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饭的声音像切割机,没有礼貌,但吃的很爽

一只兔尾 2021-04-03 08:35:2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最自由的公众号


“我吃饭的声音像切割机,

没有礼貌,但吃的很爽”

 文/一只兔尾


乐趣这词的范围真大。

 

 

五花大绑,双腿颤抖着大喊“不要把我推下去”的高空蹦极,在真正跳下去的那一刻,乐趣便伴随着惊险,跃然脸上。查成绩的时候紧张万分,在看到自己幸运通过的那一刹那,乐趣又像沉重的石头,咯噔一声落在心里。

 

 

乐趣,好似一种神秘的东西,它一定不会不请自来。它要你踮起脚去寻找,经历一些阻隔才能触摸的到。

 

 

那有没有一种行为,它本身就充满乐趣呢?我满脑子都是吃饭二字。因为我实在想不到有比吃饭更直接,更深入人心的事情了。

 

 

既然要吃,那就好好吃。在我这里,细嚼慢咽当然不是吃饭的好姿态。吃饭嘛,就要大快朵颐,酣畅淋漓,这样才够爽,够尊重。

 


在日本,吃拉面发出的声音越大,就越能表现出自己的尊重。我一直觉得这个风俗挺萌的,感觉是在给自己的狼吞虎咽,找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可是转念一想,凄清的餐桌前,小口慢咽,吃的太过斯文,好像也没有什么趣味可言,反倒有种形单影只的错觉。吃饭,或许就要吃出点声音才行。

 

 

但是最近看新闻说,日本研发出了一项新发明,是可以消除吃拉面时产生的声响,转而将嗖嗖的面条声,传到手机里。

 

 

且不说这种发明有点掩耳盗铃的嫌疑,我心中的第一感受就是:闲的蛋疼。吃饭本就是一件单纯的事情,为什么要借助其他无用的设备,来增加吃饭时的麻烦呢。

 

 

我特么就想吃美食的时候,吃的恨不得周围的人都来围观,让他们馋的流口水,这有什么问题?

 

 


细嚼慢咽除了对胃肠好,真是难以找到其他值得表扬的地方。吃饭慢吞吞的人啊,我真是替你们着急,要不我帮你们一起吃了吧,多省心啊。

 

 

以前,同事说我吃饭像切割机,好像任何食物都坚硬不过我的牙齿,每次他们看我吃饭,都莫名觉得肚子饿,想要尝一口我碗里的食物。

 

 

可是我明明就吃的很朴素啊,炒西芹,拌黄瓜这些听上去就没有食欲的东西,怎么就让他们垂涎三尺了呢?

 

 

我不得而知。我一度以为是自己长的太诱人,后来发现是自己想多了,不过是我对于吃饭这一行为,显现出了足够的尊重。

 

 

因为我专注于吃饭,完全沉浸在吃饭的乐趣里,所以这行为容易感染到别人。类似于专业做鸡三十年那种老店,够用心够专注,所以能够引来目光。

 

 

吃饭,原来不仅裹腹,更是一门课程,类似于招商学。

 

 

 


我特别羡慕美食家这个职业,感觉是独得上天的恩宠。

 

 

尤其是他们对着屏幕,夹起一大筷子的食物,放进嘴里,发出滋滋的咀嚼声,再心满意足的咽下。停顿几秒,开始摇头晃脑的分析这道食物,为什么这样好吃。他们,简直是幸福的有些猖狂了。

 

 

吃饭对每个人来说,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大多数时候也是饱腹的方法。但是对于吃饭能够吃出花样的人来说,吃和好好吃,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吃饭不是嘴巴寂寞了,而是嘴巴在享受,于是吃饭的乐趣显而易见。

 

 

我们通常都在讨论,如何吃才能吃出高级感,可是从未想过,如何吃才能吃出自由感。吃饭这样看似私人化的行为,其实背后藏着大众对吃的误解。

 

 

我们误以为好好吃饭,就是要慢慢吃,细细嚼,最好可以不做声响。但是谁又规定过,吃饭不能吃的放浪形骸,吃的四面皆知呢。

 

 

吃饭是肚子饿了达成的结果,吃什么,怎么吃,吃多久,这无非是一些排列组合,吃饭作为一种讨好肚子,愉悦内心的行为,难道不应该凭自我选择,吃的自在一点吗?

 

 


我吃饭的声音像是切割机运转时发出的声响,特别是在吃一些口感很脆的食物时,我常常觉得自己像一头驴,虽然看上去有些蠢,可是吃的却十足开心。

 

 

食物广告通常会拍的夸张一些,演员拿着食物,张大嘴巴,再把食物送进口,一副开心极了的样子,让观众看着看着就饿了。

 

 

吃饭已经不再是一种生活习惯,而逐渐变成人们对更高一层的状态追求。不仅要吃的舒服自我,更要吃的十足痛快。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聚餐总喜欢吃火锅的原因,因为火锅够辣够痛快,我们吃的也够放开自我。

 

 

诚然,不管是樱桃小口,还是狼吞虎咽,好好吃饭,不仅对得起食物,更对得起自己每天花在吃饭上面的时间。

 

 

山珍海味,吃糠咽菜,都是吃饭,多大个事啊。既然要吃,我们就吃的开心一点,自在一些。




-END-

 

文字丨兔尾

图片丨网络


 往期文章传送门:

台湾,你必须亲自去看看。

日本:收起你的成见,它的确很美

兔尾の推荐:这几部看到就是赚到的美剧

食这人间烟火,情爱落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