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河流慢悠悠(之二十六)

昭明文丛 2022-08-20 15:36:16


阉 鸡

众所周知,公鸡最大的优点是司晨。时辰一到,就引吭高歌。与人住得近一点的,甚至听得见它引吭时抖动羽毛的声音,想象得出它伸长脖子的情状。一只接着一只,由远及近,由近及远,此起彼伏,最终汇成一曲气势磅礴、歌唱黎明的合奏。这样的合奏每夜必有,而且准点,守时,一而再,再而三,一浪高于一浪。这或许只是公鸡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但我们完全可以根据需要将它提升为一种高尚行为,何况它们都是自觉自愿,鸡鸡参与,决不用人去做思想工作,决没有谁想过要偷懒少出一夜勤或者滥竽充数。公鸡的啼鸣赋予漫长的黑夜十分明显的节奏感以及云开日出的盼头。早起出远门的人藉此拿捏时辰。

公鸡的第二个优点是形象好。别忘了,人类社会习惯于以貌取人,自然免不了要以貌取鸡。公鸡伟岸,挺拔,穿戴整齐,有将军威仪,而且貌若凤凰,几可乱真,是鸡类社会不二的品牌鸡和形象代言鸡。

公鸡的第三个优点涉及品质问题。它在觅食的时候,一旦有所发现,尤其是难得一见的美食,譬如蚯蚓呀,蟑螂呀什么的,它会发出“笃笃”的急促的叫声,向周围的同类,尤其是向带着一大群孩子的产妇鸡发出信号,邀请它们过来分享。这说明它本质不坏品质不错。

但是,公鸡的缺点也不少哇。冠高好斗是公鸡的第一宗罪。公鸡相见,分外眼红,斗殴是必然的。有时候甚至打得毛脱血流,严重扰乱了鸡世界的社会秩序。作风问题是它的第二宗罪。公鸡喜欢欺负母鸡,整天忙于制造桃色事件,有时甚至在母鸡明确表示不愿意的情况下追逐得母鸡满巷满院跑,惊慌失措,“咯咯”哀鸣。手段之残忍,情节之恶劣,令人发指,更令母鸡发指。却从不过问母鸡下蛋的辛苦,不抚养孩子,极端的不负责任。渴望过安生日子的母鸡对此表示极大的愤慨。更严重的是,公鸡的乱性行为也给人类社会带来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某些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人因此十分崇尚鸡世界的随便、无序、混乱和暴力,极力鼓吹鸡世界所谓的自由。当然了,公鸡乱性客观上是鸡蛋生产的原动力,促进了鸡口的发展,保持了生态的平衡。    

但人类最终还是决定对公鸡绳之以阉。人类是鸡肉爱好者,吃鸡的历史源远流长,少说也有好几千年了,早已吃出一套经验和文化。人类发现,公鸡虽然英武,威风凛凛,形象高大,但到装盘的时候才发现,它外强中干,骨多肉少,实际没多少料,而且,它的肉吃起来干巴巴的,汁液少,不甜,跟项鸡的肉比起来差得远了。这一点很关键。跟这点比起来,公鸡所有的缺点都不算一回事。听说过100-1=0的定律吗?公鸡就算有100个优点,最终也抵不过它这个致命的弱点。有什么办法可以增加它的肉量改良它的肉质呢?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叫增量提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它的身体上做个微创手术,说得直白点,就是阉。阉猪不分公母,阉鸡却只阉公鸡。

阉鸡的技术除了掌握在秉美四公和树檀八叔的手上,下施北头的锡占、从添、再添几位叔伯兄弟也是行家里手。时间还是早上,他们在村头摆下营生,有鸡要阉的人家就用笼子将公鸡挑来,通常都有三五七只。来的人家多就排队,阉完这一家的再阉那一家的。

阉鸡比阉猪轻松好多。阉鸡师傅坐在小凳子上,将鸡的两个翅膀和双脚分别踩在脚下,褪去鸡身右侧肋骨下的羽毛,轻轻切开一个口子,用工具将口子拉开,再用镊子和一根细细的丝线将睾丸慢慢锁住,切割,掏出。切口不用做任何处理,将鸡放回笼子就好了。技术越好,切口越小,对鸡的伤害也越小。

公鸡的睾丸又叫“鸡春”。这名字起得十分地准确,无以复加。“鸡春”状如青枣,或者说青枣状如“鸡春”,故枣又名“鸡春子”。刚从鸡腹里掏出来的“鸡春”冒着热气,围观的小孩偶有幸运者,得以从阉鸡人手里接过来,热热的吞进肚子里。而更多的“鸡春”则用水涵在大海碗里,大如拇指,小如枣核。按照乡间“吃甚补甚”的说法,“鸡春”应该有很好的壮阳功效,可以泡酒,可以煲汤。

比起阉猪来,阉鸡的风险要大许多。阉猪轻易不会阉死,因为猪的体积大,肉多,一个小小的伤口实在不算一回事。鸡就不同,一个小小的切口足以牵动全身,所以,阉鸡偶有阉死的情况。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针对阉鸡流行着一句口头禅:阉死包赔。意思是说,我阉你的鸡,若是阉死了,我赔你一只。似乎是技术的承诺,似乎是技术的不自信,又似乎是二者兼而有之,而且不知褒贬。

最后补充一点,乡下有正月初二杀公鸡的习俗。欲行好事,譬如庆典开光舞龙什么的,也要杀一只公鸡来祭祖先,祭天地,祭我们肉眼无法看见却又无处不在的各路大神。因为,公鸡,旺。

写于二0一八年三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