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加帝国的绝唱,空城马丘比丘,漂浮岛仙境,地画线未解之谜 | 南美游记 · 秘鲁篇

许多唐 2022-08-23 10:39:59

缘起



想起来去南美,并不是一个仓促的决定,但真正按下购票按键,确实有那么点一拍脑门的意思。


2011那时候,我飞往阿姆斯特丹为施华蔻2012春夏发型流行趋势发布做了发模,因此认识了同行的大美人,长得巨像章子怡。当年的造型可谓是惊世骇俗,至今回看,仍是挥之不去的杀马特。作为这次发布会的唯二亚洲脸,我们理所当然的建立了深厚的革命的情谊。


此后多年,我们一直疯狂安利彼此旅行目的地。在她连续3年的攻势下,我跟着她看遍了墨西哥、古巴、厄瓜多尔、秘鲁、玻利维亚、智利、巴西,喝下了一碗又一碗的安利。



最开始在下单飞机票的时候,只准备玩秘鲁一个国家,等到开始订房定票的时候,玻利维亚官方公告落地签了,仔细一查,2月仍然是天空之境的雨季,有水!必须把乌尤尼加入豪华套餐!


前前后后,调整行程总共花了一个月,光是邮件往返就超过30封,即便是如此用心准备,一路仍各种状况不断,但好在最终都圆满解决。不发达国家落后的交通和设施,高海拔导致的全程持续高原反应,还有十分昂贵的花销,是前往南美必须做好的准备。



最难忘的大概是最后一天在利马机场,由于当地机场系统问题导致我EVUS读取失败,不能值机差点无法回国。最终在交涉(实则疯狂争吵)12小时后,终于让步同意为我改签航班。虽然仍然无法读取EVUS,不能从美国转机,但幸运的是我去年前往冰岛办理的丹麦申根签证为一年多次,因而救我一命,使我得以从利马飞马德里转机回上海。


南美之旅的国际航线最终为:上海—达拉斯—利马—马德里—上海,完成了环地球一周。我想,这事儿等我以后有了孙子,我必须跟他吹嘘100遍!



秘鲁

库斯科



从上海飞往达拉斯的时候,恰逢达拉斯雷暴天气,眼见着屏幕上目的地距离从1000km变成900km又变回1200km,抵达目的的时间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无限延后。


右边靠窗的女孩子看起来像是留学生,从上机开始睡,连飞机餐几乎都没吃;左边靠走廊的男性旅客,试了几次推不醒他,全靠我腿长翻出去上厕所,即便这样他也仍然微鼾没有要醒的意思。已经在两个陌生人中间坐了10小时无法入睡的我,内心无比焦灼,只想快点降落,也好舒展一下。



抵达利马,国内航班在延误了4小时之后,终于一路颠簸着降落在了“世界印第安人的首都”库斯科古城。



刚下完雨的库斯科略有些寒意,长途跋涉将近30小时后的我选择了直接入住酒店,享受一番清闲的时光。



Belmond Hotel Monasterio隶属Belmond旗下,你也许对这个英文词不熟悉,但你一定不会陌生东方列车,东方列车就是由Belmond运营。



修建于1592年的修道院修建在阿玛鲁·卡哈拉的印加宫殿的地基上,如今被改造成豪华酒店,历史悠久的建筑散发着沉稳的魅力。



从酒店的外墙你很难想象其中的模样,直到踏入内部,方得以窥得一二。长长的石拱门廊围砌而起一方天地,,见证了曾经的一切,参天巨木聚集了些许不知名的鸟儿,于日暮之后在此嘤鸣栖息。



