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记事——托马斯.韦德篇

气气懒故事 2020-08-14 16:47:56


前进,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选自《三体》


从上面这句话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与众多主角款款而来的开场方式不同,托马斯.韦德的出场就带着寒风一样的杀机。他不是出场,是手握利刃待在阴暗的角落时刻准备行刺。等着程心把帷幕拉开后时,来了句:你愿意把你妈卖给妓院吗?

作者对他的身世貌似了解不多,只知他来自中情局,家里的成员是母亲和母亲所养的一只猫。三体危机爆发的时候,他来到了新成立的PIA当局长,负责协调各国间谍和科学家的工作。第一次工作会议中,他就提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觉得天马行空的想法——将现有的人类飞行器的速度从第三宇宙速度提高到光速的百分之一。

要不择手段!用野蛮的办法!他说,说完之后事不关己地欣赏下属们的惊愕和绝望,别人越绝望,他就越开心,发自内心的。这就是他的第一个特点,野兽般地见死不救且落井下石。

博士刚毕业的程心提出利用现有核弹阶梯布置在外太空,依次控制好爆炸时间用热辐射加速飞船,这同样是个天马星空的想法,与会的所有大牌科学家嗤之以鼻,韦德眼睛里却放射出了光芒,他宣布就这么干。当科学家提出飞船的有效载荷在半公斤时,他说出了一句毛骨悚然的话:只送大脑。

当然,他没有忘记自己的癖好,在云天明的大脑被程心说服切割下来以后,他给了程心一个灭绝性地打击——程心收到的那颗星星是云天明送的,然后一如既往悠然自得地欣赏被毁掉的程心,并没有因为她的贡献和美貌有所减缓。


做完了阶梯计划以后,这家伙就消失了,应该是冬眠,这期间经历了人类和三体末日之战、人类的全军覆没和逻辑建立了威慑系统。他的第二次出现是和程心竞争掌握两个世界前途的执剑人。

明知自己和程心竞争胜率为零的情况下,他做出了一个简单直接粗暴的决定,枪杀竞争对手。他对着程心连开两枪,都没有令其毙命,第三枪卡壳了,程心为此逃过了一劫。按常理说,中情局受训的特工不会犯这么愚蠢低级的错误,他如果打大脑的话估计三体和人类的历史将完全改写。他还是犯下了这个错误,后期也没有看出他有任何后悔的举动。主要原因是因为自己心里清楚,就算杀死程心,人类还是会选择和程心一样的人,不会是他。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他必须这么做,和章北海一样,他或许也认为这是自己的使命,只不过这个使命更加随性所欲一点。

                         

程心执掌引力波发射器不到十分钟,三体世界开始全面入侵地球,程心最终还是没按下引力波发射器,而是将它扔了出去,她心里清楚,不按地球还在,按了两个世界都毁灭。在人类迁往澳大利亚时智子对程心说过这样一句话:


你知道吗?在我们的人格分析系统中,你的威慑度在百分之十上下波动,像一条爬行的小蚯蚓;罗辑的威慑曲线像一条凶猛的眼镜蛇,在百分之九十高度波动;而那个人(指韦德)……他根本没有曲线,在所有外部参数环境下,他的威慑度全顶在百分之一百,那个魔鬼!

如果韦德当选,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和平将继续下去,我们等了六十二年,都不得不继续等下去,也许再等半个世纪或者更长的时间。那时三体世界只能同在实力上已经势均力敌的地球或战斗,或妥协,但是我们知道,他们会选择你。


在韦德第三枪卡壳之际,警察来了,他们毫不客气的用了激光枪,韦德拿枪的那只手瞬间气化。接着是被逮捕,以谋杀罪起诉、判决而后劳教。在澳大利亚程心精神面临崩溃,她去找过一次韦德,尽管她对韦德这样的人毫无好感甚至厌恶,但是这种人身上有一种男性的安全感。现实生活中有这种男人,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身边从来不缺乏女人,即使他对她们拳打脚踢,她们也依旧死心塌地,感觉到沉重的依靠,或许这是一种未经加工的最原始的雄性魅力吧!

远远地,程心就看到他的一只手管空着,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并没有安装假肢。走到他跟前时,韦德在修房子,他将嘴上叼的钉子放到程心手上,程心递给他一颗,他就钉一颗,中途一句话都没有说。程心知道,韦德没有放弃。

离开澳大利亚,这里将会是地狱,这是韦德对程心说过得唯一一句话。


全球八十亿人民移民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澳大利亚的确变成了一座地狱,在大家都问智子粮食何来时,智子指着周围的人群面带不解和惊讶说道,你们的周围都是活生生的粮食呀。不知道后来历史学家会用怎样的修辞来描述这段生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真实场景远远超出了人类对地狱所有的描述。

