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过枪,巡过海,勇闯天涯!一个用车轮丈量国土的“莽夫”,彪悍的人生无须解释!

走吧网 2021-09-09 10:42:52


本期嘉宾:刘大贤

刘大贤,出生在巴蜀,生长在农村,服役在海疆,定居在西子湖畔。70年代革命老区的山野孩子,从小就与大自然为伴,生活在砍柴挑水的环境中,真切的感受顺其自然、崇尚自然、敬畏自然。一个一直用车轮丈量国土的莽夫,除了港澳台,已驾车穿行了祖国大江南北,边疆海防,所有的行政省、市、自治区都踩下了我的脚印。深深的感受到祖国的壮美辽阔,物产丰富,各族人民不同的风俗更是靓丽的诗篇。


安琪:大贤兄好,自去年唐蕃古道深度自驾穿越行一别,甚是想念,想必这一年来又有了更多精彩故事吧。先给吧粉们做个简单自我介绍可好。

刘大贤:安琪美女好,非常感谢您的邀约,更感谢走吧网(国内第一自驾游分享平台)这么高端的平台给了我这次上架的机会,诚惶诚恐。大家好,亲爱的吧粉们,你们好,我叫刘大贤:上山抓过蛇,下海摸过鱼,扛过枪,站过岗,吃过野菜,睡过草房,不在自驾的路上——就在去自驾的路上的路上。哈哈~没绕晕吧。

供图/刘大贤


从不以具体点做为我的出行目的地,一切风景都在路上,在自我的感受中。谈不上自驾达人 ,更算不上老驴,只能说是从骨子里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总是想与大自然近些、近些、再近些。去年一次终身难忘的行程,有你们走吧网的参与,活动更显得灵性了。

供图/刘大贤


安琪:已经是老熟人了,我想先听你自驾横穿死亡之海的故事好不~

刘大贤: 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儿了,那时的想法就是怎么也得去看看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沙漠是个什么样子,雪山拜过,大海游过,森林穿过,草原走过,唯有沙漠没有见过(内蒙以及甘肃的比起塔克拉玛干就先别叫沙漠)。

我们一行四人一车,从南疆和田地区的民丰到天山脚下的轮台县,横穿整个死亡之海(这也是我们这次新藏之行的后半程),全长600公里,本计划一天轻松完成,结果到达已是午夜。所以说人生无常,自驾的路上更是无常。

供图/刘大贤


这是一个惊喜惊讶惊恐交织的一天:

惊喜的是这哪是沙漠,就一个无边的黄色面粉海(因为那里的沙子细得让你不敢相信,只有亲身其中才懂得什么叫面沙,我还带了一小盒回来,现在还放在我家储物柜里),总觉得不管有多苦多累,能穿行其中也值了;

惊讶的是一阵风吹过,马路上的沙流那个美无法用我所学的的词汇来描述(因为我没读好书),可惜的是当时没有好的设备给记录下来。在大漠流沙中步行的艰难,还有行走时与同事相互看不到的距离时那种无助与渺小感,也只有身在其中方能体会;

惊恐的是午后过了塔中突遇沙尘暴,以前只在书本或电视电影中看到的东西,这次让我们真实的体验了(也许是上天的眷顾,看我们这么大老远花一个月时间来,给咱们见识一下)。

供图/刘大贤


安琪:哇!!沙尘暴!原谅一下我突然兴奋起来,毕竟你现在好好的在我面前说故事了可以安心细究了哈哈。沙尘暴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形态?像灾难片里那样恐怖么?有没有拍下照片。

刘大贤:坦白说当时我也是兴奋的......最开始远看就是一堵黄色的墙,兴奋、激动、雀跃、欢呼,该用的词都可以用上来,实在是太壮观了!!!但是,当沙尘暴到了面前我们词穷了,那一刻突然陷入一种无助和恐慌的情绪。

瞬间车子被淹没,遮天蔽日(我们的车子也无法前行,只能关闭引擎,否则车子会吸入微沙,对发动机来说,是不可逆的损坏),我们已经被黑暗笼罩。

供图/刘大贤


此刻我们四人心情各有不同吧,表面上是淡定的。我们聊着各种的结果与猜想,四个多小时也很快就过去了,大家都想到一块儿的就是人在大自然中不如沙漠的一粒尘,别总把自己太当回事儿。

等这堵墙慢慢变淡后我们的车上已经是厚厚的一层黄沙,整个车内,我们的身上,当然也包括我们的肺里,都留下了死亡之海的印迹。

供图/刘大贤


安琪:当时害怕吗?有没有考虑过万一……出事怎么办?

