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战的祷告》(下册)第二章 灵界真实的战场

荣耀国度 2021-10-10 15:16:05


第二章 灵界真实的战场

 

如我在前面所述,对大多数的美国基督徒而言争战祷告是一个新的观念。许多人开始询问他们所接受的传统和训练是否能整合于他们的服事中。然而这问题并不只在美国人身上发生,甚至连阿根廷的牧师也同样与这方面的神学及实际上的论点挣扎。

学习功课

我与阿根廷拉普拉塔市洛奥利弗浸信会的亚伯特•保克里牧师谈话有极大的享受,因为我能很深入地感受到他的属灵背景。在他浸信会传统的服事训练里并没有包括「属灵争战一零一」的课程,而他在洛奥利弗教会的服事,与我们在美国各城市所观察到的许多典型教会并没有太大的不同。这些教会都有良好、稳固的圣经教导;相当高的道德标准;彰显圣灵的果子能达到适当的程度;会友参与祷告、十一奉献、投入事奉,只要机会一来到便向他们的邻舍做见证。

所有一切只是如此,但是却没有成长!

在亚伯特的牧养下,数年来洛奥利弗教会的会友人数一直停滞在卅人。

后来,亚纳康迪来到拉普拉塔市。亚伯特及洛奥利弗浸信会与他的布道会合作。他们透过每晚参与聚会及观察亚纳康迪,而开始学习争战的祷告。他们对于布道会的结果有极深刻的印象,不仅有许多人个别得着医治,且从邪灵中得着释放,甚至有超过五万人公开决志要跟随耶稣。这是拉普拉塔市前所未见的情况。

然而,观看亚纳康迪及他的团队服事是一回事,若要把这服事带到传统的浸信会教会则又是另一回事。但是浸信会却一直深知有一件事该如何去做,那就是传福音。所以洛奥利弗教会的信徒领袖们对亚伯特说:「让我们在自己的教会里举行布道会。」

亚伯特尚未预备好如此行,所以他回答说:「我没有传福音的恩赐,我们应该邀请外来的布道家。」

信徒领袖们说:「不,让我们来作个协定,你在布道会上传讲信息,而我们祷告上帝赐给你传福音的恩赐。」

亚伯特当时可能是在软弱的一刻,所以他终于同意了。他们筹组布道会,开始进行首次的服事,亚伯特传讲福音信息,并呼召、邀请慕道友决志。但是没有回应!

当亚伯特为自己明显地缺乏能力而感到极度痛苦时,他似乎听到里面有声音对他说:「试试亚纳康迪所做的方法!」在半绝望之际,他决定放手一搏尝试一次。他做了强而有力的争战祷告,并直接斥责邪灵,就像他以往看到亚纳康迪做过许多次一样。当他奉主耶稣基督所赐予他的权柄捆绑邪灵,他再一次邀请慕道友决志。这次有十五人以上离开座位,走到台前接受基督作为他们的救主和生命的主!

洛奥利弗浸信会的人数已从卅人增长到九百人以上。不仅如此,亚伯特并在该市的其他地区开始有卫星教会,除了本堂会之外,合计有两千一百名会友。他的目标是教会及其卫星教会网络的人数至公元两千年达到两万人。不可否认,亚伯特已如同「亚纳康迪曾经做的」一样了。

真实的战场

亚伯特·保克里所学到基本的功课就是,在有效的传福音一事上,真实的战场就是属灵的战场。他以他的方式学到这功课,而我们其他人则要以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学习。

我所说的教会增长运动(Church Growth Movement)已蒙受上帝的祝福,同时这运动也被用来刺激地方教会之服事与世界福音化发生基本的改变。这个运动始于一九五五年,大约在前廿五年左右,该运动都是在其创始人马盖文(Donald McGavran)的启发下运作,这个运动致力于发展崭新的教会增长及传福音的技巧,因而广为众人所赞赏。一九八零年左右,有一些创新的事开始出现,我们当中有些人开始探究教会增长的一些属灵层面看起来是如何。这并不是说不论何种技巧如今都被视为不好的,也不是说属灵的层面可以取代技巧。不是这样的。技巧对教会及宣教是非常有助益的,而且我们将继续精力充沛地工作以改进并更新这些技巧。

