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社社员作品之:嘘堂(段晓松)《空地集》、《离座集》

留社 2020-11-17 07:33:31

空地集(噓堂2003年詩詞合輯)


小序

今年又逝,篋中寥寥。如於空地,俯拾殘蒿。不對馬嘴,略勝牛毛。且徇舊例,再打一包。 噓堂識。

集古人句答胡僧

浮雲爲我結,(劉琨)空水共澄鮮。(謝靈運)

四節相推斥,(劉楨)微芳不足宣。(陸機)

瞻言思解翼,(謝眺)衰暮反輕年。(鮑照)

誰可與歡者,(阮籍)徒勞減瑟弦。(庾信)

春日雜詠

陽光初溫暖,街道淨無蘚。才經宿雨過,明綠正招展。樓房相毗鄰,涼臺疊層卵。衣裙爲誰鮮,淩風亦蕭散。主人或幽居,或俟夜乃返。入則世界空,其出生息滿。與我皆未同,春日之淚眼。所哀竟難言,惟聽經輪轉。中有花塵飛,多餘而遲緩。與我皆不同,生命之爛簡。嵌入廣告牌,上午十點半。二零零三年,思想似黃疸。奚爲問我疾,靈幡在傳染。歌者已沈吟,當時未敏感。仰看白鴿遊,閑閑作禮贊。遙瞻巴比倫,神喻何修遠。譬若拜塔門,左繞或右旋。落體固自由,此心安可卷。卷則成報章,斷爛定弗免。攤前顧視間,標題與圖片。招貼色澤新,喧然映花鈿。陽光暖于身,女子薄於絹。此城是我田,我田耕忽倦。汽車往來馳,促促如鼠竄。偶爾拖拉機,違章翻一鍵。

獨飲夜排擋

猛疫變飛蝗,夜燈白欲腐。薄翼眩水晶,徘徊青天渚。獨坐等空車,計程表無語。渾濁玻璃杯,肮髒竟難舉。泡沫色微黃,行客皆栩栩。此際靜物多,靈魂盡襤褸。或聞聲色宣,歷歷在島嶼。惟將眼波橫,疲憊之妓女。晚服縐而狹,胸針亮如脯。視我陰影中,閑閑伸一箸。萬物感自然,生息任所取。誰是夢遊人,卻爲歡情阻。暫辭亦可懷,高樓直於杵。五月衣已單,薔薇正暗吐。

空地

空地只三尋,夢見林棲者。謂是遠行人,春醪須一炙。毋憂瘴癘深,且縱寒流下。萬象正蕭條,可以停車駕。

泥濘獨難辭,長謝林棲者。既是遠行人,靈魂終異化。飛翔在棘叢,隱秘之公社。焰火會重生,照臨於此夜。

盛筵或無邊,永訣林棲者。固是遠行人,狂歡任所籍。荒城返足音,大幕垂星卦。理想裸其身,光輝徒亂瀉。

靈歌

時不可複兮,如肮髒內衣。遺交歡之污漬兮,在玫瑰干支。何嗚呼哀哉兮,戰戰而兢兢。爰有靈之車隊兮,白旄而素旌。

列衆神之名字兮,喃喃於街區。夏日之鞭已揚兮,融玻璃之巢居。斂光華於米粒兮,附幻象輒長青。我土今不在茲兮,餘克制之音聲。

我土今不在茲兮,時光或罔存。靈車漸已渙散兮,並暗峙之朱門。攥祖國於拳兮,復貫之以長釘。死者其能復現兮,猶盲者之復明。

香港近事有感

十四年前六月雪,人心欲共天心裂。頭圍白布字消磨,陣壓紅旗燈破滅。忽見民聲出死河,恍聞佛咒來空穴。過期膠捲萎如花,今日一綻莫再折。

題舊作《新詩集》

秋燈漸遠光飛掠,故我茫茫餘一壑。滿徑枯黃舊線條,當時黑暗空輪廓。亦有幽居不可磨,神明已違誰相若。靈魂跛舞站臺稀,熱淚橫吹花事薄。

芥子

有炸彈兮納芥子,島倭饋我之薄禮。六十年前蹈海來,菌花一綻香勝芷。蝕我膚,裂我肢,奪我性命賤如蟻。須彌乍覆陣雲銷,孰謂毒龍竟不死。屍居厚土中,發之人詫指。此何物兮金屬罐,銅蓋鐵皮敗似秕。腐氣嫋嫋出世間,觀者昧昧賈者喜。斧斫鋸割謀善價,須換太平數升米。或將廢土填溝畦,運鋤驅車播街市。男童女童赤腳過,隨意嬉戲于沙滓。升米未熟市先暮,影影綽綽變疫鬼。面潰唇爛目且盲,向壁狂嘔足亦躓。壯夫委頓兒童哭,滿城封鎖除殘穢。潘多拉匣閉復開,紅燈疾閃急救室。蔓延惡瘡逼流火,此厄何速天何戾。噫籲兮,使我能知毒龍竟不死,爭令毒龍竟復起。使我能知毒龍竟不死,焉用區區芥子證野史。野史者,一張紙。

