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insula(2016.7)

芦荟库拉索 2022-08-21 07:14:29


去程的飞机,,天空干净的没有一丝云彩。阳光肆无忌惮的洒下来,飞机就像是漂浮在云层之上缓缓摇晃的一只摇篮,整个世界温暖明亮的不像话。航程过得很快,不一会儿,便看到了地图上朝鲜半岛南端的那些参差不齐海岸线代表的群山,飞机上看起来矮矮的群山,宛如一缕青烟。飞机逐渐下降,这些青烟也看的逐渐真切,东南部的城市都是建在青山脚下或者是它们的怀抱里,背山靠海更是其中最最优质的风景和资源。大大小小的船舶,花花绿绿的集装箱从飞机上看上去就像是乐高玩具。飞机快速下降,洛东江三角洲平原上的农田,民居,蔬果大棚飞速的掠过。是的,我来了。

 




如果说一个国家的门面是首都,文化中心,经济中心或者是最大海港。那么一个国家的内核便是由那些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小城小镇小村组成。

金海市,是一个洛东江西侧群山的峡谷之中窄窄的长长的城市。国道由西向东穿过这座城市的南部,两座主干道伴逆着两条溪流渐次升高由南向北蜿蜒到山谷的深处。主干道两旁就是这座城市的居民区,如果不去刻意发现,街景与居民与釜山别无二致,就像是釜山的一小块街道被复制到了这里。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这座城市没有自身的特点,而是去描述一种近乎于无的落差。

 

在一些无事可做的傍晚,我会去到学校旁边的小街巷里转转。“外面”吸引我的倒是那些当地人人是怎么过他们的平常生活的,就像看戏,你会不自觉把自己抽离开,那才有意思。

由南向北的主干道在到达学校南门的时候,街景繁华,恍若首尔。坡度升高,到达学校北门时,景色就变作农田、水库和溪流。其实根本不用担心是否迷路,这样简单的街巷,只要记住是在主干道的左还是右,随便找一条道路转回去,肯定不会错。

于我而言,旅行中最让人触动人心的便是在他乡找到属于自己记忆深处的那段“原乡情结”,这种情节也许在故乡乏味的日常中逐渐消散,反而出其不意的在异乡显山漏水。冥冥中的缘分使你惊鸿一瞥,刹那间感动的热泪盈眶。



在国内成片的低矮居民楼已经很难见到,歪歪斜斜的小街小弄更是少之又少。从小生长在华北平原的一座不起眼的古城里,早就习惯了奔跑在胡同里的畅快。渐渐的,城市发展,我们想要更干净的环境,于是道路被重新规划,房屋被重新安置,城市也逐渐的扩张,我们的生活圈慢慢膨胀。我们有8车道的崭新的外环路围起来像棋盘一样的城市格局,突然来到这个地方,看着那熟悉的窄街弯弄,低矮的广告灯牌,每个街角古旧的便利店,古朴不浮夸的寺庙,这些都串起的尘封画面,勾引着深层次的回忆纷至沓来。外加韩国多山,即使是身为主干道的柏油路也奇迹般的可以躺成各种匪夷所思的坡度。成群的汽车在高处地处来来往往,就这简简单单的一个街景就让从小生活在平原地区的人看的津津有味。

有次闲逛,顺着那条溪流向下走,由一个人造的小瀑布上的水库中引水,慢慢河道渐宽,河床变深,待它转过一个弯,逐渐漏出水底的沙洲与灰石,直到临经一篇茂盛的芦苇,步行道消失,溪流汇入远方的洛东江,流向大海。我看到归来的人们娴熟的把车从坡上或坡下准确的停到自家住宅一层一个专门砌好的平台,我看到河道旁有着各种异国文字的古旧的是为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源头的店铺,我看到河道拐弯处半围着的一座应该出现在长安城里的寺庙,半水围城,松柏苍苍。

这座城市的高楼并不多,单在学校南门下面一个路口的西侧,是为数不多的一个高层居民聚居区。而从主干道向西延伸的支路正直直的顺着坡度爬高,可爱的一点是,两旁的居民楼也如比赛似的越长越高。有次在主干道路口旁的一座高楼的顶层内活动,到了傍晚时候,站在西窗前,夕阳直直的顺着那条支路,光线像碎金一样一泻而下,车龙也密密麻麻的占据了整条街道。这座城市的繁忙让我不禁想到了《云图》的第四段故事中超高强度发达的首尔。朝鲜民族的创造力,把这样一个在中国肯定被戏称做“穷山恶水”的地方,建设成了如此繁华、忙碌又不失格调的小城。此刻我所见到的金海街景,被这夕阳照的暖极了。在这样的机缘下看到的日常,温情一词“倦鸟归林”不过如此。

城市,就该这样子。

 


第二个周四的晚上,我独自在南浦洞的乐天百货的顶层,拿着相机贪婪的拍照。从天空还是苍蓝色拍到整个港口都布满灯火。游船在近处,货轮在远处,它们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北面洁白的龙头山的白塔仿若触手可及。

