字,传为园秀住持所书。牌楼毁于“文革”,“阿弥陀佛”四个大字在重修庙时,砌在墙壁里,以为保护,今庙为王氏宗族集资在原址重修。

何年再闻狮子吼,到来声尽说无生; 

都云天火燃古寺,传灯悲钟绕寨鸣。

俗话说:山有多高,水亦多深。狮子岩庙禅房内有一眼天然古泉,深约1.5米,冬暖夏凉,长年久旱从不涸竭,人称“洗心泉”,传说喝此泉水可以消厄去病。

狮子岩顶古庙内洗心泉

在岩顶寨内,随处可见残破石塔,守庙老人说这是历代住庙人留下的灵塔,“文革”打毁后大部分抛到山下水库里。今天我们还能看到一处当年寺僧坐化者的墓地和几块1.5米见方刻有图纹的大青石板,近年山上时有物件出土,他带我们参观了出土的镏金菩萨残身、佛头像等。

狮子岩顶古墓残塔石刻

狮子岩顶古墓残塔石刻

一口近年出土的铁钟吸引了我的注意,铁钟约四十厘米高,钟身铸有铜钱等图案,并铸有“咸丰十年三月十八日吉立,徐家垅官冲社众囗人等”字样,它不仅成了狮子岩寺庙中唯一有年号的证物,还使我们得到一个信息,当年狮峰寺旺盛的香火远播到离狮子岩方圆百公里以外的地方。

狮子崖出土的清代铁钟

残寺古钟夜夜鸣,劫火余生法相生。

阿弥陀佛长依止,一年一度伴忠魂。


赤膊龙的离奇传说

顺着崖壁艰难地攀爬,探寻了狮子口、老虎洞、鹞子翻身等处,在狮子岩顶,听守庙老人讲:1963年秋,袁家冲土地庙前的两棵古松是赤膊龙的两只眼睛,被人锯断;于是赤膊龙舌头———利子河中的一根十几米长的巨石随后自行断成了几截;后来修水库,泄洪闸刚好建在赤膊龙的“七寸”上了,新开泄洪道的岩壁还是暗红色……赤膊龙的龙脉就这样破了。


赤膊龙岩壁

元末明初,由于战乱频繁,新洲一带数百里“半为墟丘”。明洪武年间,太祖朱元璋下诏,从江西的饶州、余干、乐平等地移民来此定居(今民间俗称江西过籍),王氏先祖即明洪武四年由江西乐平县迁于今新洲落籍。

相传,王氏先祖是母子二人迁来新洲,由于家境贫寒,寄住在袁家冲舅父家中,靠母亲纺织,儿子替舅父家放牛为生。

袁家冲一脉山清水秀,一道山岗蜿蜒如巨龙,一日,儿子放牛时无意听到两位看地的风水先生关于一块龙穴的争论。颇有心计的他,在风水先生之前摘走龙穴处的一朵鲜花,并请求其舅父让他把父亲移葬于此,舅父念他是一孝子,同意把袁家冲的山岗让他安葬父亲,并按他的要求以防日后袁、王两家后代为坟地发生纠纷,还写了一张赠让袁家冲山岗的契约,一纸契约使袁家冲的山岗几百年来一直归王氏所有。现在的袁家冲已无袁姓后代……

传说中袁家冲这道山岗就是一条龙脉,谁家得到本应出皇帝,但由于时辰未到将花蕾就摘了,龙衣未穿,龙脉已破,皇帝是出不了,故将此山岗称为“赤膊龙”。尽管出不了皇帝,但风水犹存,那小孩将他父亲遗骨移葬龙穴后,王氏一族在此繁衍生息,称“赤膊龙王氏”。后来名人辈出,明、清两朝进士、举人科甲蝉联,以王廷陈、王廷瞻、王家禄、王家壁等人为族中佼佼者。王廷陈为明代著名诗人,其弟廷瞻历任户部尚书、南京刑部尚书,卒赠太子少保。自此“赤膊龙王氏”为当地望族,荣极一时。

明成化六年(1470年),王氏后代为了纪念赤膊龙,选中龙脉附近景色秀丽的狮子岩建王氏宗庙祭祀。 

狮子岩顶古墓群和庙观建筑


蕲黄四十八寨简述Discovery

蕲黄四十八寨,为鄂东农民起义的主战场,元顺帝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罗田徐寿辉与麻城邹普胜等利用白莲教聚众发动农民起义,用红巾为号;徐寿辉被推为主帅。九月,攻占蕲水及黄州路,打败元威顺王宽彻不花;遂即以蕲水为都,称皇帝,国号天完、建元治平。后以邹普胜为太师、倪文俊为丞相,当时湖广、四川、徽、饶、杭、湖诸地尽为其所控制。黄州地方官吏、乡绅即在东山结寨(今新洲、团风、麻城等地大别山中)占山为王。

后陈友谅立国大汉,与朱元璋争雄天下,厮杀在大别山各山寨之中,几战邾城,亦几度跃马东山之巅,长江之滨,据史料记载蕲黄四十八寨之名始于这一时期。

明朝天启、崇祯年间,由于朝政腐败,民不聊生,天下大乱,群雄四起,农民起义再度风起云涌。朝廷急命安庆巡抚史可法,联贯大别山腹地的安徽、河南、湖北、江西四省共同防御农民起义军。据清末史志学家王葆心《蕲黄四十八砦纪事》一书记述,大别山区山峰连绵起伏,各省在自己的防区内,组织当地大户,利用有利地势,建城筑寨,并募集钱粮,训练兵丁,平时耕种,遇有战事,互通烽火,进城寨防守。当时,鄂东山寨与安徽大部分山寨联合紧密,遇有战事互通信息。新洲由于靠近长江,自古以来为战略要地,许多大战事就发生在境内这些山寨之中……

新洲的狮子岩(狮峰寨)、保安寨、刀楼寨、陈楼寨、关圣寨等十几个大山寨,同鄂东大别山区其他山寨当时合称为“蕲黄四十八寨”,并与皖、豫、赣三省诸山寨又被称为“明季江淮七十二寨”。

其实,蕲黄四十八寨在《明史》、《清史》中时常被提到,还算一处小有名气的地方,只是在近代因地处偏僻山野,渐被人们所遗忘。




问津堂

鄂东民风民俗、历史人文掌故、旅游摄影、民间收藏交流……感谢老朋友们一直关注支持,欢迎新朋友进来谈天说地!


长按指纹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

如需转载图片请联系QQ:6885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