自由之白日

自由之白日,秘密我已悉。自由之秋天,炎陽猶赫赫。樓道靜懸鍾,眩暈復沈溺。若有偷窺者,收聽而返視。既已厭葳蕤,誰其辨五色。連空蟬聲疲,呻吟孰可抑。裸婦肌勝雪,想象於禁閉。樹葉轉欲黃,暫停內分泌。偶爾閃微光,莊嚴如悲劇。觀衆固無言,悲傷或戰慄。悲傷我不能,戰慄亦乏力。我在自由中,自由獨寂寂。乃入地下室,轟響發我側。七彩球碰撞,一局斯諾克。

中秋

記憶複湧現,白銀與藍靛。如失神少年,錯愕於盛宴。稀薄水果香,呢噥猶不倦。園林靜穆中,光華曷可戀。昨日目已成,惟今餘枝蔓。徒將歎息聲,裝飾爲默片。

午寢

午後思如繭,陽光寸寸斂。拉緊百頁窗,敍事遂幽遠。瓶花隔鏡開,燦然若積蘚。時間之斷層,合攏我雙眼。

童話

蝴蝶栩栩,陽光縷縷。玻璃之屋,脆如毛羽。胡爲乎餓死,三歲之女。

黃鳥飛飛,白葉帶雨。水晶之鞋,喃喃學語。胡爲乎餓死,三歲之女。

天兮天兮,忍不爾脯。鑰孔深幽,親愛父母。爾竟死於餓死,三歲之女。

鼙鼓

恍聞鼙鼓在東南,殺氣宵浮海水燃。離魂如蟻趨槐國,猛鷲彌天問馬肝。忍死蒼生專一鼎,爭餘焦土破三邊。臨流先掃邱生墓,不合書生作史官。

菩薩蠻·辦公室加夜班作

路燈聳立玻璃外,昏黃縷縷光如稗。對面是樓群,夜之收割人。

鍋爐聲未歇,微顫交雙睫。遂有一顆心,沈迷于密林。

注:顆出律,不改。

離座集(噓堂2004年詩詞合輯)

小序

其人也裸,其行也跛。朝華夕拾,其音也左。空地在前,損之在我。離座須臾,云胡不可。 噓堂。

四言部——

清明夜

其夜何如,爛爛銀箔。周行城隅,祭火綽綽。逝者安歸,有言鑿鑿。土反其宅,水歸其壑。

反其本兮,乃適白堊。籲祖靈兮,筮諸龜殼。薄言春來,堪盈一握。草木在澤,昆蟲勿作。

此其時也,九泉也涸。此其地也,九天也莫。斯何人哉,輾轉躊躇。其夜方長,爛爛銀箔。

死嬰

死嬰死嬰,夜哭三聲。頭腫身羸,五臟潰崩。日哺奶粉,薄于湯羹。口不能語,足不暇蹬。死則死矣,夏蟲是徵。福爾馬林,葆汝浮生。

有霉

木門濕澀,素簾虛垂。連宵淫雨,牆角滋霉。斑斑點點,如掌如臍。思汝罔得,老歌低回。

如轉鎖把,光點游離。衣鈎閃亮,寂靜支持。歌聲啞啞,穿越燈絲。幾何圖案,紊莫可稽。

不可稽也,曷不我思。有霉在壁,幸福瑕疵。燈絲白熾,深夜之維。隱然作響,竟爾無辭。

有馬

木馬旋轉,與子爲伴。白鬃銀蹄,如絲光線。欲往何之,樂音招喚。綠草茵茵,胡爲乎目眩?

木馬旋轉,與子爲伴。朱嚼紫鞍,風中膠片。既往既馳,迴環之殿。樹葉爍爍,胡爲乎不倦?

