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画师万里单骑走新疆,站在龟兹古石窟前热泪盈眶,曾写下这样两首短诗|「我们读诗·陈青洋」No.840

我们读诗 2021-04-04 06:29:15


WORD TO WORLD / 这就是你抵达世界的方式



克孜尔石窟又称克孜尔千佛洞或赫色尔石窟,中国佛教石窟,位于新疆拜城县克孜尔镇东南7千米明屋塔格山的悬崖上,南面是木扎特河河谷。


欲第四回赴新疆自驾考察古石窟二首

作者:陈青洋


(一)


乙未秋寒醉酒诗,
霜天白水歌舞时。
魂牵千载龟兹觅,
梦醒一朝向西驰。
阳关西去雪消融,
大漠东来春草迟。
借问烽烟何处起,
轮台恰忆送别辞。

(二)

何如得觅意西来,
姑墨欲驰驾畅怀。
此去江湖箫剑尽,
丹青胡地近轮台。



朗读者:陈青洋(是吾)浙江画院女画师,1969生于广东阳春。199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画专业,获硕士学位,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浙江画院专职画师、理论与评论工作室主任、《中国画画刊》主编。



是吾于5月8日开始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万里单骑走四路:古丝绸之路、佛教西来之路、唐宋边塞诗词之路、西域古洞窟艺术之路。她历时两个月深度考察解读一带一路的文化意义,身体力行地文化援疆。



《是吾西游记》摘选二则

 

克孜尔石窟•谷内区——绳索与木梯


陡峭的砂岩中,大“之”字形的路线,我依稀能辨认出必需跟随的轨迹,避免从侧面滑落。观忪近段时间在临摹谷内区的壁画,眼前的路线正是他一个人不断上下行走出来的。山坡上斜拉着长长的绳索,应该是专门户外运动使用的那种。走在极度狭窄的悬壁间,靠山体一侧是疏松的砂岩,几乎没有可攀扶的着力点,绳索是唯一依靠,特别是在雨天。


山壁悬崖旁的泥土中,斜躺着长长的木梯子,这是当年龟兹研究院工作人员进出洞窟的工具。现在很多条件比以前已大有好转。但,梯子、景色依然如故;像观忪这样热爱洞窟与壁画的人依然如故。

 


库木吐拉沟口区新1窟——“女神”


走进库木吐拉沟口区新1窟,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顺着手电筒的光束,光源外侧的漫射光能让我感觉到洞窟空间的逼仄。



光源慢慢转动……落在一尊红衣佛像上,穹隆顶正中是莲花的中心,她就站在其中一片花瓣中,带着世界上最甜美的笑容俯视众生。我被眼前的图像惊呆了:温柔、妩媚之至的佛在天上对着我微笑,婀娜的体态、撩人的媚态,令人心驰神往,这,就是“女神”(佛是智慧和觉性的体现,佛性本无男女)。



视线只能依赖手电筒的光束移动,我努力地想把景物看清楚。温暖的色调,温暖的表情,一切是那么的雍容与华丽,让人无法抗拒,只想跟随那“拈花微笑”,进入佛的世界。

但,总觉得看不清楚。这是一种摄人心魄的“美”。美得令人魂不守舍,令人神魂颠倒。一直在寻找的“女神”形象就在这里。在这我见到了最妩媚的“神”,荡漾在幸福之中,如此美好,让人欲罢不能。



201658日,我,一辆车,从杭州出发。途经西安、天水、兰州、西宁、武威、张掖、嘉峪关、敦煌、瓜州、哈密、吐鲁番、鄯善、乌鲁木齐、新源、库车、阿克苏、喀什、塔什库尔干、红旗拉甫、叶城、和田、策勒、于田、民丰、且末、若羌、洛阳,翻越了祁连山、天山,沿昆仑山北面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翻越阿尔金山……710回到杭州。历时64天,行程约20000公里。



文|张海龙(Harold-Zhang)


看到女画家陈青洋万里独行去往新疆,考察西域古石窟,深为其勇气与执著所感动。想起我为新疆电视台纪录片《塔里木河》所写的文字,其中有一集名为《龟兹之火》,摘录其中几段作为今日回应吧——

新疆库车,古称龟兹,这里是古印度、希腊、罗马、波斯、汉唐文明在世界上唯一的交汇之地。龟兹拥有比莫高窟历史更加久远的佛教石窟艺术,这里是众神欢聚之地。



穹顶之下,生命无常。所以凿窟造像,祈求现世安稳。


佛教徒修建洞窟修行的方式,最早从印度第一个石窟阿旃陀石窟开始,此后翻越帕米尔高原向东方传播,在龟兹的天山褶皱里找到了庇护之所。龟兹石窟群中,最大的克孜尔石窟开凿于天山南部余脉40米高的崖壁上,背山面水,谷底就是最终汇入塔里木河的渭干河。 克孜尔,在维吾尔语中是“红色”的意思。那里是一片赤红色的山体与河流,阳光照耀之下如同熊熊火焰,仿佛各路混血神灵全都云集于此。克孜尔千佛洞,是古代印度、希腊罗马和波斯文明与东方文明的连接点,它兼容并蓄地保存了几种文明相互融合时的最初模样,由此造就了世间独有的龟兹文化。


佛为苦难者献身,从来都是不计代价的历险。


在克孜尔千佛洞,有许多壁画反映同一个主题:菩萨高举着自己燃烧的双手,为商队照亮前行的道路。从前的丝绸之路上,商队在迢遥路途中遭遇种种妖魔鬼怪,都会向菩萨祷告求助。而菩萨在茫茫人世间听闻微弱的呼救之声,就会毫不犹豫将自己双手缠布浸入油中,点燃双手为商队指路。于是,恶魔消失,商队与驼马牛羊通过峡谷隘口。


龟兹之火,从未熄灭,始终在看不见的地方一路向东传递。


今天,距离克孜尔千佛洞仅仅十公里之外,就是克拉二号气田,西气东输的能量之源。

万古荒原之中,大地储蓄能量。千百年来萌发着勃勃生机,不仅孕育了灿烂辉煌的龟兹文化,还输送着源源不断的天然气。


山河隆起,斗转星移。在离大海最远的地方,在古龟兹大地的深处,在离我们最近的星星里,黑石油澎湃,天然气汹涌,那是一座燃烧的大海,那是一场秘密的祈祷。


龟兹之火,世纪绵延,排挞千年而来,始终生生不息。


点击阅读原文,收看纪录片《塔里木河》第九集《渡口》

往期读诗

我们的病都是心造成的丨崇明道长

状态|武林广场光影秀设计师郑靖

日记|音乐人蒋山诵唱海子的诗

你与我一起过生日|王伟军读楼森华

径山偶拾丨杭州径山禅寺法涌师父

咏怀古迹丨台湾师范大学教授何怀硕

在树与树之间荒废丨诗人潘洗尘

湖畔居即兴丨刘树勇(老树画画)

未择之路丨台湾歌手杨宗纬

我要唱的歌丨我们读诗总策划张海龙

当你老了丨美国作家Tyler Roney

暴雪过后|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叶舟


每晚九点,我们读诗

万物生长,灵魂飞升

神在我们喜爱的事物里


用最诗意的声音,唤醒最中国的记忆

做中国最好的诗意生活分享社交平台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读诗,欢迎留言并转发分享

主编:张海龙/编辑:生力军新媒体小组

音频编辑:莫若铭/音频片头:秦原/电台主播:琪琪

读诗投稿: poem@arrmedi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