然而,我们发现,世界上所有传福音的技巧都只有极微小的果效,除非我们赢得了属灵的争战。这就好像是一辆全新厂牌的汽车有最新的引擎,有完美的结构,但除非我们注入汽油在汽油箱中,否则它也不能发挥功用。同样地,应用属灵的能力在传福音与教会增长上亦然。

我们以一九八零年代这十年间美国的情况来举例说明。这是一些前所未见的大教会在美国迅速成长的年代,几乎每个大都会地区现在都有一或数间大教会是以前所没有的。教会增长研讨会及传福音的资源倍增,私立的基督教学校及基督徒所使用的传播媒体戏剧性地增加了。表面上看起来基督教在美国有很大的进展。但是统计数字却描述出另一幅景象,在这十年的末了,教会的出席率仍然与起初时一样,更正教教会的会友甚至减少了!

我相信在这些年间,上帝要我们在使美国福音化的事工上做得更好。就我个人的观点,我们若明白真实的战场是属灵的层面,那么我们便可以启得更好。

关于战场上的学习

一九八零年左右,我开始从上帝那儿领受到我需要专注在教会增长的属灵层面上。因着我与温约翰的深交〔当时他被一些人称为「神迹奇事先生」(Signs and Wonders)〕,我知道在我的新程序里传福音的能力是第一要项。同时我也明白在此之后,祷告是第二要项,但我必须承认,当时我对于何以祷告与有果效的布道有关联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在我所着的《医治事工:能助你的教会增长》一书里分享了我所行过的神迹奇事之研究。该书是在一九八八年出版,前一年(一九八七年)我开始认真研究及教导祷告。但是直到一九八九年夏天在马尼拉举行的世界福音化洛桑会议,我才完全学习到真实的战场。

虽然我个人懂得不多,但在一九八九年我开始体会到至少两件事:一、传福音若配合认真的祷告则更有果效;二、透过耶稣基督的身体,上帝已赐予、呼召、膏抹一些个别在代祷服事中并不常有能力的人。

当时我正要将这些新的洞见与第二届洛桑会议整合在一起,因为我是国际洛桑委员会的其中一员,要负责主持整个会议。当我为布道与代祷之关联祷告时,上帝给我一个意念,要尝试去找卅至五十位有恩赐、世界级的代祷者,并挑战他们自费前往马尼拉,不必经过参加会议的既定程序,投宿在座落于举行大会的会议中心对街的菲律宾广场饭店,会议期间每天廿四小时一同祷告。洛桑的领袖们都同意了我的想法,便邀请学园传道会大使命祷告团简宁博士负责并将这些人组织起来带领他们。简宁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共有五十人响应而出,达到了我们所盼望的最高人数。

马尼拉的代祷团队实在是上帝给予我们的「活生生的例证」,向我们清楚地显示了世界福音化真正隐藏的要点。然而在我叙述此事之前,我还需要解释一项极重要的因素。

三股合成的绳子

一九八九年春天,我开始学习与布道有关的另一个属灵层面——个人性的预言(personalprophey)。在此我并不详细谈到一些人像温约翰、翟辛蒂和甘保罗(Paul Cain)如何帮助我对这新领域有所认识,但是我要说的是,起初我对此层面有些怀疑,而现在我个人却深信在这些时日预言是有效且有重大意义的服事。

那年夏初,温约翰向我提到狄克•米尔斯(Dick Mills)要打电话告诉我一个预言,他建议我对此要特别留意。令我感到困窘的是,我从未听过狄克的名字,而温约翰却说他是美国最令人尊敬的先知之一,有经得起考验的良好记录。后来我又从翟辛蒂(她认识狄克颇深)得知,打电话给陌生人与狄克的一贯作风相反。巧合的是,当狄克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翟辛蒂刚好在我家作客。

此处不是要详细叙述那个预言,但是在马尼拉那个活生生的例证正是传道书四章十二节「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斯」。对于我服事上预言性的应用,狄克说他觉得上帝呼召我要如触媒剂般地服事,去帮助三股绳子的结合,这绳子是上帝希望在未来的数年里要把它编成一个能完成祂计划的模式。这三股绳子就是保守的福音派、灵恩派,以及那些内心纯正的自由派。

第二届洛桑会议在带来两股绳子第一次的结合上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一九七四年在瑞士举行的第一届洛桑会议,五旬节派和灵恩派只有象征性地参加。而十五年后的第二届洛桑会议,他们却十分突出,有人说在全体出席的会议所看到举手的数目,显示大部分的参与者很可能是灵恩派。