刘大贤: 情绪复杂,但其实谈不上害怕,考虑过一些万一跟如果。我说了嘛,人生本就无常,一切该来的从来不会是意外。科学家都可以在这里结束,乔布斯也没有回头路,我们有什么事是不能接受和放下呢,如果结束也是我们的注定。

我一直对自己人生的定位就是宁愿结束在路上~也不结束在床上~~调皮一下。感觉亏欠的就是家人与关心我的同事朋友。

供图/刘大贤


安琪:好吧,我同意并支持你的调皮,哈哈。原谅我的残忍开篇。但是我还会继续追问,自驾路上还遇过哪些特别危险的情况么?

刘大贤:有啊,那太有了!在219线上从阿里到叶城路段经过几个达坂后(西藏的哑口新疆叫做达坂,也就是我理解的很大很高的山体高处),在大红柳滩跟死人沟一带,称作四无地区(无人烟、无信号、无正常路、无补给站)。

供图/刘大贤


在无路的荒滩上很容易走错路,只能借助别人的车辙前行,可惜的是一路有太多的车辙,太多的方向,你不知道哪条路是通往你要去的地方。我们就有这么一次深刻的记忆,看着有一条很明显的车辙,想想应该是大路,是通向我们要去的地方。便一直向前,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河滩,发现并无出口。

供图/刘大贤


当时天已完全黑了,又下着大雨。此时的我们很是无助与恐惧,如果此刻暴发山洪,我们便是无路可走。恐惧的心理来自于如果发生意外是我们人为造成的,心有不甘。(最后才知道那条路是因为当时在修219国道,采石车常跑,所以看着像大路)。

还有就是遇到飞石路段,看着有卡车硬生生的给大石砸进路面,成为我们永久的警示。

供图/刘大贤


安琪:没有导航,没有路,最后怎么走出去的呢?

刘大贤:我们只能从河滩原路返回到有岔路的地方,此时全凭运气跟自身磁场,用脑子里的陀螺仪走出了那段四无区。(此刻感谢我的地理老师还有我的父母,让我有一个好的身板儿好的方向感跟爱上祖国大好河山的心)

供图/刘大贤


安琪:那遇到飞石路段,是等待还是前行。

刘大贤:别无选择,必须向前,因为所有飞石都是随机的,走与等机会均等,你不知道接下来的飞石有多大分量,多快速度,更不清楚它的落点。出行的路上除了心细还得胆大。

供图/刘大贤


安琪:我也曾遇过飞石路段,在退无可退时候也是毅然前冲了,在此也感恩我还能坐在这里跟达人们对话。你一般每年会安排多少次的出行,或者出行时间多长呢?

刘大贤:根据假期吧,一般都会安排两到三次吧 。五天 、十天 、二十天、一个月都有,十天之内的基本不做计划,拿上车钥匙就出发。

供图/刘大贤


安琪:最喜欢哪里的风景呢?

刘大贤:除了西藏还是西藏,当然不是说别的地方不好,祖国大好河山处处是风景,穷其一生也是看不完的,只是对西藏更有感觉,自驾也只有西藏会让我有重复出行的想去。

供图/刘大贤


安琪:好像我采访过凡是到过藏区的人,没有不为西部高原地区风光着迷中毒的。那你是为什么爱它呢?

刘大贤:那里的一切都很纯粹,不管是人还是自然。看到的听到的就是完全真实的呈现在我眼前,存在我心中。不同于内地,比如在我生活、工作的地方,听到的看到的或许根本就不是直观的那样(偷笑)。唯有西藏的纯粹与神圣最能拨动我内心深处的那根弦。

供图/刘大贤


安琪:生活工作的地方不是直观的那样?嗯?且待我私下八卦,有兴趣的吧粉悄安琪哈哈。您出行计划是只做一个大的框架,还是周详细致到每天食宿点的呢?

