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溪江 一抹秋光冬色

重拾自然 2021-04-03 15:02:37


【作者君简介】

|  程 柯  |

气候变迁专业,曾因树木年轮气候方面的课题和植物结缘。现从事水利水电方面工作。理想是驾车周游世界。


楠溪江流淌在括苍山和雁荡山之间。


▲楠溪江

由东北向西南注入瓯江,主河段在温州市的永嘉县,沿途通过众多支流把浙南的两座名山串联起来,绘出了一幅精美的山水画卷。


由于纬度偏南,尽管进入冬季,两岸草木却显现出秋冬两季的交杂景象,别有一番情趣。

在宽河道处切下一个河流地貌剖面,从河滩到冲蚀阶地再到流纹岩台地,植物依境分布。

▲漂亮的羽毛槭

花境里菊科三兄弟是主角。斑鸠菊属的夜香牛,红紫色的小花呈伞房状圆锥花序,开放在田野中、洒落在村落的小路旁,有如繁星点点。


▲夜香牛

舌状花类型的牛膝菊,白色的舌片和金黄色的花心,加上翠绿色的枝叶,很有小清新的味道。

▲牛膝菊

最抢眼的要数藿香蓟了,这个来自中美洲的外来物种,在楠溪江一级阶地上成片成片地开放,并顺势向二、三级阶地和山坡上蔓延。


▲蔓延的藿香蓟

白花为主,紫花点缀其中,自然形成的花坛比人工栽培的更有野性、更富活力。


▲藿香蓟

村庄和大部分农田都在最高阶地上,农民种的柿子树叶尽果在,一个个红柿挂在枝上,有如春节挂灯笼。


▲红柿挂枝头

听村里老乡说,由于温州一家媒体报道吃柿子会导致结石,今年柿子严重滞销,农民只好让成熟的柿子遵循自由落体定律,回归大地。


▲枝头的柿

浙南的气候温润,农田里种的芥菜大的吓人,近一米高,宽大的叶子可以当娃的被子,整株采下后用做“冲鼻子菜”。


▲芥菜

牛茄子的果实还没熟透变红,这个产自巴西的植物,浑身上下长满了直刺,叶的中脉、茎和果柄上都有,好奇怪的物种。

▲牛茄子

顺着山坡,有两红一白的花十分醒目。豆科崖豆藤属的网络崖豆藤(原变种)随意乱爬,羽状复叶有3-4对小叶,花冠红紫色,有如鲜血,难怪当地人称其鸡血藤。

▲网络崖豆藤

紫花香薷从乱草丛里伸出,露出玫瑰般红紫色花冠,偏向一侧的穗状花序,加上一根根长出的花丝,感觉就像地上戳着一把把牙刷。

▲紫花香

农家篱笆大多是由落葵薯编织而成的,茎粗壮并可长到数米,卵形至近圆形的叶片,摸上去具有肉质感,反映出南美热带地区物种的特点。


▲落葵薯的肉质感的叶

花序和垂序商陆很像,只是总状花序上排列着更密更小的白色透明小花。

▲落葵薯的花序

进入台地山林,看到了猴欢喜又在搞怪。以前多是注意它结出哄大师兄高兴的红果,这次看到它的花蕾,更是忍俊不住。一枚花蕾从叶片中伸出,好像鸵鸟探出头来环顾四周。


▲鸵鸟出来作怪了

一丛花蕾展开,却又似表演千手观音。太滑稽了!


▲千手观音图

桃叶石楠果实把枝头压弯了腰,红果子色泽鲜艳、十分诱人,它和其他石楠的主要区别是叶片下面有密密麻麻的黑腺点(相机太烂,黑腺点拍不出来,抱歉)。



▲桃叶石楠

马醉木正在为明年开春花儿绽放作准备,一串串绿色花蕾储蓄力量,待到来年春暖时,那一根根红杆子就会挑起10到20多个白色小铃铛。

▲马醉木

把河滩放到最后聊,是因为这里会引出一个沉重的话题。楠溪江河滩上生长着一大片滩林,以枫杨居多,还有松、竹、樟和板栗等树种,加上滚圆润滑的鹅卵石,是驴友们夏季野外宿营观星的好地方,也是楠溪江的一个核心生态景观,更是流域生态系统平衡的关键节点。


由于两岸人口的迅速增长,枯水期饮用水缺乏,洪水期受灾面积扩大,规划在上游支流大源溪建南岸水库来解决这个问题。为尽量减少对流域生态影响,前次论证已把发电功能取消,仅保留调洪、供水功能,且供水方式由管道改为河道式,力争以9到10个流量来保证香鱼洄游、滩林生长和河道冲刷所需水量。但无论怎样,对滩林生长和鹅卵石冲刷还是有一定影响。此次论证仍是矛盾重重、疑点不少:建,对生态的影响肯定是有的,大小而已;不建,两岸人的生存问题难以解决。人和自然的平衡点究竟在哪里?


本期编辑:西遇    本期审核:阿室




重 拾 自 然


让科普更加科学  让科学更接地气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微信号:zhiwufenleiqun

新浪微博:重拾自然

新浪博客:重拾自然

声明:本文为原创内容,欢迎阅读者在个人网络媒介进行由原文链接转发的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全文复制或重新编辑后自创新的链接发出。转载时保留能够跳转至原文的链接,并保留本声明。超出上述许可的范围如其他微信公众号或印刷品等,如需转载或使用,请先发函至邮箱zhiwufenleiqun@yeah.net联系。如有非法转载,将追究一切侵权行为。公众号长期接收自然类原创文章,投稿可发至邮箱zhiwufenleiqun@yeah.ne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