若是那样的话,聚在马尼拉的代祷团队大约有一半是保守的福音派,另一半是五旬节派或灵恩派,产生这样的结果并非经过设计。然后我发现自从这两个团体在这层次上首次混合在一起,各种不同的想法就在他们的脑海中回荡,灵恩派人士对他们自己说:「我怀疑这些福音派的人是否真的知道如何祷告,以及如何与上帝交通?」而福音派的人士说:「不知这些些灵恩派的人是否要大喊大叫地在地上打滚。」

就在众人的关切之下,当他们开始一起祷告,他们发现并没有不同。当他们一起进到上帝的宝座前,他们发现他们说同样的事,听见同样的声音。福音派的人激励灵恩派,而灵恩派的人也激励了福音派。两股属上帝的绳子已聚在一起。

活生生的例证

洛桑代祷团队于洛桑会议第一天晚上聚集在菲律宾广场饭店的祷告室里,在那儿我看见从上帝而来最富戏剧性而且是肉眼可见的神迹之一。那是在星期一的晚上,即大会开幕(星期二上午)前的一个夜晚。就在国际性最伟大的福音会议尚未举行的前夕,上帝给予我们一个活生生的例证,断然说明了福音化的真正战场是属灵的战场。

五十位代祷者围成一圈坐在饭店最大的房间。他们分别从世界各地十二个国家而来,来自北美的人数最多,另有十位代祷者是菲律宾人。虽然我和我的妻子桃丽丝并非代祷者,但是因为我们是这个构想的发起人,便应邀参加这个聚会。

很自然地,首先我们开始介绍我们自己。我们按着圆圈的顺序自我介绍,当进行至超过一半的时候,轮到一位约五十几岁的菲律宾姊妹,名叫黄娜•法兰西斯(Juana Francisco)介绍她自己,并说到她已操练代祷的服事多年了。两、三分钟之后,轮到另一位说话的时候,黄娜痛苦起来,我们后来得知是气喘很厉害地攻击她。她尖叫,面无血色,开始大口地喘息着,惊慌失措的气息遍布整个房间。

两位男士用手扶住她,把她带到饭店走廊外。就在大庭右边的房间是学园传道会白立德与白薇娜(Billand Vonette Bright)夫妇所住的,他们设法把她放在白立德的床上。很幸运地,菲律宾的代祷者中有一位姊妹是医生,所以她便去照顾黄娜,并用解除病痛的知识给她医学上的看顾,另外有两、三位代祷者为她得医治祷告。我们则继续进行自我介绍。

就在我们几乎全部介绍完时,有人突然闯进来大叫说:「谁有汽车?有紧急事件,我们必须送她到医院,医生说她快要死了!」

有两位妇女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急忙从另一扇门走到饭店的走廊。这两位妇人原本彼此并不认识,一位是知名的福音派人士玛丽莲·西斯克(Mary Lance Sisk),她来自北卡罗莱纳州夏洛特(Charlotte)长老会,同时也是洛桑运动的主席及大会的最高官员傅蓝顿(Leighton Ford)个人多年的代祷者。另外一位就是翟辛蒂,我在前面已提过她,她是众所周知的独立灵恩派人士。

巫毒教的灵

两位姊妹在走廊里双眼对望,立刻在圣灵里知道她们从上帝那儿得到相同的信息。上帝告诉她们两人,黄娜的疾病发作是因为巫毒教邪灵的侵袭。据说菲律宾的巫毒教是抵挡这团队,而且上帝已撤回足够的保护,以致痛苦的灵临到代祷者身上,就如祂允许仇敌在很久以前接近约伯一样。数秒之内,玛莉莲与翟辛蒂紧抓住彼此的手,同心合意地在圣灵里做争战的祷告,奉耶稣的名攻破魔鬼的权势。

就在那个时候,白立德在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情况下,走出电梯,进到他的房间,发现陌生的菲律宾妇女躺在他的床上,正痛苦地喘息着生命十分危险。他以身为基督徒的立即反应便按手为她得医治祷告。当他如此做的时候,正是玛丽莲与翟辛蒂打破咒诅的那一刻,黄娜张开了她的眼睛,开始正常地呼吸,而危险终于结束了!

当时我和桃丽丝在走廊上,白立德走出他的房间向我们迎面而来,以他平常、不带有太多情感的声音说:「我们有许多能力,我们应该更常使用它!」

上帝向我们显示什么?