除去带有强烈印加风格的客房以外,整座酒店都富有浓郁的艺术气息,无处不在的油画装饰着酒店的走廊以及客房,这些是库斯科18世纪殖民宗教艺术的最好收藏之一。



角落里不起眼的木门之后,则是建于500年前小巧而华丽的巴洛克小礼拜堂,听得见格里高利圣咏的声音。



这里是我探索库斯科的理想驿站,阿玛斯广场数百年来一直是这座城市的中心,被西班牙殖民。




从狭窄的石板路段沿坡而下,就可以看到在秘鲁广袤的群山中孕育而成的武器广场。




这里仍然保有当初印加帝国统治时期的规划格局,建筑、路面全部是用石头堆砌的。




西班牙殖民入侵这块土地后,又在衰败的古迹之上建造了教堂和宫殿。




当夜幕降临时,万家灯火点亮了这片古老的画面,在星空下的夜晚如置身于同抒情小说,是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景象之一。



位于武器广场一端的Inka Grill餐厅,则为此行的美食探索打开了全新未知的味蕾体验。来秘鲁一定不能错过这里的美食,得天独厚的高海拔地理优势,以及湿润的气候让这里物资丰饶,造就了得一番饕餮。光是土豆和玉米就有5、6千种,日常实用的就超过40种。



作为一个曾经在帕劳同样品尝过当地独特美食——蝙蝠汤的人,此行又在秘鲁解锁了新的菜式——豚鼠(Cuy),来秘鲁不吃上一只烤豚鼠就不能说自己尝过秘鲁美食,这是秘鲁人逢年过节的必备佳肴,也是不可多得的独特美味。



而这家餐厅将经过烘烤的豚鼠切开烹煮后,淋上咸鲜的酱汁,配上烤的略带焦香味的蔬菜,令人十指大动,肉质鲜嫩并不酥烂,没有奇怪的腥臊味,酱汁的味道又刚刚好。



搭配着抗高反必备的可卡茶,舒缓一下疲劳。



还有秘鲁传统甜品。(有点像甜味的山东杂粮煎饼里的脆饼配炼乳……)



如果对美食非常感兴趣, Central de San Pedro

)。



这里是库斯科人生活的日常,市场内区域划分很鲜明,你在这里可以买到一切你想要的食材,也可以买到很多日用品。



也可以试试和当地人一起,尝一尝他们的当地人吃的早餐。



特别要说的是秘鲁菜场里的水果,种类繁多不说,还齁甜齁甜。这个脸只有我一半大的秘鲁水果大妈,热情的给你挑选最新鲜的水果,但在合照的时候偷偷在脚底踩了一个10cm的小高凳,实在是太可爱了!




马丘比丘 、 温泉镇




南美安第斯山脉上最古老的遗迹,印加帝国的“失落之城”是此行最为期待的行程之一。但是,随着清晨闹钟的响起的,不止是雀跃的期盼,随之而来的还有加剧的高原反应。


出发之前就在各游记中看到大家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高反,昨日抵达之时除了轻微气喘没有太大反应,结果一觉起来,心慌到不行,任酒店早餐再好吃也毫无胃口,只匆匆扒拉了两口就出发前往马丘比丘。




从Wanchaq站坐上大巴开出库斯科古城,一路盘山行至欧雁台火车站换乘火车,前往马丘比丘所在的温泉镇。唐妈的高反来的快速且凶猛,伴随剧烈的头痛,她在前往Wanchaq车站的途中就忍不住吐了出来,但来的快去的也快。我本想扛起照顾老妈的大旗,谁知我的高反来的缓慢且持久。



本来我还兴奋的端坐着,时而拍拍照片,时而拍拍视频,过不多时,头痛一阵比一阵剧烈,连喝好几杯可卡茶仍然完全无效。



此时窗外汹涌奔腾的乌鲁班巴河也无法再使我提起劲儿来,只能苟延残喘的斜靠在座位上闭眼小憩,然而震耳欲聋的火车汽笛声隔三差五地鸣起,让原本就已经身心俱瘁的我彻底头痛到爆炸,瘫在座位上不敢随意动弹,生怕吐出来。



