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女孩日本地震求生记,每一个人看完后,都被深深地触动了····

广东吃喝玩乐 2021-09-12 12:24:26

说到地震,这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因为地震,不知道有多少家庭破碎,有多少人伤心,有多少人死亡····一名广东女孩在日本就亲身经历了令人恐惧的地震····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刺骨寒风钻进废墟,无孔不入。


19岁的松本绿躺在废墟里,动弹不得。头部被压着,几乎喘不过气。体温在一点点降低。


和她同岁的广州女孩梁嘉玲躺在旁边,把松本绿的双脚塞进自己的衣服,紧贴肚皮,帮她取暖。


嘉玲的手机低低地播放着绿爱听的动漫曲,勾起绿轻轻地呜咽。


维持体温,维持清醒,就是维持生命。




这是4月16日7 .3级大地震后的日本九州熊本。5名女大学生,被压在东海大学阿苏校区被震塌的宿舍废墟下面。


整整6个小时,她们与黑暗、恐惧和求生的欲望为伴。直到她们等来了黎明,等来了救援队挖开废墟时射进的曙光。


夜宵

躺在同学松本绿的床上,梁嘉玲的困意袭来。她美美地睡了一个小时。


此前,她一晚没合眼。4月14日晚的6.5级地震,吓得嘉玲熬了一晚的通宵。这一觉很香甜,最终被饭香唤醒。


绿在厨房做夜宵。她做了饭团,做了汤,热了白天没有吃完的菜。


“我想吃酸的。”嘉玲撒了个娇,窝在床上不太想动。其实平时她爱吃甜和咸。


另外3名东海大学女生,和嘉玲一样聚在绿的宿舍,抱团抵抗余震的恐惧。地震时,一个人居住实在是一件危险的事。


“吃吧,感觉你很困呢”。大家把饭团和菜摆上嘉玲面前的桌子。


绿过来把被子和衣服给嘉玲盖上,“她低血压还怕冷。”




绿和嘉玲都是东海大学农学部大一新生。两人不仅同龄,而且还有同样的爱好,爱毛绒公仔,爱动漫。认识刚半个月,却一见如故,要好得不行。

大家围在桌边吃饭。绿再到厨房给嘉玲做一碟拍青瓜。


饭吃到一半,绿把拍青瓜摆上桌,看到书柜上的黑白挂钟被震歪了,走过去摆正它,自言自语说,“这个钟我好喜欢,特别从家里拿过来的”。


此时,挂钟的指向已是4月16日凌晨1时20分左右。


电视里放着广告,女生们聊着动漫。一边吃拍青瓜,一边吐槽,好酸啊,还切得这么大块。绿俏皮地笑了:“倒醋时不小心手抖了。”


