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肝医母,肝是怎么切下来的?( 一)

医思医虑 2021-09-11 08:44:16

割肝医母


在肝胆外科转科,见到了一种有难度,基层不怎么开展的手术,那就是切肝。


为什么要切肝,那是因为肝有问题。比如局限的肝癌,肝血管瘤,胆囊癌,肝包虫病等,不得已切除病变的肝脏。

学过解剖或外科后知道,肝脏会有不同分段,最简单的就分左右半肝,再还有更精确的八段分法,分段的依据就是不同血管走形,便于手术按段切除,可以减少出血,保障手术安全。

就像我国的大江大河,把祖国分成不同流域。

在中国肝有一定的文化含义,描述一个人痛心无比,会用肝肠寸断形容,肝脏的破裂,可以说在过去是不治之症,即使现在也没有百分之百把握抢救回来。


肝脏血供丰富,有门静脉、肝动脉供血,有肝静脉回流,还有大量的肝血窦,在以前止血真的是很困难。


现在医学发达,靠的就是先进的工具和深入的研究。切肝按照一定的套路,严密止血,肝也可以切切切,去除病灶。也有肝脏移植,挽救生命。


一次看地图,看到安康市石泉县某地有一块《割肝医母碑》,古人切肝救母,难道我国古人早已开展肝移植?


为了进一步深究,从网上搜索了一段记载。


“农家子也,其母,孀妇汪氏,生四子,福居次。值母病,医药祈祷,日渐重危,乃剖腹割肝,假肉已进,而母病寻愈。束手无谋,莫觅延龄之酒,操刀以试,随成续命之汤。以匹夫之勇行,成可泣可歌之事。前张育生邑侯赠以‘割肝医母’碑,童郡守奖以‘至行励俗’匾,并派下属每年给钱,以资瞻仰。” 《石泉县志》


民间版本是这么说的。在石泉北部有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叫将军河,在那里有一座孤独的魂茔,墓中静躺着一位割肝医母的灵魂。

清明时节,我们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了这座魂茔,墓不算高大,碑文中的小字有点模糊,正文清晰,正中雕刻着“割肝医母曾荣福之墓”。右侧依稀可见“民国23年其外甥闵氏与乡民们立碑纪念”等字样。

为了搞清事实真相,我们不顾旅途劳累,先给魂墓献花之后,接着走访了当地村民。当地两位80多岁的老人周人才、田华堂介绍说:约在150多年前,这将军河的对岸有个岩洞,这洞中住着一户姓曾的人家,丈夫刚去世了,家中原本贫困,孀妇汪氏安葬了丈夫,已是债务累累。其中三个孩子无法抚养,送给了别人领养。为了生存,汪氏身边只带着一个8岁的儿子曾荣福,她到处给乡民做点针线活,帮别人洗洗衣服,做一些家务,来维持生活。

汪氏对人热情,给左邻右舍干活只图挣口饭吃,不收工钱,因而得到村里人的爱戴。儿子曾荣福从小聪明伶俐孝敬母亲,长到十三岁就能帮助别人放牛羊来维持生活了。荣福也没跨过学堂门,与同放牛的伙伴一起朝起夕归。,同伴教他唱孝歌、山歌,放羊歌……。日久天长,他练就了一声好嗓子,这些歌词也陶冶了他的情操,因而他对母亲有着很深的情感,也特别尊重她。

那个年代汪氏常年生活在岩洞里,那里阴暗潮湿,日子久了也得了一些病,经常手足麻木,心慌气短。看着自己可怜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心想总不能让孩子一辈子也住山洞里受罪啊,将来孩子还要成家立业。为了盖间茅屋,汪氏起早贪黑的割茅草,草割够了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终于在河西边的向阳之处盖起了三间茅草屋。于是母子俩总算有了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母子俩在这茅屋里住了一年又一年,儿子曾荣福长到十八岁当地土财主余某看重了他的劳力,请他当长工,每年给汪氏五斗苞谷作为工钱,汪氏总算有指望了,儿子可以养家糊口了。

话说汪氏渐渐衰老了,身体里的疾病也慢慢显露出 来,原先住在洞里风餐露宿留下的病根发了。这一年秋天,雨季特别长,茅屋被秋风所刮破,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原本有病的汪氏,有受了潮湿得了伤寒,卧床不起。儿子隔天回家一趟看望母亲,而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母亲汪氏想吃“猪肝”,曾荣福也想方设法去寻找,可是总不能与愿,在那个年代就是财主家也是一年杀一次猪,猪肝过年早都吃光了,初秋之时在哪去找猪肝呢?

那一夜曾荣福辗转反则,祈求财主帮忙,财主说:“这有什么办法呢?”财主只有把自家的腊肉给了他一块,让他拿回家给汪氏吃,“病久了,身体一定很虚弱,吃点荤,一定好的快些,病好了,荣福也能安心的给我干活了。”财主想着。于是曾荣福就拿着财主给的腊肉,回家给母亲炖了一锅汤,让他的娘吃,汪氏吃了好多天,病情稍有好转。然而,有病不吃药是不行的,又隔了一段时间,汪氏的脸、眼睛开始肿了,还不停地咳漱,痰中还有血丝。曾荣福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四处求医,拜神,官药吃了好多付,总不见好转。他心想:母亲也许就要离我而去了,我该怎么办呢?