酒店的行李员早早等在了终点站,接过两个旅行在上坡路上走的健步如飞,留下我在身后虚弱的祈求他走的慢一点。等到进入房间,再也克制不住跑到厕所里吐了起来,又颤颤巍巍的打电话给前台讨氧气吸。



昏睡一番后醒来已是接近晚餐时间,高反终于好多了,匆忙跑去大巴站点买好了明日往返车票,这才安心返回酒店消磨时间。



Inkaterra Machi Picchu Pueblo酒店是此行最贵的住宿,但入住其中才能感受到独特之处。



这座安第斯私人山庄里有梯田、瀑布、石头小径,还有83间各具风情的白色砖房。



整个酒店都被亚马逊热带雨林植物所覆盖,雨季更是云雾缭绕,繁多的鸟类,以及亚马逊特有300多种兰花。



房间内更是别具特色,好运的被升房到了家庭套房,一进入就被迷住,整个房间采用挑高设计,屋顶裸露出密布的房梁结构,颜色鲜亮的布艺制品具有明显的印第安风格。



房间里还有个壁炉,我妈在我昏睡的时候,一个人拿着蜡烛,妄图升起炉火,最后搞了一屋子的烟熏火燎,两个人都熏得灰头土脸。


冲上阁楼开窗透气,才发现楼上别有洞天,阁楼空间虽然狭小,但成片的玻璃窗外就是翠绿的雨林景色,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在丛林探险。



晚餐是包含在房价内的,有颇多选择。



尝试了另一种烹饪方法的豚鼠,不过比起库斯科的美味,还是稍逊一筹。



突降的骤雨,稀里哗啦的打在绿植上发出声响,幽静的雨林传来些许蛙虫的叫声,越发迷人。



雨季来马丘比丘不需要3、4点就去排队等大巴上山,阴雨天也鲜少能看到日出,但……山顶的天气谁都无法预料。




山脚下还是阴天,但山顶却是大雾天!四周一片白茫茫,整个马丘比丘的遗址都被笼罩,完完全全看不见任何景象。



虽然有些遗憾,但我却忍不住笑出声,不远万里来到南美,顶着高反的不适,看到的却是如此“独一无二”的马丘比丘,也算是很特别的经历了。



正这么想着,远处的人群突然欢呼起来。



起风了,吹散了仙境,马丘比丘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人们的眼中。



风一阵大过一阵,马丘比丘也越来越清晰,等到完整的出现在我眼前,我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马丘比丘本意就是“古老的山巅”,在白云中的马丘比丘孤鹜的矗立着,三面都是悬崖,山下就是奔腾的河流,背后是高耸的山峰,让这座古城看起来更加庄严也更为神秘。



各种不同形状的石块,恰如其分的被拼合在一起,成为一体,砌造出一个个平台,如此精妙的建造技术,太不可思议了!还有完整的灌溉、排水系统,让整座古城得以自给自足。



不同形状的房屋被赋予了不同的功能,最重要的就是祭祀功能,也有一些还未被破解。但如何切割、运输这些巨大的石块,至今仍是谜团。



当然在这片土地上,少不了羊驼的身影,被印加人民奉为神兽的羊驼。



他们在悬崖峭壁上肆意走动,在马丘比丘的古城悠闲地吃着草。



还有这个季节才能看到的小羊驼,雨水多,食物充沛,才能让幼崽更好的存活。



回到山下,终于有闲暇好好欣赏温泉镇。前往马丘比丘的旅客都会在小镇停留,这里并没有什么古迹,小镇一切的发展都源自马丘比丘文明的考古发现。


小镇旁的乌鲁班巴河彻夜不息的崩腾,如此巨浪也没有能够将河床消磨一丝一毫,全都是因为这片山脉全部都是花岗岩石,真是奇迹般的组合。




温泉、溪流、小桥、火车轨道、交错的密布在镇上,耳畔是巨大汹涌的水流声,时而又火车入站,响起汽鸣。



最喜欢的莫过于位于火车站门口的印加传统市场,这里绝对是民宿产物爱好者的天堂——比如我。最推荐的就是这里的羊驼皮毛制品,羊驼毛手感非常舒服,但价格却很低廉。还有一些印加特色产品,绝对是淘一淘的好去处。