惨剧终结来自万有引力号启动了引力波宇宙广播,将三体坐标精确地发动到了宇宙中,代价是太阳系的坐标同样也暴露了,这里成了全宇宙都避之不及的死亡之地。三体舰队立刻掉头,飞离太阳系,人类和三体世界四个世纪的恩怨一笔勾销,现在同是天涯逃命人。

智子也飞离了太阳系,对人类微观物理学的禁锢已经解除,可之前四百年的技术封锁,让人类基础物理学研究一直停滞。云天明暗示三体舰队光速飞船采用空间曲率驱动后,人类一筹莫衷,别说实践,就连空间曲率理论在还处于假说阶段。

韦德再一次来找程心,这次没有带枪,带着不可商量的语气。他让程心把行环公司给他,他去造光速飞船。在Doctor.A.A对韦德做了一系列中肯的评价后,程心同意把公司给韦德运作,但是有一个前提,当韦德所做的事情威胁人类生命或宇宙打击警报来临的时候,她立刻从冬眠中苏醒,并全面接管公司。韦德很不情愿,还是答应了。

Doctor.A.A在程心做决定时对韦德有如下评价:

他说的对,你没有能力做这件事情,这会彻底毁了你的!但他行,这个混蛋、恶魔、杀人犯、野心家、政治流氓、技术狂人……他行,他有干这件事的精神力量和本事,让他去干好了,这是地狱,让他跳进去吧!

冬眠了六十多年后,程心被叫醒,打击来临被排出以后,那就只剩一个问题了,韦德研发的东西终于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命。

程心这一次见到韦德时候,发现韦德显老了,头发花白了,背也微驼,但是眼睛里那种东西却依旧在。他用一贯冷淡的方式打了招呼之后,让程心看了他的研究成果,一根头发丝在空间曲率驱动下移动了两毫米。花了六十年时间让一根头发丝移动了两毫米,在外行看来这浪费的东西太多了,但懂科学的人知道,这是零到十的突破。

韦德展现了他另一项绝技——反物质子弹,这才是地球人真正害怕的东西。韦德掌管的星环公司在人数上远少于地球舰队,也被层层包围,只要有这种子弹,一切就皆有可能。当联合国宣布研究光速飞船为非法,且强行来接管星环时,程心被唤醒了,面对以上的一幕。

听到程心说出交出武器,停止抵抗后,韦德的身子抖了一下,他扶住了桌子,劝程心再想一想,看到坚决的程心,他说出了那句名言: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韦德眼睛里的那种东西熄灭了。

“你看,我遵守了约定,小姑娘”。

 

后记:

我毫不掩饰对这个混蛋的崇拜之情,我知道那是内心里英雄主义情怀在作怪。小时候接触了太多革命英雄,以至于年过三十,虽也贪生怕死,亦不敢扮英雄去救美,然英雄之梦常做,情怀亦常有。

正文里提到过,托马斯.韦德不需要戴面具,他本身就是一个面具,这也是他的魅力所在,即里外都是混蛋,他从不掩饰这一点,也不以此为然,仿佛与他无关一般,他是花岗岩一样坚硬的存在,他只是存在,怎样存在同样与他无关。

无可置疑,他是一个敢打破常规,把执念进行到底的人,那怕对手是科学,他这样一个门外汉也敢发出挑衅叫板,愣是把严肃的科学理论撕裂出一道口子。就是这样无所畏惧不择手段的向前,在阶梯计划中,他第一次将地球飞行器提高到了百分之一,第二次他又造出了光速飞船,就如二战奥本海默他们制造原子弹的时候,实践竟然领先了理论。

从宇宙的角度来看生存,无疑韦德才是最适合的宇宙公民,连残忍的三体世界都怕韦德这一点,他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那一号人。他同于现实生活中的混混恶霸,他的无所畏惧来自于精神和灵魂,就如《月亮与六便士》里面的主人公一样,他们是正儿八经把精神力量和意念表达出来的人。这种力量一旦被激发,就如爱因斯坦的大脑一样,那是一种可怕且令人震撼的力量。

我一直反复去想韦德为什么会遵守和程心之间的约定,一个连母亲都敢买到妓院的老间谍,他如果违约我们才觉得天经地义,那样才是韦德,且是在星环公司有胜算的前提下,他做出的这个决定有点感性。观众心里都很清楚,这绝不是他发了什么善念或者他要表现出绅士风度什么的,他不需要这样。唯一可行的解释就是放不放弃都一样,或者说韦德放弃了,和章北海一样,虽然在做这件事情,但心里清楚这样做的意义不大。人类就算造出了光速飞船,又能怎样,在短时间内那东西就如现在的航天飞机一样,只是一个供很少数量人乘坐的工具,且就算乘坐了也未必就能存活下来,这才是韦德放弃坚持的理由。

大刘的安排颇耐人寻味,著作里程心和韦德代表着两个极端,一个善良的像圣母,一个邪恶的像撒旦,但这两个人一配合,就会发出物质和反物质湮灭时的巨大能量,这可能就是造物者的有心无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