木馬旋轉,與子爲伴。載浮載沈,五色謎面。流蘇輕揚,遑言其暫。惟子識之,令我亦爛漫。

古詩——

飲酒(七首)

之一

良夜星暫現,既沒复懷之。天空如長椅,萬物離座時。漆裂膠能補,斯人不在茲。誰會上方語,嗒然釋所疑。所疑照室白,生命聊堅持。

之二

地氣濕如孕,所思在群山。將擾白日夢,往往近陳言。草根青初蘖,陣痛逼來年。已自識花信,毋爲逝者傳。

之三

天幕垂深黛,隆冬正寡情。肅風如炭筆,沙沙作簽名。煙花次第起,絢爛七彩生。墮落不可理,誰復栗而驚。隔窗久無語,此際霜已成。

之四

掛鐘獨寂寂,四壁影像飛,時間亦鰥寡,失陷喜或悲。竹簾紋理密,微光猶可依。世界沉鼾裏,星子欲何歸。側聽風回暖,吾身信已衰。秒針細如篾,固與黑暗違。

之五

酒吧近零點,坐客猶喧喧。老歌氤氳裏,左岸調自偏。骰盅偶一擲,聲色結空山。豔女裸其乳,曼舞欲偕還。既醉不能省,明日徒妄言。

之六

思焉不得見,春瀾寂而喧。挑燈求所際,五內倏已偏。回光君罔顧,跣足蹈於山。君為大司命,所遺願速還。至禱復至禱,可恃惟語言。

之七

春寒遘輕咳,樓群亦如是。彌空結暗苞,竊竊類詆毀。花徑返而縮,棲者何爲爾。且待夢遊人,明月漸清綺。

頌歌(二首)

之一

誰撫春之弓,令我如音譜。攤落陽光前,聲調重編組。想象力誕生,花冠與花圃。閃爍池水中,柳條亦默許。而此細柳條,第一句話語。亦似貯水池,神聖歸於汝。明綠或無邊,我身忽有屬。旗幟正飄揚,高天接厚土。致敬者長存,摯愛者低俯。漣漪若可銘,輕顫在柱礎。

之二

記憶趨清亮,雨絲正丈量。寬闊人行道,卷摺如紙張。瀝青映新綠,呼喚猶暗藏。桐葉加盛冕,抛擲向遠方。遠方何所有,復活或死亡。載重車馳過,共振於心房。轉瞬歸寂靜,寂靜誰可匡。重亦不能卸,汝亦不能忘。

倒春寒

時序未可稽,四月動寒吹。陽光亟斂手,路人各添衣。櫥窗陳木偶,沿途站臺稀。春餅猶自挾,漸冷如報媒。消息存幾瞥,橋上紙鶩飛。若寫枯山水,五弦欠一揮。

擬古•隱者

峰巒皆假像,企慕固遲遲。呼焉不能就,竟夜理茅茨。茅茨匪我守,得之乃相思。長榻出新梗,弱水蕩深卮。暫飲何所卷,黃絹即修辭。絹老光若泯,正背兩參差。迢迢用失語,空中風輪馳。爲君留白處,五色已透支。

瑪篤克

幼發拉底河,敬禮瑪篤克。底格裏斯河,敬禮瑪篤克。花園已俯身,敬禮瑪篤克。通天塔懸浮,敬禮瑪篤克。是日祭如在,巴比倫沈默。粘土色猩紅,敬禮瑪篤克。羊肝誰能覘,誰爲星象惑。是夜戰火紛,敬禮瑪篤克。乃憶聖殿中,神女腰肢側。淫雨亦純潔,敬禮瑪篤克。巍巍有玄英,上古鏤法赦。漢謨拉比王,敬禮瑪篤克。智者死街壘,石油黑於墨。尼布甲尼撒,敬禮瑪篤克。及最初學校,地圖與船舶。所有無花果,敬禮瑪篤克。焦屍或可烹,奉獻以人質。釉磚色斑斕,敬禮瑪篤克。蘆葦弱不支,泥楔費翻譯。此國已非國,敬禮瑪篤克。瑪篤克工作,自由且休息。金身豈漠然,如生命靜謐。上天胡不保,此邦系敗革。嗟籲瑪篤克,敬禮瑪篤克。

清除

拱門延視線,彈孔深似疽。長牆塗春色,揮霍例無餘。翩然請柬至,交響奏四驅。詠歎諸神譜,謬誤已清除。

周末流疫復作

陰雲結數日,輕寒裹流言。向晚報章出,赫赫疫復燃。暴卒一老婦,百人並牽延。短信飛疾雪,電話滿城喧。同事各竊語,消息作胡旋。消毒水已磬,或慮米與鹽。股市升停板,幾時輟歌弦。公車空蕩蕩,霓虹若挽聯。生死豈熟計,於我適獨閑。且邀二三子,排擋列盞盤。