上帝在这个活生生的例证背后的目的,是要教导祂的子民重要的功课。当我分析这个事件,这样的解释便十分清楚。当这些来自世界近两百个国家四千五百名经特选的基督徒领袖,为卅亿尚未认识耶稣基督是主和救赎主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商福音化的策略时,上帝要所有与会人士都知道他们任务的真正本质。我从这个例证里看见了三个主要的功课:

一、世界福音化是生与死的问题。就医学来说,黄娜•法兰西斯正在死亡的边缘中,就属灵来说,世界上卅亿的人甚至是在更可怕的死亡边缘中——地狱的永死。若黄娜·法兰西斯死了,她会到天堂去。上帝的子民面对布道的危机,比在菲律宾广场饭店所面对的短暂危机来得更加严重,因为如果不信主的人死了,他们不是到天堂去。

二、世界福音化的关键是在聆听上帝的声音,并且顺服我们所听到的。玛丽莲•西斯克与翟辛蒂同时都从上帝那里得到立即的启示。她们身为成熟的代祷者都习惯于聆听上帝的指示,所以这并不会使她们讶异。事实上,她们同时听到相同的话语,确定了她们彼此所听见的是正确的。

但是她们也知道聆听上帝的声音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则是无论如何都要有顺服上帝的勇气。她们知道上帝要打破此咒诅,所以她们付诸行动,再次遵照她们过去多次的事奉去行。她们奉主耶稣的名所赐的权柄去行,两人对于战争立即能得胜毫无疑惑。

三、上帝要使用整个基督的身体来完成世界福音化的任务。福音派并不是靠他们自己使世界福音化;灵恩派也不是靠他们自己使世界福音化。上帝拣选福音派及灵恩派在饭店大厅的走道上一同进行属灵争战。祂决定拣选洛桑运动最常见的福音派参与者之一的白立德,为黄娜作医治的祷告,并且观看上帝将黄娜·法兰西斯从垂死的边缘中救活。

地区性邪灵

在马尼拉举行的第二届洛桑会议之前,即使在五旬节派与灵恩派之间并没有很多谈到有关地区性邪灵如何影响世界福音化,至于福音派更是一点也没提到。虽然这个主题并不是设计聚会内容的委员们所设定的部分,然而在马尼拉分组专题研讨中有五组都论及地区性邪灵及策略属次的属灵代祷。提出这个论点的有阿根廷的奥玛·卡布拉及薛弗索,哥斯达黎加的瑞塔·卡贝沙(Rita Cabezas),及从美国来的白多马(Tom White)与我。这些专题研讨小组对这主题的兴趣超过我们所期盼的,我觉得在我们离开之前上帝要我担负起领导大家更进一步研究这主题的责任。

世界展望会(World vision)的约翰·罗伯(John Robb)提前召集那些住在美国而且曾得到一些策略层次之属灵争战知识的人,组成一个精选的团队。因为没有其他合适的人,我竟成为这件事的联络人。一九九零年二月十二日在加州帕萨迪纳举行首次聚会,有卅位杰出人士与会,有李拉瑞、盖瑞·克拉克、约翰•道生、翟辛蒂、迪克·柏纳(Dick Bernal)、薛弗索、玛丽莲•西斯克、萧桂恩、法兰克·赫蒙、包比•迈克、杰克·海福德、乔伊·道生、伊丽莎白•亚夫、爱德华•黙菲、白多马、柯瑞福及其他人。芭比·白尔利在整个聚会中同时带领一个代祷团在隔壁房间祷告。

这个团体开始自称为「属灵争战网络」,副标题为「马尼拉第二届洛桑会议后续研究策略层次的属灵争战之团队」。属灵争战网络的成员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是专家,但是全部的成员都同意世界福音化的真正战场是属灵界的,并且只要我们愈多地学习到这个功课,我们就愈能更有效的完成耶稣要我们去使万民作门徒的大使命。