嘉玲嚼着嘴里的青瓜,酸意犹存。突然房子剧烈晃动起来。桌上的汤、拍青瓜、饭团应声而落。


大约2秒后,女生们手机里的地震警报全部响了。


那一刻,日本西南部九州岛熊本县熊本市当地时间16日1时25分发生7.3级地震。


绿立刻反应过来,说,快钻到床底下。


嘉玲还没有来得及对绿说“不”,房子塌了———天花板、墙壁倾泻而下,瞬间吞没了女生们。


挂钟、杯子、柜子震碎的声音掉落在冰冷的黑夜中。


废墟

黑暗,5个女生陷入一片黑暗。虽然平时她们都有接受学校的地震演练,但真的埋在瓦砾之下,都是第一次。


女生们很恐惧,哭泣声滴落在黑暗中。


幸好有一部手机有信号,她们哭着逐个给家里报平安。电话那头,亲人都在说,一定不要放弃,都告诉她们,“在家等你”。


听到妈妈的声音,嘉玲也哭着报了平安。


一个多小时前,她给妈妈打过电话,聊过家常。当时她嫌妈妈啰嗦,很快挂了电话。被埋在废墟,嘉玲才觉得自己好后悔。


嘉玲生于广州,12岁半之前一直在这里生活,是个标准的广州妞,几年前随母亲去了日本。打电话报平安时,身在废墟中的嘉玲,和远在东京的妈妈之间,隔着大半个日本。


没有比此时此刻更想念妈妈的时候了。嘉玲的手机还有80%的电量,她一条条地播放妈妈的微信语音给自己听。




黑暗中,旁边的松本绿说她的头动弹不得,被床夹住了。“大事不好。”嘉玲心想。


周围的女生艰难地挪动,想去帮绿推开床板,但推不动。


有人受伤,女生们更加恐惧,拍着面前能摸到的墙,在黑暗中高喊着救命。外面有回应,应该是附近的学生。


有人在废墟外面走动,试图搬开一些东西。过一会,废墟外传来敲击,有人对她们说话:请坚持,早晨会有救援队赶到。梁嘉玲感觉好绝望。


绿仍在身旁低声呜咽,幸好她一只耳朵被夹住,听不大清楚外面传来的声音。


“现在已经有人在帮我们搬石头了,一定会没事。”嘉玲给绿编了一个谎言。

嘉玲不是没有恐惧。


黑暗中,她盯着眼睛前方5厘米处一枚依稀可见的尖尖的螺丝钉,不停说服自己:千万要冷静。


温暖

冷风渐渐侵入。原先的暖气消失了,废墟冰冷如铁。


最要命的是凌晨4点,这是这个季节的日本最冷的时刻。


嘉玲感到绿的身体逐渐变冷了。她被床板压住,血液流通不畅。不能让她的体温下降,不然……


高中时,嘉玲参加过红十字会的培训,拿到了急救员资格。嘉玲握住绿的手,给她按摩,摩擦生热。


绿的袜子被桌上掉落的汤汁弄湿了。嘉玲帮她脱掉湿袜,把冰凉的脚塞进自己的衣服,贴着自己的肚皮,过一会儿,绿的脚开始暖和起来。嘉玲松了一口气。


地震前两天,嘉玲发烧,烧了一天一夜。那时,是绿照顾她,给她做饭,喂她吃药。第二天,嘉玲退烧了。


绿几乎不能说话,一直在哭。嘉玲知道她很痛,按摩着她的手说,不可以哭,不可以激动。一定不可以激动。


但嘉玲怕绿放弃。她用手机播放绿最爱的动漫歌。“你不是想去东京看动漫展吗?等我们出去,一起去。”




黑暗中,她摸索到一个小玩具,塞到绿的手中。


身边是绿,周围还有其他3个女生,都是刚刚认识。嘉玲也害怕她们放弃,问起离她最远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我们很有缘分,以后要出来一起吃饭哦。”


黑暗中,其他女生都说冷。幸好,大家都能碰到一点各自的身体,互相取暖。


嘉玲让她们把手都伸过来,给她们按摩。“妈妈经常给我按摩。”


绿疼得脚一直震。


“你痛的话就捏我,掐我都行,我身上没有重伤。”嘉玲对她说。


沉沉的黑暗里,女生们都不敢看手机。害怕时间,害怕漫长的时间。


嘉玲三次想到了自己会不会死。她还想起自己的父母、朋友,还有她刚刚花了30万日元购置的新家具。


“死都不放弃,一定会得救。”


黎明

黎明终于来了。废墟上方传来了救援队的声音。嘉玲敲击着墙壁,与救援队对话,告知他们受伤人员的方位。


能先救绿吗?她等不了了。


“当时大家抱做一团,都在发抖,绿痛得跺脚了”,嘉玲说。


可是救援队员说要先救嘉玲她们,才能再救绿。外面传来机器的声音。过一会,救援队员问嘉玲,能看到光吗?


嘉玲眼前除了断壁残垣,已经没有多少空间。她小心躲开眼前的螺丝钉,吃力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到了她渴望了6个小时的光。


“我看到了”,嘉玲的声音在颤抖。


切割机开始切割塌下来的天花板。“哒哒哒”的响声很大,切割刀一点点地伸进来。


嘉玲离得最近,觉得就像在自己耳朵边切一样。她很怕。


旁边的女生捏着她的手,艰难地帮她挪动,“别怕,这次靠着我。”



过了一会,切割机停止了响动,切割刀缩了回去。嘉玲感觉到了更多的光。不是手机的电光,而是灿烂的自然光芒。


这时是早上8时。废墟中的5个女生一个个被救了出来。嘉玲和另外3个女生,抱头哭了一场。


绿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说不了话,用力握着嘉玲的手,看着嘉玲哭,示意感谢。


“你加油了,很棒。”嘉玲对绿说。


看着绿被送上直升飞机,嘉玲终于放松了下来。她直接晕倒在地,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