距离回程的火车还有些时间,我们决定回到酒店门口的Cafe Inkaterra享受难得的散漫。



Cafe Inkaterra同样属于酒店,但开放给游客用餐。餐厅位于两条火车轨道的中间,连餐厅的形状都完美切合轨道。




用餐时常有火车从窗外轰隆隆的开过,或是相互交错着进出站,是很奇妙的体验。每当有车经过,餐厅里的客人都会停下手,回头张望。即时没有火车,雨滴淌落屋檐的声响和一旁的河流景致又是另一幅美景。



比起晚餐,我更偏爱这里的午餐口味,即便不住酒店,不妨也一试这家餐厅。



普诺




再看一眼库斯科这座曾经辉煌一时的古城,登上前往普诺的航班。普诺位于的的喀喀湖畔,这是南美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型淡水湖之一。国界线将湖一分为二,大半属于秘鲁,小半属于玻利维亚。



海拔3800米,空气清冽稀薄,夹带着远处雪山的寒风,这里的阳光更接近本色,湖水湛蓝,天空纯澈。



湖山之间,隐居着一群岛民,他们是印第安人乌罗族的后代,为了避开侵略而逃到湖中,在这里安营扎寨,世代为居。



在港口迎接我的Ceasar是住在“漂浮岛”上的原住民,为了更好的,也更深入的了解乌罗人的生活,住一住原住民的小岛势在必行。



小船一路在错综复杂的芦苇丛中穿梭,夹缝中的水路不止通往哪里,岛民们划着船经过,荡漾出一圈圈涟漪,一切都那么诗意。



他们择“芦”而生,漂浮的岛屿是用芦苇铺成的,房屋是用芦苇建造的,船舶是用芦苇制作的,曾经也以芦苇根茎为食,以芦苇花絮为药。



在Ceasar热情邀约下,我也尝了尝芦苇根茎的味道,感觉像是吃了一根很粗的“凉席”。



整个湖面一共有八十多座漂浮岛,这个数字每年都在陆续递增。除了居住用的岛,还有邮局岛、学校岛、教堂岛、商店岛,岛岛相邻,形成了奇妙的生态社区。



一家人乃至亲戚几家人共同生活在同一岛屿上。当岛屿不够大时,就去割取更多的芦苇扩大;当觉得岛屿的位置不够好时,就召唤亲戚朋友一同帮忙,开着船把岛拖到自己想要安家的地方固定就行。




Ceasar就是这样特立独行的一个人,先前的家在浮岛群比较中间的位置,来来去去的船十分嘈杂,就把岛屿挪到了浮岛群最外围。



岛民的生活日常,就是靠天吃饭,Ceasar是个聪明又勤奋的小伙子,拒绝了加入代理商,自学了英语独立经营民宿生意,在旺季基本每天都能住满。而在淡季,他会去打猎野生禽类,或是捕鱼来补贴家用。



雨季的时候还需要隔三差五铺上新的芦苇,以保持干燥整洁,Ceasar非常勤劳,整个岛都铺满了新的芦苇。



女性也会在岛上钓鱼,,,再在一根掉线上扎上数十个钓钩,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我必然也是要试试看的。



刚放下线,立刻就有鱼上钩了,Ceasar连连称赞我运气好。




能在雨季赶上个好天儿实属幸运,水映着天,好似明镜,清风拂过的芦苇丛摇曳着身姿。



晚霞渐染,没有了阳光的热度,的的喀喀湖开始有些冷意。



远处的云团深邃的如同黑夜,夹带着雨意朝着湖面上飘来。



自己作非要在岛上住一晚,等看完美景面对着如此原生态的住宿条件,开始想念现代化社会的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夜晚窗外的雨一阵大过一阵,轰隆的雷声仿佛就在湖面上,窝在毛毯里抱着热水壶的我,想着雷会不会劈到岛上这个深刻的问题,惶恐不已……



