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的每一根汗毛都在告诉你什么叫做“电影工业”!

奇观电影 2022-08-23 16:39:07


2017.09.15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科幻cube(SFcube2015),稍有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奇观电影致力于成为资深影迷们跨界生存的指南针。




人猿的终极大战在9月15日拉起大幕,深度剧情与黑科技的“混合双打”,将人性之战推至最高峰,也会为“猩球新三部曲”演绎美妙的落幕。


凯撒的怒目缘何如此传神?

影片中猩猩建筑何人所建?

猩猩们飘逸灵动的毛发怎样“编织”?

人类角色的装扮灵感又是出于哪里?


这些看似不同的问题其实都在指向一个答案——电影工业。《猩球》系列使用了当今最先进、堪称“逆天级别”的电影技术,那么多才华横溢的电影极客倾尽全力才打造出这样一个未来世界。


动态捕捉演出再进化



《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

采用了“逆天级别”的动作捕捉技术。


动态捕捉科技的发展,得以记录最细微的动作、姿态或情感透过人类演员创出动画角色,造就了许多电影中最令人难忘的演出,包含《猩球崛起》与《猩球崛起:黎明之战》中的猩猩。

 

但人类演出搭配这样的科技的发展不只如此,并且不断提高规格。安迪·瑟金斯认为近期在演员演出像凯撒这样的动态捕捉角色上有所突破,无论是在影片中的呈现,或者是他对于角色本身的持续探索。

 

他解释说到:


“演员开始进行动态捕捉后就会明白,你所做的不只是当角色的替身,然后全靠后期制作来变魔术。你不是代表那个角色,你得变成那个角色。我不认为穿戴动态捕捉装备和穿戏服化妆的演出有什么不同,一模一样。”

 

瑟金斯回想他和伍迪·哈里森一开始讨论两人的合作方式,一个演员是动态捕捉,另一个不是,但双方都必须同样投入自己的角色。他提到:“一个演员要习惯另一个演员穿动态捕捉装备可能得花一点时间。但一旦开始沟通后,就会明白虽然其中一人头上戴着摄影机、脸上一堆点,但两人的想像力是一样的。”

 

瑟金斯这一次的挑战是全面传达凯撒的困境,虽然他并非人类,但那是一种人类所面临的窘境。而这也代表要传达这样的情境,必须更坦承暴露出比人类角色更原始层面的情感。

 

瑟金斯指出:“凯撒在这部片里每场戏的背后,都潜藏着一股很黑暗的脆弱,所以对我来说,重点在于想像自己没有穿着动态捕捉的装备,深入探访这些黑暗而令人害怕的境地。这并不是在演话剧,想要深入一个角色的心理状态,你得愿意去面对这样的赤裸的自己,而每个饰演猩猩的演员都必须这么做。”

 

制作团队再次找上位于澳洲的视觉特效公司:维塔数码。里夫斯说到:“和丹莱蒙及威塔的专家合作非常高兴,他们持续不断超越一切可能性,这部片中呈现的视觉特效肯定是当今最高规格。”



猩猩建筑:场景设计





《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的场景一角



随着猩猩们从加州迁徙到山区,《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带着猩猩们进入栩栩如生的电影视觉疆域。导演马特·里夫斯与团队,其中包含摄影师迈克尔·塞莱辛以及美术设计詹姆士·齐兰德,以及服装设计梅莉莎·布鲁宁,一同打造出一趟令人兴奋的自然旅程,穿越这个寓言般的世界。

 

为了在极端环境中捕捉影片中广泛而大量的动作,包含荒野、消逝中的人类文明以及发展中的猩猩美学,塞莱辛以Arriflex 65毫米格式拍摄原生3D里夫斯提到:“目的是在于创造出一种视觉上的战争史诗感,迈克尔捕捉到的影像真的非常美。”

 

另一方面,齐兰德也有一场自己的冒险旅程,打造他所设计过最错综复杂的场景,,一座隐匿的猩猩堡垒,以及冰天雪地中迷人的滑雪小屋。迪伦·克拉克提到:


“詹姆士为这部片创造出非常强烈的视觉呈现,我认为可以称得上是全方位的科幻片,要想像一个末日后的美国,里头有猩猩建立的社会,这点并不容易,但詹姆士达成了这个令人刮目相看的任务。”

 

齐兰德指出,这部片也带给他最多独特场景。他提到:“马特很期待营造出一种公路电影感,所以我们得想出要怎么尽可能变出不同的样貌,从海景到山景再到沙漠,打造出猩猩们的旅程。带着他们到各种不同的自然环境,是我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很期待的事,所以当然得在这方面努力。”

 

制作过程中也有很多机会探索猩猩们独特的建筑形式,齐兰德解释说到:“猩猩们发展出了自己的建筑系统,是一种围绕着三个支点的设计,在这次的影片里可以看到更多这种形式。”


