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 少年禅定

音乐周报 2020-08-09 11:15:09


汤沐海和牛牛


文 | 刘元举


11月21日,在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就读的青年钢琴家牛牛(张胜量)专程赶到深圳,与深交联袂演奏一场钢琴音乐会。上下半场各有一首钢琴协奏曲,担任指挥的是著名指挥家汤沐海。能够搬动汤沐海亲临现场为18岁的牛牛执棒,这让观众对这场音乐会陡增了几多期待。

  

对年轻演奏家的扶持和重视是深圳交响乐团的一贯传统,因而当晚乐团以最强阵容拉开阵式。想不到的是,指挥因堵车而使音乐会足足延迟了半个小时。由于指挥匆忙上阵,作为暖场的序曲“龙之舞”在一片喧嚣之中,竟显出了某种狂躁。

  

牛牛出场弹的第一个曲子是勃拉姆斯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序奏那么长,端坐的牛牛斯文有加,犹如禅定。勃拉姆斯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有着相当的难度。因为作曲家本人就是一位技巧高超的钢琴家,何况,此曲又是他跟克拉拉一起研究写出。有人说这不是钢琴协奏曲,更像一首交响乐。勃拉姆斯首演亲弹时并不成功,古尔德这样的名家演奏这首曲子也曾备受诟病。年轻的牛牛一上场不经热身,就抓起了这么难度的曲子,不能不令我担心。

  

他平静安然的触键,不温不火,不疾不徐的把控,一幅无论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的阵仗。这显示出他的成熟与老道。尤为可贵的是,他在与乐队的磨合之间,显示了他的丰富的舞台经验。协奏的效果,很大程度要靠与乐队的深度默契。从时间上来说,他与指挥与乐队间确实有些生疏,但牛牛的沉着与精致,征服了乐队所有演奏员,他更令汤沐海刮目。从进入第三乐章之后,但凡牛牛在独自乐段时,汤大师都会侧过头来,一直盯着牛牛的触键,那不仅是欣赏,还有一种欣慰与坦然。


到了下半场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牛牛更显英气与才气。他与乐队交错间也像是从履着薄冰间,终于回到了坚实大地。那份从容与豪迈,赢得了观众发自内心的掌声。从这场音乐会看出,牛牛不仅成功地驾驭了乐队也成功地驾驭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