有些人正朝着这方向前进。约翰·道生所着的一本杰出的书,《为神赢得我们的城市》是我们在争战祷告方面第一本分析及教导的书。迪克·柏纳所着的《猛击地狱的铜门》及《come Down Dark prince》两本书,分享了真正的争战祷告之服事。我所着的《争战的祷告㈠》一书,集结了十九位基督徒领袖针对这方面的主题所写的文章,例如「属灵争战网络」的白多马、迪克·柏纳、李拉瑞、杰克•海福德、约翰·道生;及薛弗索,再加上迈可·格林、赵镛基、提摩太·华纳、奥斯卡·考曼及其他人。翟辛蒂所写的《得着仇敌的城门》(Possessing the Gates of the Enemy;以琳出版)是一本很实用的教科书,教导我们如何真正地从事代祷服事。有关「属灵形势图」(spiritual mapping;参本书第八章)的重要观念可见于乔治•奥提斯(George Otis Jr·)所著的《巨人的终局》一书。

传福音的属灵能力

并非每个人出去传福音都是很有果效的。既然这是一个事实,那么能明白谁是最有影响力的,或是他们做了什么是其他人不能做的,这是很有帮助的。这就像我自己所教授的科目之一——教会增长一样,我研究过去廿年里那些增长与不增长的教会,而其中的原由有些己经显现出来。

事实上,教会增长是相当复杂的。若是教会希望制度上有所改变,那么教会就可以有所改变。但是也有些情况是社会环境的因素使得教会没有能力改变。最后还有属灵的因素,那是由我们至高上帝的手来反映出来。当我们分析教会的增长或衰微时,以上这三方面的因素便构成整个图画。

然而,当我们注视地球仪时,制度及环境的因素似乎不会比属灵的因素来得更重要。当我们观看过去四十或五十年间五旬节及灵恩运动的增长,便可证明这一点。然而,非赛恩派当中仍有一些蓬勃的成长,而且也非所有灵恩型态的教会及宗派都在增长。但是经过最近几十年间事实上仍然存在,世界上最令人惊奇的增长教会则是在那些倚赖属灵能力最明显的教会,那就是五旬节派与灵恩派的教会。

五旬节及灵恩运动的根源是在我们这个世纪的开始,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其快速的增长才真正地开始。一九四五年全世界该运动有一千六百万的信徒,到了一九六五年成长到五千万,一九八五年有两亿四千七百万人,一九九一年是三亿九千一百万,令人难以置信。

五旬节派的宗派之一神召会,从一九六五年的一百六十万人增长到一九八五年的一千三百廿万。虽然它事实上是比较新的宗派,但神召会现在是世界上超过卅个国家当中第一或第二大的宗派。就单以巴西的圣保罗(Sao Paulo)这个城市来看,神召会报导那儿有两千四百间教会。而在美国最快速成长的基督徒运动则是独立的灵恩派。除了有一些是例外,几乎在所有美国的大都会区里最大的大教会都是五旬节派或灵恩派。所有六间世界级的教会,在一九九零年的崇拜出席人数超过五万人都是五旬节派或灵恩派。

虽然我不是专业的历史学家,但在此我却有勇气胆敢提出一个假设:过去廿五年来,在所有人类的历史中,没有一个非军事、非政治的自愿性的人类运动像五旬节及灵恩运动如此戏剧性的成长。

这似乎是合理的假设,我们这些人就像我自己一样,从传统的福音派教会而来,向我们灵恩派的弟兄姊妹敞开以学习把事情做得好。如我所见,最基本的功课就是他们对于福音化的真正战场是属灵的有进一步的了解。神迹奇事;从魔鬼的权势下得释放;超自然的医治;持久、火热的敬拜;说预言以及争战的祷告,他们许多人都视之为基督教平常的外在工作。

属灵能力彰显的结果带来大批的人归向耶稣基督,这个事实就证明了如此行是合上帝心意的。我们只需要观看今日上帝在世界上所做的,就可以了解我们努力传福音的果效绝大部分要归因于天上属灵战场的结果。

圣经告诉我们,争战祷告是我们与敌人交战的主要兵器。


往期经典回顾:

《电子版图书馆》第一期

《走出撒但教》利百加·布朗

《我将权柄赐给你》柯瑞福

《荣耀入侵》大卫·赫卓格

《末世浩劫》大卫•韦克森

《胜过宗教之灵》汤美·费明芮

《征服黑暗使者》柯瑞福

《为何魔鬼不要你方言祷告》罗伯兹·李亚敦

《根 源 的医治能力》多明尼嘉柏文

《末世枢纽战》雷克·乔纳

《跪在应许上》吉姆·歌珥

《争战的祷告》彼得·魏格纳

《终极复兴浪潮》弗莱德·莱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