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到400方印, 但已站到清代篆刻的颠峰, 影响100多年的整个篆刻史

书法之家 2020-05-31 09:57:07

赵之谦

(1829年-1884年)


“印以内,为规矩,印以外,为巧。

规矩之用熟,则巧生焉。

刻印以汉为大宗,

胸中有数百颗汉印则动手自远凡俗,

然后随功力所致,触类旁通,

上追钟鼎法物,下及碑碣造像,

迄于山川、花鸟,一时一事觉无非印中旨趣,

乃为妙悟。

———赵之谦”









尽管赵之谦一生所刻

不到四百方印作,

但他已站到了清代篆刻的颠峰。

其中诸多的历史经典,

影响着后来的吴昌硕、黄牧甫、任颐、

赵叔儒、易大厂,

直至这一百多年的整个篆刻史。











善绘画,花卉学石涛而有所变化,为清末写意花卉之开山。篆刻初学浙派,继法秦汉玺印,复参宋、元及皖派,博取秦诏、汉镜、泉币、汉铭文和碑版文字等入印,一扫旧习,所作苍秀雄浑。


青年时代即以才华横溢而名满海内。他在书法方面的造诣是多方面的,可使真、草、隶、篆的笔法融为一体,相互补充,相映成趣。


赵之谦曾说过:“独立者贵,天地极大,多人说总尽,独立难索难求”。他一生在诗、书、画、意上进行了不懈的努力,终于成为一代大师。



 

(现代意义上的篆刻艺术)始于明,盛于清中期,以丁敬、邓石如为代表,开派立宗,形成两大体系:浙派和皖派。


浙派有西泠八家,赵之谦初学篆刻之时,赵次闲、钱松还在世,皖派则有吴让之。赵之谦家在绍兴,离杭州不远,在当时的交通以及社会环境下,受地域影响,从浙派入手,便成为必然。


事实上赵之谦是从学陈曼生开始的。他36岁时说:“余少学曼生,久而知其非,则尽弃之。”(《杭四家印谱〈附二陈〉序》)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弃曼生,却没弃浙派。


 


在34岁与魏稼孙在福州相遇之前,一直有仿浙派的作品。这期间的作品,大约有近百方传世。现在能见到最早的有年款的作品是24岁的两方:《躬耻》、《理得心安》。此时印风明显是浙派,但很快就发现有邓石如的皖派风格的出现。


26岁前后刻的《陶山避客》,款称:“学完白山人作。此种在近日已如绝响。俗目既托为文何派,刻印家又狃于时习,不知几理,可慨也。”同期所刻的《蕺子》也是仿邓石如,而另一方《付以豫茂臣氏之印信》则称“略有秋景陁意”。约同年刻的《以豫白笺》和27岁刻的《郭承勋印》又明显是汉印风。


由此可见,这一时期的作品是介于浙派、皖派、汉印之间,摇摆不定的。然而,他不满足于浙派、皖派和汉印,而是在寻求浙、皖两派合处的同时,上溯秦汉,进而将触角伸向汉碑汉镜等等。其取法之广,是前无古人的。















感恩节

红木镶嵌五种毛头小楷笔



纯净狼尾、精品兼毫、鼠须、七紫三羊、精制红毛小楷


红木镶嵌笔头 高档小楷笔多用湘妃竹竿,然湘妃竹竿有个缺点,泡水多容易开裂。本套笔,用红木镶嵌笔头,彻底解决泡水开裂问题

100%纯精兽毛料不参人造毛 

出锋2cm, 弹性超好,锋尖不分叉,上等小楷 

长按上图三秒进入抢购

▼或点击“阅读原文”一键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