朦胧中汪氏又在不停地呻吟,口中还在念叨:“儿啊!我想吃猪肝啊,你能想办法吗?”曾荣福默然了,心想:百善孝为先,古时有张孝为母打凤凰,王强为母卧寒冰,朱氏割肝为母亲。我是一个男子汉连古时朱氏这样的女人都不如了么?于是割肝医母的念头从他的心中升腾,第二天,荣福在余财主家借来剃头刀,听说鸦片烟灰能止血镇痛,还专门在财主家要了一点备用。

晚上,曾荣福点燃香表祭拜了神灵,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神灵,让神灵保佑自己的平安。于是用酒洗了胸膛,嘴里吞了点烟灰,操刀在胸的右边划了一条口子,忍着剧痛,割下了一叶肝脏,用烟灰涂于伤口,用针把伤口缝了起来,再用白布把胸膛缠了起来,曾荣福还把肝脏用罐子熬成肝汤端于母亲床前。此时的曾荣福难忍剧痛,晕倒在茅屋中。

说来也很奇怪,就在曾荣福割肝那一夜,茅屋的上空笼罩着亮堂堂的一片红云,十里八乡的人以为是汪氏家茅屋着火了。人们打着火把从四面八方赶来救火,当人民赶到茅屋时,发现茅屋并没有着火,只看见曾荣福躺在屋中,胸部缠的白布还渗着血,老乡们才知道荣福是为了医母,刚刚割了肝。“救人要紧!”乡亲们从十里之外的地方亲来了王水师来救荣福的生命,有的捐钱有的送物,这一夜茅屋里热闹异常。王水师医术也还算高明,十几天后曾荣福脱离了危险。他母亲汪氏自从喝了儿子的肝汤和王水师的官药,病情奇迹般的有所好转。

曾荣福割肝医母一事,一传十,十传百,被传得很神。时值石泉县令张育生知道后,拍案惊喜,石泉县共有三个半孝子了,上天可保佑石泉县不受灾难,平安永固了。于是亲自送了一块“至行励俗”木质匾,还书写了一块“割肝医母”楷书碑文。并派下属每年给钱送粮来奖励他。于是曾孝子割肝医母一事就名垂县志了。

余财主看到曾孝子成了名人和功臣,还把自家的小女许配于他,后来生二女,后继有人。曾孝子活了八十二岁死于民国二十二年,当地乡亲和曾孝子的外甥于民国二十三年捐资立碑,并把邑赐“割肝医母”碑立于墓前,以供后世瞻仰。


更有戏曲《朱氏割肝救母》


词有:

祝告一毕把心横,疾步来在街中心,铁炉寻找巧匠人。


打把钢刀长七寸,藏在袖内转回程,粗石磨来细石硶,锋利口快寒光刃;


回头就把绣房进,解开衣扣袒露胸,一刀割开胸膛肉,一股鲜血往外涌;


割下肝叶血淋淋,要煎肝汤救亲娘,朱氏昏死地尘埃,惊动观音大慈尊;


手拿灵芝草一根,来救朱氏行孝人。


救活朱氏还了魂,一页人肝拿手中,要煎肝汤救亲娘。


手拿肝叶到厨房,小心放在案板上;快刀切成碎肝片,又用文火煎成汤;


香油多放盐适量,葱花佐料加蒜姜;盛在碗里喷喷香,手拿鸟木筷一双;


轻轻移步端进房,叫声婆婆吃浑汤。


婆婆一听抬头望,鲜香扑鼻润肚肠,莫非汤药害老娘。


好个朱氏女贤良,叫声婆婆听端详;儿到井边去挑水,见一鹌鹑草内藏;


手拿扁担来打死,拿回家中熬的汤。


婆婆一听这样讲,抬起头来喝肉汤,涎水直流三尺长。


头一口来鲜又香,第二口来如琼浆;吃了三口并四口,好似仙丹神仙汤;


扒嚓几口就喝光,当即起身下牙床。


朱氏肝疼睡在床,婆婆一见大声嚷,又骂朱氏不贤良。


大媳为我许愿心,二媳为我朝武当;你这贱人不许愿,装病卖傻躺床上;


婆婆越骂气越上,龙头拐杖上下扬;上一棍来下一棍,打得朱氏泪汪汪。


左一棍来右一棍,打得朱氏实难当;喊声爹来叫声娘,叫声婆婆听端详;


浑身上下都能打,千万莫打我胸膛。


婆婆生就脾气犟,你说莫打你胸膛,偏偏要打胸膛上。


一纪拐杖打下来,只见胸口鲜血淌;婆婆一见着了慌,解开衣扣看端详;


刀口裂开七寸长,直往外面冒血浆;问声媳妇咋这样,你与婆婆说端详。


朱氏痛得泪淋淋,叫声婆婆听原因,只为割肝救你身。

……

四川某地也有类似割肝救父的说法。

肝,在过去就是那么容易切除的嘛?这三个主人公切肝之后都是健在的,更是让人纳闷。故事情节惊人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