纳斯卡



纳斯卡是以纳斯卡地谷中巨大的神秘线条图案而闻名,称之为纳斯卡大地画。



博物杂志曾这样描述它:“以天地为展厅,以天然泥石为材质,以人工之力筑起造化天成般的奇景,这便是“大地艺术”。”



它们的来历和用途迄今为止,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猜测这是古印第安人的天文日历的人有之,猜测这是宗教祭祀用途的有之,猜测这是道路标志或是灌溉系统的有之,但没有谁能有理有据的证明自己的猜测。



坐上螺旋桨小飞机,飞翔在纳斯卡沙漠的沙漠上空,雨水鲜少十分干燥,连空气都有些浑浊。



螺旋桨机不时的翻飞,一幅幅独特的画面一一展现在眼前,巨大的三角形、楔形,山丘上的外星人,图案精细的蜘蛛和猴子,飞翔的蜂鸟,展翅的老鹰。



这些线条短则几十米,长则绵延数公里,一旁的房子,车子显得那么的渺小,令人震撼。



利马


利马是秘鲁的首都,也是秘鲁旅游必经的中转站,无论你飞往哪里,大部分的情况下都要从利马转机。


这座沿海城市有它独特的美,但由于受到高反的影响,体力不支的我也没能好好欣赏它,如果有机会希望你能亲眼见证它的美。



**秘鲁+玻利维亚简要行程:利马—库斯科—马丘比丘—普诺—拉巴斯—乌尤尼—利马—纳斯卡—利马

玻利维亚玩乐,及全部行程详细攻略,敬请期待~



冰岛:

 2个女儿各自带妈13日自驾环游冰岛《因为那个国家很美,因为极光有魔力,还因为女儿们带上妈妈们完成了自驾环岛 | 冰岛游记(上)》

摩洛哥:

  蓝城舍夫沙万,被坑到吐血,在蓝色的街道中边哭边和人吵架:《与舍夫沙万谈一场旷世的蓝色之恋,用蔚蓝的心跳律动每一个梦境 | 摩洛哥游记(下)》

希腊:

  爱琴海美不胜收,梦中天堂圣托里尼《希腊游记【一】 | 风过地中海---蓝白的天堂 圣托里尼》 

港澳台:

  香港的另一种玩法:刷爆Instagram的香港十大网红拍照地标 | 香港游记》

  澳门柔情:《隐藏在赌城纸醉金迷后的葡式韵味 | 澳门游记》

  台北夜市太好吃:《去台北一定要组团,一人一口,夜市从头吃到尾 | 台湾游记》

日本:

  带你去日本人的三座后厨房吃尽兴:《日本的三大厨房:东京筑地市场、京都锦市场、大阪黑门市场 | 日本美食通》

求财,求子,求姻缘,求美丽,求不秃头《红叶季来这些神社就对了! | 京都赏枫游记》

帕劳:

  在帕劳考潜水证:《潜水游世界 | 美人鱼之家,在帕劳与鱼群共舞的96个小时》

泰国:

  曼谷好吃、好玩、又时髦,超高性价比:《不穷游!5000元搞定一场说走就走的小资旅行 | 曼谷游记》

阿联酋:

迪拜乞讨梦灭:《土豪国度,乞讨一月能够赚47万当真?图样图森破! | 阿联酋游记》

英国:

英国只有炸鱼和薯条?:《伦敦,泰晤士河畔边蕴藏着的红色雾都 | 英国跨年游记(下)》

更多游记请关注后在菜单栏内查看哦~



 

 


自古红蓝出CP,不是百合是闺蜜!


【未经许可 · 严禁转载】


爱蓝色,爱自由!

双子上升双子一人可以搓4人麻将!


爱红色,爱折腾!

水瓶上升双子一人脑洞广阔像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