高晓松在他的脱口秀上说:釜山是上帝给的一块特别好的港口,是韩国最大的地缘优势,韩国的东南部拥有大量的海湾,大海湾里有小岛,组成无数的小港口。

海云台,太宗台。釜山最为人知的两个景点。一个熙熙攘攘,现代,清爽。一个清净幽森,古朴,盎然。APEC会议在海云台旁的冬柏岛出举办过,在曾经开过会的那个2楼大平台处,平缓的海岸线上如明珠般镶嵌的一座房子,碧海青天,美不胜收。另一个,太宗台,深入太平洋的影岛末端,紧挨着日殖时期釜山兴盛的老城区,抵达前在起起伏伏的巴士上看足了可爱繁忙干净的街道与房屋。进了景区,一切归为自然——黑卵石,狰狞的海滩,汹涌的波涛里奋力起航的客轮,静谧的盘山路上萌萌的彩色小火车,以及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袭来的山岚,以及在惊涛骇浪前坐在竹制小屋内生吃海鲜的情趣。

釜山的海,多姿多彩。

 


在太宗台里的太宗寺。三个韩国女生面对面前定好时的三脚架相机hana,two,sei,绽放她们的笑容,仅有的一位年轻英俊的僧人在大殿前的石板凳前闭目养神,她们身后有成团盛放的绣球花,他身后也是,大殿前通往花圃的小径里也是,白玉观音后面也是,看起来很有历史感的石制水槽旁也是,石龛旁边是,先时高僧的坐像前也是,参天笔直的柏树下也是。庙前庙后,坡上坡下,园内园外,整个寺庙都被成团的绣球花包围着。那天阳光很好,女孩们的笑脸很漂亮。

在金海神鱼山上的银河寺,主殿没人,我脱了鞋,盘腿坐在殿门口。银河寺门口有厚实高大的石阶,蓊蓊郁郁被层层树荫遮蔽的道路,旁边伴有层层的溪水声,像极了《春雪》里松枝清显最后拖着病躯去找凌仓聪子的那个寺庙。在我正神游时,一阵风吹过,主殿前面对称排布的两株紫薇树如舞蹈似的洒下零星皱皱的紫色花瓣。往来拜佛的人各有心事,行色匆匆,互不打扰。在俗世尘间,有这么一清净地,有这么两株紫薇树陪伴,实乃人生大幸。

在广安里海滨,提前两站下了地铁,在高地上的高档住宅区转了半天,等到夕阳西下才沿着长长的一道坡抵达海边,在乱码的大石钉上玩耍,而后脱了鞋袜撒开欢儿的奔向沙滩。只顾着拍照,没来及赏够辰光,没拍足酒红色的夕阳,大桥的灯光秀就已经开始——音符,波浪,飞鸟。把目光从桥上移开,广安里海滨商业街璀璨灯火映在海的倒影里,沙滩上的舞台有年轻人热情的跳着街道,这是年轻的釜山。

这是三个永远不会忘记的瞬间。

 


金海轻轨是连接金海和釜山的一条地上铁,无人驾驶,因此可以在车头享受一览无余的美好风景。起起伏伏,从繁华的金海市中心越过农田,山谷,溪流。途经机场,越过洛东江,最终到达釜山。

最后一晚,我们在金海市中心的乐天百货吃告别餐。我挑了一个靠近窗子的位置,一桌子的同伴都和我怀有同样的心思,要拍出美美的列车经过,青山于近处,夕阳在远处的绝佳构图的照片。

这里的高架桥没有让人恐惧,害怕上面万一列车脱轨掉下来的感觉,也许是轻轨车厢只有两节的缘故,也可能是周围的绿化做得很好,消释了这种不必要的杞人忧天式的担忧。夕阳出现了,屏息等待了将近一分钟之后,从远处的转弯处一辆车缓缓驶来(确实开的很慢),按下了恰好快门。好像自从那以后,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异常的伤感,在韩国的一切也在脑海里印上了“回忆”的标签。



等这次坐上公交回学校,也发觉是这次行程中尾声。不由想起第一周去往釜山buddy time的那天,回程时疲惫的30号人占满了128-1路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在灯火影绰的路上,公交车开的很急,道路也蜿蜒起伏,在完全陌生的环境。开始还有些意识,它在上桥,过了河流,上了高架,然后从前面的转盘拐了下来,又上了一个急急的坡,到了山上的某个村落,又好像到了一个旁边开着花店还是面包店的街区。就这样,意识渐渐迷离,各种元素在我们脑海里拼凑打转,一个又一个神话,传奇,演义在窗外上演,一个又一个小人在窗外对我招手,窗外漆黑黑的灌木丛隐藏着一个老巫,街边有尖尖屋顶的房子里面有精灵在朝我招手。

被元和兄的一声“下车”打断了一切,我们顺着隐藏在花花草草中陡峭的学校中门爬回学校,在转弯的时候,我看到了一轮满月悬在西面的山丘上空,金海市就像躺在摇篮里沉睡的一个婴儿。我从来没有在城市中见过这么有灵性的月光,云层很薄,微风很凉。

那是自从伽耶时代就这样慈祥照耀着的月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