刘大贤:这也是根据积累吧,从最开始的两三天出行都得搞一大堆的攻略,到现在的一个月出行也只是个大的框架,因为一路的不可控因素太多,都是一路走着根据实际情况做调整。应急方案当然也得有多种,以一颗强大而又平淡的心,以不变应万变。

供图/刘大贤


安琪:出行喜欢开什么车呢?现在的座驾是什么呢?

刘大贤:从最开始的两箱小焦点(福克斯)到越野车再到现在的道奇叛逆者(皮卡),当然也有在部队时因公顺道自驾的(开着半挂游广西湖南,开着大巴游闽粤赣,开着吊车挖掘机游江浙沪)。

供图/刘大贤


安琪:那很酷啊!对了,你的驾照貌似是国内驾照最高级别的?

刘大贤:应该是吧,好像我最自信的就是开车了,路上跑的橡胶轮子的几乎都能开,都敢开,也大都开过,当然还有履带的也能行(得意下下)

供图/刘大贤


安琪:厉害了!敢问兄台可是蓝翔高材生?哈哈开玩笑了,为什么会弄这个驾照,你是什么车都会开吗?是喜欢开车吗?

刘大贤: 算是他们的场外指导吧!这个驾照是在部队就有的,当然因为时代与当时部队的需要(涉及部队的保密,此处略过)。开车真就是我很喜欢做的一件事。

供图/刘大贤


安琪:部队生涯对你现在的生活打下的烙印很深呀,可以分享在部队里几件让你最深刻难忘的事情不~

刘大贤:部队的生活井井有条,规律,兄弟感情深,训练苦的时候哭都找不着地儿,虎口撕裂也得好好踢正步,水坑泥潭也不是你绕路的理由,负重70斤徒步400公里的事儿也许你只在电视里看过吧,那是我们实实在在的训练,一艘孤舰行驶在公海维护祖国的权益时那种孤独感等等(也许很多人以为蔚蓝色的海洋洁白的海鸥那是多么美丽的画卷)。谢谢 有些行动与内容不方便透露。感谢部队培养出我不怕苦敢冒险的这小身板儿。

供图/刘大贤


安琪:哎我爱军人,尤其长得帅的!现在做军嫂还能来得及吗?星星眼花痴1分钟完毕。来来来,咱继续聊。都说开车时间长了都不喜欢开车了,但是我能感受到你特别热爱方向盘在手里的感觉,我的直觉对么?

刘大贤:谢谢这么夸我 ,有点飘了,快拉住我!女人的直觉怎么会错!确实,开车我也会累,但从来没有讨厌过。最初是好奇的心理,什么车都想去试试开开,现在成了一种自信,因为什么车在我手上我都能很好的控制它,驾驭它,为我所用,当我启动引擎的那一刻,对前方的憧憬就是我无限的动力。

供图/刘大贤


安琪:听了你的描述,我很想去驾驭一下大货什么的......出行前会做哪些准备呢?就像你说的,即便前方有很多未知的意外和风险,你也会义无反顾的出发,那人生总是要对家人、朋友负责的呀,肯定也会做足准备是不是。

刘大贤: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刻,意外跟惊喜就会一直伴随着你,准备工作当然是要做的,车子的检查,对自身的评估,对同行朋友的提醒,还有很重要的就是手机导航的更新(此处感谢百度高德等平台为我们劳苦大众提供的方便)。

我们活着就得往前走,只是每个人走的路不同,我们做不到控制人生的长度,但可以改变这个宽度。要说对家人朋友的负责,前面我就说过,要来的从来不是意外,除非人为的,那我就尽可能给他们活的好一些,长一些,同时带给他们的惊喜多一些、惊吓少一些。

供图/刘大贤


安琪:百度高德等平台请看过来并支付广告费用。上次看你出行也是带了不少长枪短炮,一般都会带什么相机和镜头出行呢?