齐兰德打造猩猩们现居的堡垒时也相当乐在其中。这座堡垒是为了防止围城,他和工作团队,把这座堡垒搭建在邻近温哥华的科基特兰,拉法吉砂石矿场的山坡树林里。他提到:“想出要怎么搭建堡垒其实满让人兴奋的,我们用了很厚重的支撑壁,提供最高的抵御能力。”


接着这座堡垒再透过电脑动画强化,创造出影片中目前为止最复杂的复合场景。




猩猩效应:视觉特效上的进展





《猩球崛起3》中没有一只真猩猩。


动态捕捉上的进步,对维塔来说只是一个开端,同时也推动他们在各方面进入数位特效的新疆界,制作影片中超过一千四百种高度复杂的特效镜头。在资深视觉特效总监乔雷特利与丹·莱蒙带领下,整个团队特别专注在制作猩猩与环境间的高度拟真的互动,,在《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中可以看到的新发展包含:

 

名为“Totara”的全新自然森林生长软件:新一代的智慧型模拟工具,能仿效自然的生长模式,让树木能依照附近的植物生态生长,甚至能依照生长年纪改变形状与颜色,新芽是红色,接着冒出绿叶,并且在枯萎之际转褐。威塔认为这套工具算是自然特效工具的起点,未来十年这类工具将会走出一个令人期待的新方向。


更进化的毛发系统:《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中使用的毛发科技超越先前的影片,为数位毛发的动态与世界之间的互动带来全新层次的复杂度。尤其这次影片中必须混合新雪与毛发,让视觉特效团队研究雪花如何沾黏、堆聚在毛发上、如何从毛发上掉落,以及在猩猩在雪地中走动时如何呈现。毛发的厚度也越来越浓密,光是凯撒身上就有将近一百万缕毛发。


Manuka物理光线工具组:这组全新的内建工具模组能精确模拟摄影机如何接收并反应光线,让《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团队能够以和棚拍一样的拍摄条件,类似摄影指导的方式为猩猩打光。





末日后的打扮:服装





人类的武器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大。


人类士兵的装束带着末日将至的气息。


对曾经担任《猩球崛起》服装设计的梅莉莎·布鲁宁来说,《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带来了罕见的挑战:从猩猩的外表,一路到人类大军的外型,为残酷的战争时代带来一丝童话般的奇想元素。

 

为上校和他的士兵们设计服装,给布鲁宁不少探索的空间,让她思考人类从猩流感在地球上肆虐至今经历了多少。


“我在想,任何影片里的军服一定都是2012年以前,人类社会还完整的时候制造的。所以上校、少校与中士们穿的是比较新的迷彩服,士兵们穿的是已经淘汰的样式。上校穿的是他们称之为MultiCam的全环境迷彩服(七色,多种环境迷彩,在阿富汗战争中使用),而牧师穿的是DigiCam数位迷彩服(像素化的迷彩,已淘汰)。一般人可能不清楚,但如果你是军人,应该就知道那是非常精准的设计。”

 

布鲁宁在片中最喜欢的设计是新星,她回想说到:“新星的设计完全没有范例,马特说她是希望的光芒,所以我马上就觉得她应该是超凡幽雅、带有一点魔幻的,这个小小人类得获得猩猩的疼爱。马特喜欢现代童话的这个概念,所以我们试着在这个非常真实而情感丰富的世界里,带入一点幻想。”

 


经过仔细研究后,布鲁宁呈现了一系列童话般的女性角色,接着创造出她自己的现代版,她形容:


“新星穿着让人想到30年代沙尘暴灯笼裤裙,穿着一件软毛布帽T,看起来很像一只绒毛动物玩偶。红色靴子让一切稍微有点变化,她充满了光芒和飘渺的感觉,所以红色靴子稍微有踏实一点的感觉。她不属于任何时代,所以有种无时间性的特质。”

 

主要拍摄完成后,史诗集的制作流程就来到了同样庞大的剪辑工作,把拍摄好的影像转化成紧密交织的动作、情感与神话。同样曾剪辑《猩球崛起:黎明之战》的剪接师威廉·荷伊与史丹·索法斯,两人与里夫斯密切合作。

 

迪伦·克拉克提到:“马特找的是一种最亲密、最动人的时刻,让观众能够与这些角色有所连结,不管是人类或猩猩。重点在于平衡。马特的剪接师很努力刻画出这些角色的特性,同时也总是专注在营造张力和惊喜。”

 

电影制作最画龙点睛的部分,也是影片叙事最重要的工具之一:迈克·吉亚奇诺的配乐,从脆弱到抒情再转向壮阔,穿梭在鲜少对话的场景中。谢尔尼提到:“这故事的本质代表配乐必须推动里头的行动与情感,所以音乐非常重要。迈克和马特有很深厚的合作关系,迈克对猩猩以及他们这趟感人旅程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





分享电影的美妙与力量 

奇观与你同在 

联系方式:

xiaofang_lee@bladerunner.com.cn

商务合作及转载事宜请勾兑↑↑↑,么么哒~


微信号qiguandiany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