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日报收藏频道艺术人物 邱皛雨

陕西日报收藏频道 2021-11-23 08:07:11


艺术简历

  邱皛雨,1947年出生于江苏徐州,笔名邱汉、子父、池公、滕公,八十年代就读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91年就任于北京世界和平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艺术研究院创作研究员、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


  六十年代随著名画家王寄舟先生学画,八十年代中期西下长安随著名人物画家郭全忠、张之光、陈子林、马云、王金岭、陈国勇等诸位先生、教授学习中国绘画。作品曾参加国内青年美展和全国美展,并多次发表于国内外杂志、报刊等,多幅作品被文化部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博物馆、展览馆所收藏。


  1993年获世界铜奖艺术家称号,他的作品曾国际奉皇杯艺术大展中获金奖,法国国际铁塔艺术大展、加拿大枫叶展获两项优秀奖,出版有个人画集,被编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当代书画艺术界名人荟萃辞书》、《中国书画百科全书中国书画家艺术精品大典》、现代艺术家作品润格集》、《现代中国名家书画宝鉴》等


大美,邱皛雨的中国画

  海潮退了,海面平静,那是一种优美;海潮再起,波涛壮阔,那是一种壮美;圆,仅止于圆;方,仅止于方;而弧三角千变万化,不齐之齐,黄宾虹称之为内美;康有为评南北碑“一曰魄力雄强,二曰气象浑穆,三曰笔法跳越,四曰点画峻厚,五曰意志奇逸,六曰精神飞动,七曰兴趣酣足,八曰骨法洞达,九曰结构天成,十曰血肉丰美”,可称之为大美。邱皛雨的中国画,应该是一种大美。

  在我的记忆里,有几件书画最为深刻,一件是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一件是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一件是梁楷的《泼墨仙人图》,一件是《怀仁集王羲之书圣教序》,一件是《始平公造像记》。还有两件,它们是马蒂斯的《舞蹈》及蒙德里安的《布基—伍基的胜利》,为何记忆深刻?因为美到了极致,无论优美、壮美、内美、大美。

  在邱皛雨的中国画中,记忆深刻的有那么几件作品。一是《空门》,画了四个和尚,三个并立,一个侧立,头部只用黄黑色块作大体交待,比之梁楷的减笔更减笔,然而音容笑貌跃然纸上,简洁的衣纹、鞋靴以及黄、红、灰黑的色调构成,如读“早悟三空之心”。

  二是《四君子组画》。画梅,画面下方是老枝发出新枝,老枝苍劲,新枝俏拔,花或含苞或开放,画面上方一枝倒挂,改俏拔为柔和,上下相映成趣,浑然天成。画兰亦同此章法,但垂下的兰叶如同长长的柳枝,是书法的锥画沙兼屋漏痕,而叶梢的一朵半兰花,格外天真逗人。菊与梅不同之处是,梅,上下都是开放式的,菊却上面疏放而俏皮,下面的粗枝捧着重重的金菊,几点浓淡墨的叶子使金菊更为提神。画竹纯用水墨,三根竹,错落有致,虚实分明,曲直相间,杆遒劲而有力,叶婀娜而率真。四幅组画,寥寥几笔,便成气象。黄宾虹认为,“大家落笔,寥寥无几,名家数十百笔,不能得其一笔。”这与蒙德里安的“我不想‘生产’,只想‘提炼’”是一致的”。梅、兰、竹、菊四君子,体现了邱皛雨的传统笔墨,象征文人士大夫清高恬淡的品质。

  三是《紫气东来》,以紫藤和黄山绿背(黄山的一种鸟)为题材。这是一幅典型的花鸟画大作,所谓大作,一是画面篇幅大,二是作品气势开阔。花鸟画不像山水画,一旦大于实物会显得不舒服,而山水画再大也大不过实物,历史上的花鸟画很少有大尺寸的,常在四尺之内,邱皛雨敢在丈二宣纸上纵横挥洒,提笔却举重若轻,首先是他胆量的体现。元代著名书法家鲜于枢,人问他作书的诀窍,他连说:“胆!胆!胆!”当然,有胆无识也画不成画,邱皛雨识从何来?从书本来,更多的从自然而来。为了画紫藤,他一年到头都在观察紫藤,观察春夏秋冬四季紫藤的生长变化,以此捕捉最美的画面,所以他画出的紫藤是“真紫藤”,而不是空洞的笔墨游戏。画面上的黄山绿背,是他在黄山写生时飞进画室的,他把门窗一关,仔细观察鸟的造型和动态,因此,他画的黄山绿背,天真可人。花鸟画,重笔墨,这幅画在笔墨上采用草书笔法,草书入画,气势开张,连绵不断,正如张仃说:“草出重‘势’,是力的奋发,动势飞扬,犹龙腾虎跃之美。东汉崔瑗首先提出‘蓄怒拂郁,放逸生奇’,要求雄伟之美,其中充满奇正阴阳变化。”