有葵

羅襪生塵處,車駕爲屢遲。溯海銀矛聳,荷馬曳杖時。兩事若可並,高吟或未奇。生活卑如此,相思復何宜。

所餘惟假寐,依稀用感知。路邊玉蘭發,其香猶暗彌。城市肮髒里,潔白已久違。樹樁孰能守,當亦惜春泥。

入夜乃開牖,摯愛定罔欺。四月雨暫止,六月固有葵。天空湛而靜,深藍色羊皮。群星正搜索,一個關鍵詞。

定格

快餐已冰冷,桌布平且白。目光與燈光,偶爾能交織。幾句訣別詞,長時間沈默。痛苦之轉門,在大廳前側。

那麽我退出,我別無選擇。感謝你給我,熱愛的能力。計程車啓動,有身影消失。瞥見熒光表,九點差一刻。

故鄉•五月二十一日有司封故鄉網作此爲祭

有故鄉兮,渺不可聞。有消息兮,遽爾沈淪。

故鄉已無人,故鄉已不存。故鄉不可返,野雲燦欲焚。氣流正驅趕,自由之羊群。楚澤峨冠者,此際猶逡巡。阡陌交書脊,寂寂展青磷。在上爲燈盞,在下爲積薪。積薪孰能伐,壘壘列松榛。抑如火柴盒,自由亦有根。摩擦于一劃,光亮現窄門。詩句何所及,時光嵌白銀。珍重流亡意,痛苦故感恩。獨誦或合唱,個人與人民。灼熱眼中淚,深深眼角紋。恍見滾鐵圈,踽踽少年身。

有少年兮,汝何不前。將何物兮,相與纏綿。

消息或沈湮,徜徉城市間。濃綠漸渴睡,攝氏三十三。此數頗神秘,奉事大梵天。劫余花蔓謝,奚必佛所訕。衆因結何果,水銀瀉何川。禁錮器皿內,成熟如冷餐。咖啡加美酒,冰激淩果盤。虛無已冰鎮,抒情用牙籤。而後耶和華,祈禱於桌前。我今不復飲,俯身橄欖園。

橄欖青且澀,繁花未遑拈。聊入時妝店,美女若新蟬。文本即肉體,解構中長篇。傲視以乳房,自由之異端。

有美人兮,不在我床。聊往復兮,思彼故鄉。

自由乃夢寐,胡不見故鄉。將覓迷宮徑,線團短於長。頻道已加密,圖像鎖暗箱。黎明才揭幕,血管尚微涼。起搏恃意志,呼吸信依常。調整感測器,傳輸至心房。哀固得其所,如畫在畫框。油彩任塗抹,透視必誇張。大地皆隆起,樹木眩奇光。虛擬一棺槨,虛擬一婚床。

獨誦或合唱,雕塑與人牆。希臘五種柱,默立祭司旁。惟有狂歡者,曾預習死亡。撬開香檳酒,爲存在鳴槍。

嗚呼哀哉,故鄉。嗚呼哀哉,尚饗。

自壽再用陶韻

所傷已全非,詎問何者是。中年值薄陰,畫圖輕撕毁。永路籍風吹,一佇惟秋爾。逡巡或有期,華燈送華綺。

斬首

遙遠阿拉伯,珍攝爾之首。遙遠歐倫巴,善護爾之首。是日倫敦橋,鴿哨出霧藪。午茶正微溫,軟濃如密友。河水光泛泛,大鍾緩步走。是日巴格達,回聲亦堪偶。城中冷槍頻,城墟草猶茂。花香與囚徒,密閉于戶牖。呼喚欲蜿蜒,上升至頸口。白布已蒙睛,生命仍顫抖。喃喃何所禱,生命之扣紐。春天花會開,從一數到九。是日歐倫巴,大鍾鳴芻狗。是日阿拉伯,白雲變蒼狗。橋身隱霧中,憂傷或不朽。神諭若可聞,善護爾之首。

近體——

爲胡公耀邦逝世十五周年作

長安街上人如蟻,能哭公者今有幾。公竟渡河萬死餘,誰堪吐哺無聲裡。紅旗草草爲招魂,碧血殷殷猶覆水。散盡人潮廣場空,傳單委地楊花起。

醉中排悶擬豔辭口占(二首)

之一

巫山一夢出城圍,何事當時折柳枝。載得空車香徑去,秋燈半卷問阿誰。

之二

幸有家山四面圍,繁華深處遞清吹。伊人不記平明曲,五色光中誦楚辭。

詞部——

生查子

疾雨亂翻梭,今日爲何日?一十五年間,堅硬如荊棘。

何物在深心,夜以黑紗織。一十五年前,一瞬停呼吸。


留以存脈 文以致道

留社公众平台微信号:liushe_cn

点击右上方查看官方账号关注

点击题下蓝字关注

扫描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