刘大贤:带上相机是我出行的必备,一般两机三镜吧。玩这个20多年了,家里过时的一大堆,但都有感情,从不变卖。都说摄影毁一生,单反穷三代,看来我在泥坑(尼康)里注定要让孩子的孩子苦逼的生活了。

供图/刘大贤


安琪:哈哈哈,我决定留一堆破铜烂铁做传家宝。谢谢你上次悄悄给我拍了几张工作照,很喜欢,除了自驾,摄影也是一大爱好是么?还有哪些兴趣爱好呢?

刘大贤:美女客气了,自驾、摄影、户外、游泳、运动 玩电子产品,好像很多似的,但没有一样是专的更没有精的,就是搞着玩,仅仅爱好。

刘大贤镜头下的安琪   供图/刘大贤


安琪:我们很多吧粉在退休后都选择自驾天涯,特别洒脱,你以后也会选择这样的生活么?我想现在每年一次的长假远行其实满足不了你吧,哈哈。

刘大贤:那是一定有的,早就想好了。如果一直是明天先来(当然明天跟意外谁先来,没有谁能把握,那我们就在可控的范围里尽可能的让明天多来些吧),那退休后的第一个计划就是花三个月时间从中国经俄罗斯自驾欧洲,再去看看世界第一大沙漠后由中东回来。说的有点远,好像明天就要出发了一样。哈哈哈哈。别的自驾计划应该都能在退休前完成,如澳洲,美国,南非等。

供图/刘大贤


安琪:个人赶脚,横穿欧亚大陆不需要等到退休啦,哈哈。那么近期的出行计划是什么呢?明年会有比较长的线路规划吗,要不要约个伴?

刘大贤:感情好!有你作伴,成功一半。今年也许还会出行一次吧,明年看孩子的假期,有可能花一个月时间再走大北线,去花两天时间转山(冈仁波齐),上次去没转,一直卡在心里。时间如果不够可能会选择去美西四大公园自驾20天,到时还得请教你的功略。

供图/刘大贤


安琪:没问题!那么老生常谈的问题又出现了,自驾游于您的意义是什么呢?

刘大贤:我没有耐心更没有实力读万卷书(不是读书那块料),那我就选择行万里路,这样可以充实我的人生,当我老了可能这些回忆远比工作中的经历更让人回味。也可以带给我孩子跟家人朋友一些东西。收获与意义因人而异,理解与体会各不相同。

供图/刘大贤


安琪:给我们吧粉们推荐一条你认为最值得一走的自驾路线吧~

刘大贤:如果有时间,唐蕃古道进,走219出,这应该是收获会大于你预期的线路。备选(京新高速~中国的66号公路,再去北疆南疆这样一条线也一定会不虚此行)。

供图/刘大贤


安琪:最后,有什么想对我们吧粉们说的吗?

刘大贤:亲爱的吧粉们,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吧粉,在这里瞎掰这么久,见谅。不过只要你跟着走吧网,只要你关注走吧网,总会带你进入新的视觉空间,带你领略更为神奇的世界,体验不一样的自驾经历,谢谢大家。

供图/刘大贤

【刘大贤微信号:ldx0406】

——————————————

安琪有话说


军人出身,行走万里

越野征服,粗犷豪气

他有着自己独特的爱好

并为之疯狂着迷

他的经历,几乎是每个男人心底的憧憬!


他说这一切源于一颗不安分的心

而我想,这一切应该是来自傲人的勇气

敢于向前,敢于走进风暴

若然你不敢向前

根本不会知道,原来风眼里是如此的平静

他就是勇敢傲人的自驾达人——刘大贤



在走吧网微信公众号后台输入“安琪有约”,可以查看每一期自驾达人专访精彩故事。

欢迎推荐或者自荐自驾达人,聊聊自驾那些事儿

扫描二维码添加安琪微信,暗号“安琪有约”


不是自驾迷,不要看安琪!


安琪福利时间

走吧网强势推出

国内首档自驾人访谈栏目

安琪有约!


旨在说出自驾人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切嬉笑怒骂,旅行趣闻尽在安琪有约!

每周二更新!



赶快来抢购专属自驾人的神器吧!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店,即可购买。

↓↓↓↓↓