  读邱皛雨的画作,最有创新意味的是他的《符码》、《塬》一类的作品。正像前面提到的马蒂斯与蒙德里安的作品。马蒂斯的《舞蹈》以强烈的色彩与简约的人体,完整深刻地表现出律动的体态。晚年,马蒂斯以剪刀代替画笔,他把纸张涂上颜色,然后剪出各种形状,再拼贴出完整的画面。这种彩色剪纸拼贴画,画面只有颜色,不必再用线条去勾画物体的轮廓,代表了马蒂斯一生追求的最简洁、最完美、最高的艺术成就。马蒂斯一生的艺术历程印证了恩师莫罗的预言:“亨利,你是为简化绘画而生的。”

  而蒙德里安“这个神秘而可敬的人,是一个精于绘事的哲人,一个长于哲思的画师”(约翰·米尔纳)。蒙德里安早期作品《盖因河畔的树》,应该是对景的写真,类似于中国的山水画,与其他画家并无明显的区别。而其中期作品《进化(三联画)》,被评者称为“另类”,后期作品比毕加索走得更远。毕加索出现自己已经处于“格子”所构成的极端抽象的边缘时退却了,而蒙德里安把毕加索畏惧的当作正是自己所追求的。蒙德里安的这种“格子”,类似于格子窗,是纵向和横向线条的组合,是色块的组合,或者是线和色块的重合、叠压,以下这些作品名称可帮助我们理解:《有灰色线条的菱形》、《淡色方格图案》、《有灰、红、黄、蓝色块的构图》、《有灰和黑色块的构图》、《方形构图》、《纽约市Ⅰ》(只见色线方格,不见任何物象)。

  马蒂斯与蒙德里安之所以能成为举世瞩目的大师,是因为前者为绘画的完全简化做出毕生的探索,使绘画简到极致,竟然简到以剪刀代画笔,简到剪纸拼贴画!而蒙德里安的一生,前后之间悖论式的反差,很难令人相信会在他的思维中衔接起来,以“格子”完成了新造型主义。邱雨的《符码》、《塬》这类作品,既像马蒂斯的彩色剪刀拼贴画,又像蒙德里安的“格子”画。像,是画家在思维上的共通,不是抄袭,而是创造。邱皛雨创作《符码》,用的是油画笔、宣纸、国画颜料,他企图以硬的油画笔与柔的宣纸相撞击,使抽象的符号得到新的生命。黄宾虹说得好:“画无中西之分,有笔有墨,纯任自然,由形式进于神似,即西法之印象抽象。”

  邱皛雨的画是全方位的,不拘画种、形式、用具,全由性情所至,也因此把自己相当一部分作品称为“意象作品”。他画《苏园》,几座房子,只将轮廓用墨线作大体勾勒,却用绿、红、黄、蓝原色涂屋顶,画面色泽鲜亮,但去过苏州的朋友知道屋顶是青瓦。他画的《南山》,用草书勾山脉,线条圆转曲折,像风舞农家晒的衣服,显得不稳定;而《立水》迥然不同,紫蓝色的水,白中见黑的鹤,显得那么的宁静、悠闲。《众芳园》、《朝春》、《崖》,满纸是色点,较之“点彩派”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云烟山雨》又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一种回归。又如《午后青山半月归》、《春风》、《正群芳》、《娇》、《落树似飞花》之类的作品,达到水、墨、色高度交融,颇有娴雅娇柔的女性色调。而《凌波仙子》用没骨画法,色彩之浓丽,用笔之豪放,接近于“野兽派”。以鸳鸯和水草为题材的《池中棲楼戏图》,鸳鸯画一只,红色,水草作衬,亮丽如同新娘。邱皛雨山水画传统的少,新创的多,如《四季山水通屏》,那些抽象的、象征的、简化的、意念的愈见明晰,但中国画的笔墨不变、气韵不变,中华民族精神不变!

  观邱皛雨作画,有几大特点:一是常作大画,画面大开大合,非“气概通疏、性灵豁畅”而不能达。二是“纵横不群,迅疾骇人”,出手很快,体现了心中有画以及过硬的基本功。三是善于用水。用笔难,用墨难,用水更难,他用水大胆、科学,画面永远湿润而不干。清代布颜图“墨分六彩”,黄宾虹“七墨”。“六彩”、“七墨”全在用水,有水才有“浓、淡、破、渍、泼、焦、宿”。

  谛视邱皛雨执笔落纸,身体状态、精神状态、文化修养综合而成的瞬间表现,给人以一种大家气象。

  邱皛雨,笔名邱汉。皛而汉,光明大气。他豪爽洒脱,博学多才,早年曾拜吴冠中、黄永年为师,后又远赴法国留学深造。由此,他在知识的系统性、专业性、见闻、鉴别力诸方面超乎常人,因而能静观内美,玄思大道。花甲之年的邱皛雨,谦和儒雅,不为名利所累,坚持师今人,师古人,师造化,孜孜不倦地追求,再追求。

  大美,邱皛雨的中国画!(文/王正良)


陕西日报·收藏专刊官方微信】


微信号:sxrbscpd

电话: 029-82267507

邮箱: sxrbsczk@163.com

地址: 西安市环城南路东段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